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不知道我和安然說了,她會不會幫我。mianhuatang.la.-但我知道,只要說了,就一定會讓她為難。讓自己喜歡的『女』人為難,的確不是一個男人應該做的。我決定不說。

我看著安然,微笑著回答她說,

「和占強能聊什麼呢?就是說說彼此的近況而已……」

安然也笑了,她仰頭呼吸了下清爽的空氣。接著瀟洒的轉頭看著我,微笑著對我說,

「我喜歡艾嘉,我太喜歡她了!她的『性』格真好,是我遇到的所有人中,『性』格最溫柔,也最體貼的……」

安然剛剛一直在和艾嘉聊天。她不是第一個被艾嘉俘虜的人。凡是和艾嘉接觸過幾次的人,都會被她的『性』格所吸引,包括我。

安然說完,她忽然沖我調皮的笑了下,問我說,

「卓越,當初你為什麼不追求艾嘉,而是追求的陳嵐呢?」

安然問的是一個無解的問題。

用林宥的話說,不是我們比鄒占強差,只是我們都沒有鄒占強成熟。他明白笨鳥先飛,先下手為強的道理。我們剛入大學時,大家還都對大學生活懵懵懂懂,稀里糊塗。這傢伙就已經對艾嘉下手了。

安然見我不說話,她又笑著說,

「其實陳嵐也『挺』好的,她們兩人都不錯,我都『挺』喜歡的……」

我笑著搖了搖頭。我不想和安然繼續陳嵐的話題,但安然卻沒完沒了,她又問我說,

「卓越,你怎麼不問我和陳嵐都聊了什麼呢?」

我看著安然,順著她的話說,

「聊什麼了?」

安然笑了,帶著幾分醉意。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不告訴你1

酒後的安然,話也比平時多了好多。她不停的說著,我就在一旁傻傻的聽著。我很喜歡這種感覺,無拘無束,天馬行空。

忽然,安然停下了腳步,她將肩上的西服朝上拽了下,醉眼朦朧的看著我說,

「卓越,其實我真『挺』羨慕你們的,有這樣一群要好的朋友。你們有共同的過去,所以你們連回憶都是相同的。而我這麼多年就顯得凄慘多了,一個人在國外,每天看著不同膚『色』,不同國籍的人。想說說心裡話,都沒人聽……」

安然說著,她做了一個苦澀的表情。

我上前一步,看著路燈下的安然。昏黃的燈光,照在她緋紅的臉頰上,讓她更多添了幾分嫵媚。我沖她微笑著,溫柔的說道,

「安然,其實大家也都拿你當朋友的。以後想說什麼心裡話,你可以去找他們。當然,我更希望你找的人是我……」

安然開心的笑了。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主動上前挽著我的胳膊。她身上熟悉的體香立時飄了過來,在這朦朧『欲』醉的夜晚,一切都更加溫馨了。

這是安然第二次挽著我。第一次,是我們一起參加遲東方的酒會。那時候她挽著我,在我眼裡,更多的是一種禮貌。而此時,更是她發自內心的一種親近。

我心裡越來越『激』動,心情也更加舒暢。我和安然的關係,隨著時間的流逝,正慢慢的水到渠成。

我們兩人就這麼安靜的在馬路上走著。深秋的夜晚,越來越冷了。我打了個寒顫,歪頭小聲的看著她說,

「安然,要不去我家吧?」

話音一落,安然歪頭看著我,也不說話。她似笑非笑的表情,倒讓我有幾分尷尬。

好一會兒,安然才笑著說,

「還讓你睡沙發,我會內疚的……」

我也笑了,故意逗她,

「其實你可以不內疚的……」

安然裝傻,反問我,

「你的意思是讓我睡沙發,你睡『床』?你忍心?」

見安然故意和我裝傻。我接著逗她,附身在她耳邊輕聲說了句,

「我們可以睡一張『床』的,同『床』同夢,不更好嗎?」

安然先是嬌嗔的撇了我一眼,接著嘟囔了一句,

「卓越,我越來越發現,你和林宥的臉皮一樣厚……」

我嘿嘿笑了下。她居然拿我和林宥比。她接著又說,

「不過我們可以同夢,但不能同『床』。所以,你還是睡沙發吧……」

安然一說完,自己就開心的笑了。我也跟著傻笑著。安然的話已經讓我很滿足了,至少她並沒反對去我家。

這次安然比上回要習慣很多。她很麻利的換上我的襯衣,直接去洗澡了。和上次一樣的是,我依舊是坐在沙發上『抽』著煙。聽著洗澡間傳來的嘩啦嘩啦的水聲。腦子裡幻想著安然淋浴的畫面。

一支煙『抽』完,安然沒出來。第二支煙點上時,我忽然下了一個決定。今天再向安然表白一次。我這麼想或許有些趁人之危。她喝酒了,並且已經有了幾分醉意。要知道,酒後的人會更加感『性』。此時和她告白,或許我成功的幾率要比平時大許多。

水聲停了好一會兒,『門』才慢慢的打開了。一股馨香立刻飄了過來。就見安然把頭髮盤了起來。緋紅的臉上帶著幾分溫潤的嫵媚。和平時相比,她更顯得楚楚動人。

我立刻把煙掐滅,沖安然擺了擺手,柔聲喊她,

「安然,你過來一下……」

安然拿著『毛』巾,有些疑『惑』的看著我,但她還是走了過來。她走的很慢,襯衣下,白皙的長『腿』,在燈光的映襯中,越發的『誘』人。

一到我跟前,安然先是調皮的笑了下。接著,她搖晃下頭髮,頭髮上的水珠立刻甩到了我的身上。她咯咯的壞笑著,問我說,

「叫我幹什麼?」

我擦了下臉上的水珠。慢慢站了起來。接著,從身後拿出一支金『色』的玫瑰,遞到她的面前,微笑的看著她說,

「送你的……」

安然的臉『色』立時出現驚喜的表情。她看著我,驚訝的問,

「卓越,你哪來的玫瑰?」

雖然只有一支,但安然還是很高興。

「從林宥店裡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