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八十五章

樓梯口處,陳嵐和艾嘉挽著手臂,一起走了上來。mianhuatang.la。wщw.更新好快。出乎意料的是,陳嵐的身後,還跟著西裝革履周天成。

不得不承認,周天成的身上。有著成熟男人獨有的氣質。那是一種成熟、幹練,經過歲月打磨才有的氣質。而不是我們這種剛剛工作幾年的人所具備的。

這還是我和陳嵐分手后,她第一次帶著周天成,正式出現在我們的圈子中。這裡的含義不言而喻,傻瓜都能看懂。

陸雪和林宥也跟著他們一起。只是沒看到鄒占強的影子。

陳嵐和周天成一出現,安然就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見他們過來,我和安然都站了起來。眾人一到我們倆跟前。周天成率先朝安然伸手,微笑著說,

「你好,安總。很高興在這兒見到你……」

安然也客氣的應酬著,她和周天成握了手。

兩人手一鬆開。周天成就把目光看向窗外,他在裝作沒看到我一樣。

我微微笑了下,忽然朝周天成主動伸出了手。同時微笑的看著他說,

「你好,周總。我們又見面了1

我的主動,倒是讓大家有些意外。

其實我是很真誠的!沒有半點其他的意思。既然陳嵐已經帶著他,走進我們的圈子。那也就證明,陳嵐完全的接納他了。mianhuatang.la我又何必還糾結於過去,對從前的一切耿耿於懷呢?

周天成或許沒想到我會和他主動握手。他楞了下,但還是馬上伸出了手,禮貌的和我握了下。大家都很客氣,客氣的就像陌生人一樣。

林宥似乎不習慣我們這種方式,他有些不耐煩的說,

「行了,都別端著了。也不是什麼商業談判,一個個人五人六的,累不累啊?」

說著,他回頭喊服務員,

「小妹,給他們上咖啡。上最好的,讓他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人嘗嘗……」

林宥的話,讓大家都微微一笑。氣氛似乎緩和了不少。

我又問艾嘉說,

「艾嘉,占強呢?怎麼沒來?」

艾嘉溫婉一笑,她略帶歉意的說,

「占強得晚一些,他公司有些事需要處理……」

林宥有些不滿的嘟囔了一句,

「大周末的,還以為他是總監呢?有什麼忙的……」

林宥話一說完,艾嘉嬌嗔的看了他一眼。林宥立刻閉了嘴。

一旁的陸雪忽然指著我們的身後說,

「你們還沒看到呢吧?那邊才是林宥老闆的傑作呢……」

陸雪一說完,大家都轉頭看去。

就見我身後不遠處的牆角,放著一個不大的『花』架。『花』架上擺放了幾捧鮮『花』。因為距離較遠,我沒看清是什麼『花』。不過這些『花』只有兩種顏『色』,一種黃『色』,一種白『色』。最讓我意外的是,『花』架上面,還放著一張巨幅的照片。

眾人都朝著『花』架處走去。一到跟前,我終於看清了眼前的一切。『花』是菊『花』,黃白搭配,給人一種素雅的感覺。怪不得剛才陸雪說樓上還有鮮『花』。

而看著眼前這張巨幅相片,我一下楞住了。相片特意洗成了懷舊的黑白『色』。給人一種歲月穿梭的感覺。相片中的場景和人,我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照片是在大學『門』口照的,就是我剛剛看著窗外的位置。照片里有我,陳嵐、鄒占強,當然也有艾嘉和林宥。

我記得那是在大學畢業的前夕。那天傍晚,夕陽西下。我們五個人,都帶著即將離開校園的感傷,在校園裡漫步著。於是陳嵐提議,我們五人照相留念。於是就有了這張照片。

照片中的我們,都洋溢著青『春』的微笑。陳嵐依偎在我身旁,艾嘉挽著鄒占強的胳膊。而林宥,站在我們四人的中間。他左手摟著陳嵐,右手摟著艾嘉。笑逐顏開的他,享受著左擁右抱的感覺。

看著照片,我竟有一種恍若隔世之感。曾經的單純與天真,漸漸的變成了虛偽與世故。唯一沒變的,就是記憶中殘存的這些畫面。

我似乎有些明白,林宥為什麼要開這間『花』店。他和我們不一樣,他還活在,或者說他還想活在我們曾經的校園生活中。可這一切,真的可能嗎?

大家都沉默著。陳嵐和艾嘉站在最前面。我看不到兩人的表情,但我能清楚的感覺到,陳嵐的身子在微微的抖著。

青『春』與愛情,現實與背叛。

忽然,就聽「擦」一聲。安然用手機拍下了這幅照片。

或許是氣氛過於壓抑,林宥點了一支煙,他故意問我說,

「卓越,這照片怎麼樣?有感覺吧?」

林宥說的雲淡風輕,但他的表情,還是有著一絲絲落寞。

我還沒等說話,陸雪忽然『插』話說,

「什麼感覺!你還把前面放上了菊『花』,『弄』得好像是祭……」

陸雪話沒說完。她本想說是祭奠,可當事人就在眼前,她硬生生的把最後一個字忍住了。

林宥卻毫不在意,他看著眼前的照片,『抽』了口煙,淡淡的說道,

「陸雪,你說的對!這就是祭奠,祭奠我們的青『春』……」

「所以你的店名叫青『春』之殤?」

陸雪好奇的問著。

林宥默默的點了點頭。一向弔兒郎當的他,此時竟安靜的如同一尊雕像。

兩人的對話讓大家再次陷入沉默。

我的心裡也隱隱作痛。逝去的,終將逝去。一副照片又真的能把我們帶回從前嗎?

我點了支煙,故作輕鬆的說著,

「我說林宥,你能不能別這麼矯情了?還青『春』之殤呢,你過青『春』期了嗎?懂什麼叫殤嗎?」

我故意逗他。我不想在安然和陳嵐的面前,顯得對過去有多懷念一樣。

林宥也笑了,他摟著我的肩膀,弔兒郎當的說道,

「你懂什麼?哥這叫營銷,懷舊營銷,專『門』為你們這些小資準備的……」

林宥又恢復了從前那种放『盪』不羈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