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九十章

但我還是有些奇怪,我反問鄒占強說,

「那你應該去找那家食品公司談,不應該去找商場談吧?」

鄒占強苦笑著搖了搖頭,

「那家公司的合同已經到期了,但在同等條件下,他們有優先續約權。(mianhuatang.la好.-所以想要進入嘉安,還是得商場這面同意。並且我也想和商場簽一個排他協議。這樣就能保證我們產品的銷量了……」

我點了點頭。道理倒是很簡單,可是我不明白,這種事我能幫上他什麼?

鄒占強見我沒說話,他繼續說著,

「卓越,你知道嘉安商場是哪個集團的嗎?」

我雖然總去嘉安,但它屬於哪個集團我還真不了解。

我搖了搖頭,鄒占強看著我,微微笑了下,提示我說,

「你把嘉安兩個字反過來念一下……」

「嘉安,安家1

我嘟囔了一句,立刻恍然大悟。這是一語雙關的諧音文字遊戲。但我還是楞了!我怎麼也沒想到,嘉安商場竟然也是宏圖集團下屬的產業。而宏圖集團的董事長,就是安然的父親,安宏圖。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鄒占強會求我幫忙做這件事了!

鄒占強看著我,他低聲說著,

「卓越,我想讓你和安總說一聲。只要她開口,這件事肯定就能成……」

我苦笑的看著鄒占強,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拒絕他,我於心不忍。可這件事,我又根本沒辦法幫到他。想了下,我只好實話實說,

「占強!安然和她爸爸的關係你不太了解,其實他們現在根本都不聯繫。你想啊,如果她肯接受她爸爸的幫助,奧藍也不可能處在現在的困境中。單是一個宏圖集團的單子,就夠我們奧藍衣食無憂的……」

我和鄒占強解釋著。但他似乎早就知道安然和他父親的關係。我說這些,他一點也沒感覺到驚訝。他似乎還不死心,看著我,又說道,

「卓越,你說就算是安然和她父親的關係不好。但她只要和商場負責人提一下,我想商場那面肯定會給她面子的。別的都不用她做,她只要說一聲就可以……」

我看著鄒占強,心裡一陣陣酸楚。這就是人和人之間的區別。安然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事情,但對我們兩人來說,卻是毫無辦法。但我知道,這句話安然是不會說的。

見我不說話,鄒占強微微嘆息一聲,他看著遠方,喃喃的說道,

「卓越,你可能不知道這單子對我的重要『性』。這個單子,我們總裁很重視。如果這單成了,我在公司的處境也將改變。至少,我能提到主管……」

鄒占強是個極其要強的人。我們在大學時,他就是再困難。都不會朝我和林宥借錢。他今天主動和我說出這些,我知道,他一定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可惜的是,這個忙,我真的是幫不上他。

我看著鄒占強,歉意的說道,

「占強!真抱歉,這個事情我真的沒辦法和安然說的……」

安然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說過,她不想和她爸爸之間再有任何的瓜葛,她連她爸爸的電話都不肯接,我又怎麼可能讓她去幫忙呢?更何況,這中間還有另外的一個人,他爸爸的現任妻子。

鄒占強聽我這麼一說,他本就落寞的臉上,又多了一份失望的神情。那是一種近乎絕望的表情。但他還是強笑著說,

「沒事!我再想想別的辦法吧。走,回去接著喝酒……」

看著鄒占強的強顏歡笑,我心裡更加愧疚。我腦海里忽然閃現出另外一個人,我馬上對鄒占強說,

「占強,要不我找別人幫你問問呢?」

鄒占強的眼中閃過一線希望,他反問我說,

「你準備找誰?」

我搖頭笑了下,

「我先回去問問,如果可以的話,我給你去電話……」

鄒占強點了點頭。

回到酒吧,林宥還在台上鬼哭狼嚎的干吼著。而安然正和艾嘉在一旁微笑的聊著什麼。陳嵐正陪著周天成坐在一旁,兩人在低頭竊竊『私』語。

見我進『門』,安然忽然朝我走了過來。一到我身邊,她微笑的看著我說,

「卓越,我好像喝醉了。你送我回去吧……」

安然的臉上,早已是紅彩飛揚。她走路的時候,也不像平時那麼平穩了。我笑了下,點頭說,

「好,和他們打個招呼,我們先走……」

林宥一聽我們要走,他開始根本不同意。但陸雪在旁邊掐了他一下,他這才連連點頭說,

「好好,你們快點去過你們的二人世界去吧。來,占強,咱們繼續喝……」

又和陳嵐周天成打了招呼。我和安然才朝酒吧的『門』口走去。剛到『門』口,就聽林宥在後面大喊,他模仿林志玲的聲音,嗲聲嗲氣的說道,

「卓越,你要加油哦!早日給我生個小侄子呦……」

我回頭瞪了他一眼。接著尷尬的看著安然。安然倒是微微一笑,根本沒在意。

出『門』吹著新鮮的空氣,安然的狀態似乎好了一些。我倆慢走了幾步,我問她說,

「安然,我是叫司機來接你,還是叫代駕?」

安然笑了,她回頭看著我。可能是酒『精』的緣故,有些醉眼惺忪的安然,此時竟『露』出了少有的媚態。她微微搖頭說,

「算了,車就放這裡吧,回頭讓司機來去。你陪我走一會兒……」

我們兩人沿著馬路,慢慢的走著。怕她冷,我把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安然披著西裝,她忽然在衣服上聞了下,小聲嘟囔了一句,

「都是煙味兒1

說完,她自己先笑了。

「卓越,你和鄒占強在聊什麼?」

安然這麼一問,我忽然猶豫了下。我要不要趁現在,把鄒占強要進嘉安商場的事和安然說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