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八十四章

安然見我沒說話。,最新章節訪問:.。她又問我說,

「怎麼了?不會陸雪有心上人了吧?」

我已經快讓安然給嚇成『精』神病了。她這麼一說,我擔心她又扯到我身上。我連忙說道,

「她的事我怎麼可能知道呢?不過我看他們兩個目前還沒有那方面的意思……」

看著我緊張兮兮的樣子,安然偷偷笑了。

安然在我的男『女』關係方面,顯得尤為敏感。有的時候,甚至表現得有些小心眼。不過我還是能理解她。其實『女』人都是這樣的。以前陳嵐也經常會拿這些事逗我。只要掌握好尺度,別太過分,這些事情也就無傷大雅了。

說說笑笑間,我和安然到了林宥的『花』店旁。把車停好,我們兩個並肩朝林宥的『花』店走去。『花』店『門』口,幾個工人模樣的人正進進出出的忙碌著。一些還未開包的鮮『花』,正往店裡運著。

到了『門』口,我和安然都被那副巨大的牌匾吸引住了。大紅的底『色』,上面是四個黑『色』的行草大字,

「青『春』之殤」

旁邊還有一行小字,「鮮『花』咖啡店」。

安然看著牌匾,她忽然轉頭看著我,小聲的問說,

「林宥怎麼取了這麼一個名字,也有點太憂傷了吧?」

在我心裡,林宥絕對不是一個矯情的人。可我也想不通,他怎麼給『花』店取了這麼一個,讓人感覺壓抑的名字。

看著這個名字,不知為什麼,我忽然對這一切竟有種極度陌生的感覺。以前我認為我了解林宥,可我越來越發現,我了解的只是那個穿上偽裝的林宥。而他隱藏在心底的那個真實的林宥,我好像從來未曾看到過。就像我以為我了解安然一樣,最後我發現,這些都是我的錯覺。

一進『花』店,就見四周的『花』架上奼紫嫣紅。可仔細一看,我才發現,這『花』店裡只有兩個品類的鮮『花』。一樣是玫瑰,一樣是百合。只不過同類不同種的『花』,有些顏『色』不一樣而已。

我皺了下眉頭,這個林宥到底在搞什麼?一個『花』店,居然只有兩種『花』?

「安總,卓越,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一回頭,就見陸雪手裡拿著一些百合,正幫著紮成『花』束。原來這丫頭早就先來了,正在幫忙呢。

看著陸雪,我逗她說,

「陸雪兒,林宥開店,你怎麼好像比他都積極啊?」

陸雪馬上白了我一眼,無奈的說,

「這是他『逼』我的!要麼給他包紅包,要麼過來幫忙,讓我二選一。我最後選來幫忙了……」

我和安然都笑了。這兩個奇葩在一起,總是節目不斷。

安然看著陸雪手中的『花』束,好奇的問她說,

「陸雪,店裡就這兩種『花』?」

陸雪撇了撇嘴,做出個不可思異的表情,

「這個『精』神病的想法,誰能猜到呢?不過確切的說,應該是三種。另外一種在樓上的咖啡廳,一會兒你們就能看到了……」

安然看了我一眼,她微微苦笑下。誰也搞不懂林宥到底是怎麼想的。

見我倆都覺得奇怪,陸雪又指了指樓上,小聲的說,

「林宥在樓上,更過分的也在上面呢,你們去看看吧。卓越,你的這個朋友我看就是神經病,你快點送他去醫院吧……」

說著,陸雪把紮好的『花』束,『插』到一旁的『花』籃上。

我和安然上樓。一到樓上,就見林宥正在吧台裡面忙碌著。

上次我來,這裡還空空『盪』『盪』的。但現在已經擺放了幾套專用的桌椅。每個桌上,都放著幾個頗有設計感的小擺件。給人一種特小資的感覺。而高大的落地窗前,也都掛上了白『色』的窗紗。窗戶開著,秋風吹過,窗紗隨風擺動著。

林宥見我和安然上來,他立刻走出吧台,沖我們兩人哈哈笑著,同時對安然說道,

「安總就是仗義!我還真沒想到你能來,太給面子了……」

說著,他故意把手在衣服上蹭了下,要和安然握手。

安然剛一伸手,我立刻把安然的手拽了回來。我瞪了一眼林宥,裝作一副不屑的樣子說,

「邊去!別想趁著握手佔便宜。你洗手了嗎?別把我們安總的手握髒了……」

林宥立刻瞪著我。而安然也轉頭,嬌嗔的白了我一眼。

我們三個嘻嘻哈哈的鬧著。安然沖林宥笑了下,柔聲說道,

「林宥,你就和卓越一樣。不用叫我安總,叫我的名字就行……」

說著,安然從手包里拿出一個紅包遞給林宥,微笑著說,

「林宥,恭喜你!一點心意,別嫌少……」

我沒想到安然居然也是包了個紅包。林宥也沒客氣,他一臉賤笑的接了過來。接著就問我說,

「你的呢?別告訴我你忘了包,不過沒事兒。直接給我現金也行……」

我白了他一眼,故意逗他說,

「現金我也沒帶1

我本來就是開玩笑。誰知林宥一回頭,沖著吧台裡面正忙碌的一個服務員喊說,

「小妹,把pos機拿來。沒帶現金,咱們就刷卡……」

林宥一說完,自己先哈哈大笑了,安然也跟著笑了。

我把紅包掏出,遞給林宥。他一接過來,先捏了下,接著撇了下嘴,

「切,還口口聲聲說是兄弟呢?紅包都沒安然的厚……」

安然給林宥紅包時,我就感覺好像不少。其實她和林宥並不算熟,可沒想到她還是包了一個大紅包。

鬧了一會兒,林宥請我和安然坐到窗前的座位。他讓服務員送來兩杯咖啡。坐在窗前,轉頭就能看到對面的校園。今天周六,學校的『門』口人來人往。看著這些學生,我不禁有些走神。恍惚間,感覺自己還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我正出神,忽然就聽樓梯處,有幾人說話的聲音。這些聲音,都是我極為熟悉的。一轉頭,一種失落的情緒,頓時湧上了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