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笑了下。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林宥的請柬的確『挺』別出心裁的。安然放下請柬,忽然看著我,似笑非笑的問說,

「卓越,陳嵐也會去吧?」

安然又一次的提起陳嵐。我尷尬的『摸』了下鼻子,敷衍著點頭說,

「應該吧,我也不太清楚……」

我擔心安然這個話題沒完沒了,就馬上轉問說,

「對了,cb那面怎麼樣了?有消息嗎?」

一說到工作。安然的態度立馬變得嚴肅。她微微皺著眉頭,看著我說,

「和cb的總裁倒是聯繫上了。不過不知道艾比回去說了什麼。他們總裁似乎對我們公司的規模不太滿意。總覺得我們公司太小,怕做不了他們這單……」

我皺著眉頭。反問安然,

「那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是準備聯繫別的廣告公司,還是把單子拆分,讓我們做一部分?」

安然搖搖頭,繼續說道,

「現在還不清楚。不過他們總裁讓我把提案給他也發一份,他準備親自看看。我這幾天也一直聯繫幫我們和cb牽線的人,讓他再和cb的總裁聯繫聯繫。不管怎麼樣,這個單子我必須全力以赴……」

我微微點了點頭。安然對這個單子的重視程度,我早已經知道了。只是這個單子越這麼拖下去,產生變故的可能就越大。我想提醒下安然,但看著她愁眉不展的樣子,我還是忍住了。mianhuatang.la網

其實我更好奇的是,安然說中間連線的人到底是誰?我之前猜是遲東方,但她否認了。到現在,她也沒告訴我這人是誰。

和安然又閑聊了幾句,她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來。快下班時,她忽然看著我說,

「對了,卓越。周六早上你就在家等我吧,我接你一起去林宥那兒……」

我點了點頭。其實我也正有此意。林宥畢竟通過我認識的安然,安然如果自己去,她和別人還不熟,難免會有些尷尬。

本來想給林宥買點禮物。可這孫子已經點名要紅包了。我只好給他包了一個兩千塊的紅包。

周六一早,我早早就起來了。梳洗完畢,換上了安然上次給我買的西裝。我知道,今天不可能有太多的人去。估計也只是我們這些老朋友而已。但我還是想把自己『弄』的『精』神一些。原因很簡單,我不想讓陳嵐覺得離開她之後,我變得萎靡不振了。

其實現在每次見陳嵐,我的心裡多少都會有些異樣。我也曾在網上問過別人,他們見到自己的前『女』友時,一般都會是什麼心情。

答案五『花』八『門』。有的人告訴我,會覺得尷尬和不自然。也有的人會覺得惋惜,覺得自己錯失了最愛的人。還有人會裝作不認識。更有人回答,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靂。

但沒有一個人說,他能平靜的面對前『女』友。的確是這樣,就算曾經的感情淡了,哪怕最後煙消雲散。可曾經的記憶還在,只要記憶不死。人心就永遠都會悸動。

我收拾完,就坐在沙發上『抽』煙。沒多久,安然就給我打來電話,讓我下樓。

今天的陽光不錯,雖已是深秋,但卻依舊燦爛。照在人身上,給人一種別樣的慵懶感覺。

一到樓下,就見安然站在車旁。她雙手抱肩,依靠在車旁,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安然明顯也是經過『精』心打扮的。濃妝淡抹。一件白『色』暗紋的高檔風衣下,是一條隨行的黑『色』牛仔『褲』。黑白相間,讓氣質高雅的安然,又多了幾分幹練。她本來就修長的美『腿』,被牛仔『褲』一包裹,更顯的亭亭『玉』立。

一見到我西裝革履的模樣,安然忽然笑了,她一邊開著車『門』,一邊微笑著說,

「卓越,我發現你每次見陳嵐。好像都特意打扮下……」

安然本是玩笑。但我卻還是搖頭說,

「安然,你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安然就是故意的。她明明知道,陳嵐是我心裡的一道傷疤。但每次在一起時,她還總是會提起陳嵐。

或許她的做法和林宥一樣。林宥曾說過,他扒開我的傷口,再撒點鹽。這樣經歷了劇痛之後,以後再遇陳嵐,我就能坦然面對了。可我卻覺得,他們的做法真的一點也不高明。

安然淡淡一笑,她也不接我的話。

上車后,安然戴上墨鏡,瀟洒的開著車。同時和我隨意的聊著。她問我說,

「卓越,我感覺林宥『挺』有才華的。他怎麼忽然開了間『花』店呢?」

不但安然不理解,其實我也不理解。

我搖頭苦笑,無奈的說,

「林宥做事,我們常人是根本沒辦法理解的……」

我說的是真的!林宥的特立獨行,在學校時就已經名聲大噪。比如在大學畢業當天,大家都收拾自己的東西。但林宥只拿電腦,其他的一樣不拿。就這麼瀟洒的離開校園。

我曾就這事問過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林宥的回答更讓我大跌眼鏡。他告訴我說,他要讓宿舍里留著他的記憶,他的傳奇。讓後來者用這些東西來緬懷他。這叫「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可他沒帶走的不是雲彩,而是他的衣物和行李。

還比如現在,他明明知道這個『花』店基本會賠錢,但他最後卻舉債把店開了起來。誰知道他到底怎麼想的呢?

安然也笑了,她又問我說,

「卓越,林宥現在有『女』朋友嗎?」

我搖頭看著安然,沒明白她怎麼問這個。安然見我搖頭,她忽然笑了,看著我說,

「我倒覺得他和陸雪『挺』般配的,你沒想辦法撮合一下嗎?」

安然說的,也是我一直想的。但上次和林宥在學校的湖邊聊了一晚,我才知道,他心裡一直住著一個『女』生。雖然不知道這人是誰。但我知道,以林宥的『性』格,他恐怕短時間內,很難從那個『女』生的『陰』影里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