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八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話剛說完。(mianhuatang.la好看。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忽然,安然一腳剎車,把車停到了路邊。

她的動作很突然,我根本沒有防備,險些撞到前面的工作台上。幸虧後面沒有車跟著。不然這一腳剎車,後面的車一定會追尾。

我驚魂未定的看著安然。她也看著我,目光冰冷。我沒想到安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安然……」

我話還沒出口,安然直接打斷了我,她看著我說,

「我不同意你離職1

安然再次冷冰冰的說道。

我苦笑的看著她,心裡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遺憾。但我也不敢繼續說這個話題了,再說下去,說不定安然以後都不會再理我了。

我只好無奈的笑下,輕聲看著她說,

「安然,今天我們不聊這個了。我回去想想,你也認真的考慮考慮。說不定我離職之後,對奧藍,對你我都會有更大的幫助呢?」

我沒敢直接和安然說去青姿,可能會成為子公司的總裁。畢竟黃飛已經告訴我了,現在一共三個候選人,我只是其中之一。

安然微微嘆息一聲,她沒再多說。開車直奔老友。

林宥說是包常實際就是開玩笑,老友現在天天根本就沒幾個客人。我和安然到時,整個酒吧除了服務員,沒有一個客人。吧台放著輕音樂,連歌手都沒在台上。

我和安然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靜靜的等著眾人。(mianhuatang.la好看我掏出一支煙點上,看著窗外,慢慢的『抽』著。

窗外的陽光已漸顯暗淡,黃昏悄然而至。

我正出神,安然忽然輕聲的喊著我的名字,

「卓越……」

我立刻回頭,看著安然。她的情緒似乎好了一些。她抬手將額前的劉海別到耳後。這不過是個『女』人最普通的動作,但安然卻能做的別有風情。

我真看著,她幽幽的說道,

「卓越,我是不是有點太任『性』了?」

看著安然,我忽然笑了。我知道她指的是剛剛在街上,她忽然剎車的事。這就是安然,她很真實。她知道自己的優點,但她也不避諱自己的缺點。

我『抽』了口煙,並沒回答她的話,而是淡淡的說道,

「以後別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安然笑了下,她微微嘆息著說,

「其實我以前不這樣的,我覺得我一直都很獨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會有些任『性』。我也檢討過自己,可好像沒用,有時候我根本忍不祝就像剛剛,明明是可以正常『交』流的一件事,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想發點小脾氣……」

安然一說完,我立刻笑了。她的話讓我有些欣慰。有時候她的確有些小任『性』。她越是這樣,也就越能證明她已經喜歡上我了。

以前我和陳嵐在一起的時候,她也會這樣。經常無緣無故的和我耍點小脾氣。其實這些,反倒成了我們生活中的調味劑。不但對感情沒有任何的影響,倒成了生活中的小樂趣。當然,前提是必須有個尺度。不能是無理取鬧。

我看著安然,微笑的對她說,

「安然,我已經不止一次的告訴你,我喜歡你。你知道喜歡一個人意味著什麼嗎?」

安然沒說話。那雙美麗的眼睛,柔情似水的看著我。

「喜歡一個人,不是喜歡她的容貌,她的美麗,她的一切優點。其實喜歡一個人,更要包容她的缺點。更何況你的小任『性』,在我眼裡根本就不是缺點……」

安然笑了。她看著我,嬌嗔的輕聲說,

「或許現在不是,以後就是了呢?」

我微笑的搖了搖頭,沒回答她的話。以後的事情誰又能預知呢?就像我和陳嵐,我們一直覺得,我們會長相廝守的永遠在一起。可現在,不也同樣是分開了嗎?

我和安然正說著。酒吧的『門』開了,林宥幾人陸續的走了進來。一進『門』,林宥就大聲的嚷嚷著,

「今天開車的一會兒都找代駕,咱們說好了,不醉不歸……」

林逯碌故恰挺』高。可惜的是,他的話並沒人回應。他假裝生氣的看了一眼周圍,可根本也沒人看他。他只好拿陸雪撒氣。

林宥板著臉,問陸雪說,

「陸雪,我問你,我剛才的話你沒聽見嗎?」

陸雪忽閃著她的大眼睛,沖林宥點了點頭,

「嗯,聽到了1

「那怎麼不回應我?」

陸雪一臉無辜相,她搖著頭說,

「我沒車啊,也不用找代駕,幹嘛還要回應你?」

眾人都被陸雪的可愛逗笑了。而林宥做了一個崩潰的表情后,走到吧台前,開始點酒。

和在咖啡廳時不同。眾人並沒坐在一起,而是分開幾桌坐的。這倒苦了林宥,今天他是東道主。他只好拿著酒瓶,挨桌和敬著眾人。

喝了一圈之後,林宥就招呼我去吧台。我倆坐在吧台前的座椅上,『抽』著煙,喝著酒。隨意的閑聊著。剛喝不過半瓶左右,林宥忽然沖我擠了下眼睛,小聲的說,

「快,你回頭看看。世紀大和解……」

我沒明白林宥的意思。順著他的目光一回頭。不知什麼時候,安然和陳嵐竟坐在角落裡的一桌。兩人端著紅酒,竟在一起聊上了。這個場景讓我讓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兩人聊的是什麼。但從兩人的表情上看,她們似乎應該很開心。邊說邊微笑著。偶爾笑的聲音還很大。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以為她們是認識多年的好朋友。

林宥喝了口酒,拿我開涮著。

「卓越,你也算是教妻有方埃現任和前任都能處的這麼好,羨慕!我估計再這麼發展下去,你早晚能妻妾成群……」

說著,林宥沖我豎起了大拇指。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孫子的嘴裡從來就沒什麼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