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九十六章

敲『門』進了安然辦公室。mianhuatang.la,最新章節訪問:.。就見安然正和幾個同事在休息區聊著什麼。這幾人中有韓冬,汪濤,還有銷售部的幾個人。一見這架勢,我立刻猜到,這次會議,應該和cb有關。

見我進來,安然立刻沖我揮了下手,她柔聲對我說著,

「卓越,你回來的正好。我們也剛開會,你快過來坐吧……」

安然對我越來越溫柔了。在這麼多同事面前,她也是一臉的柔情蜜意。

我急忙走了過去,坐到沙發上。看著安然。就聽她繼續說道,

「我先把今天的情況和大家說一下。今天上午cb的中國區總裁給我打了電話。他已經看了我們的提案書。不過他和他們市場部的艾比總監觀點不太一樣。他認為我們的提案書還是很不貸和cb的其他高層『交』換了意見。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讓我們這周去北京,他要當面聽下我們的提案……」

安然說到這裡時,特意停頓了下。

安然的話,讓大家都很興奮,忙了這麼久的大單,終於是看到希望了。尤其是汪濤,一向冷靜的他,此時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要知道他的提案可是幾經修改,現在終於是得到了認可。這麼長時間的努力,也算沒白費了。

安然說著,她轉頭看著韓冬。直接說道,

「韓總,我已經讓陸雪定了機票。(mianhuatang.la好看明天上午的飛機。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你要把我們奧藍的廣告渠道再梳理一下……」

韓冬立刻點頭回答說,

「放心吧,安總。渠道這面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安然點了點頭。她似乎不太放心,又囑咐了一句,

「這次和平時的單子不同。cb志在打開中國市場,在營銷費用上,肯定是要『花』大價錢的。像央視這樣的渠道,將來都是要上的,所以韓總你一定要親自過問,一定不能出現差錯……」

只要說到工作,安然的態度就很嚴肅。韓冬也不敢怠慢,他認真的點頭答應著。

和韓冬說完,安然又看著汪濤幾人說,

「汪濤,你們下午就回去準備一下。尤其是提案部分,一定要把cb可能問道的問題,都提前做好預設。明天一早我們直接去機抄…」

我從進『門』到現在,一直都聽安然給眾人安排著工作。可她唯獨沒提我要做什麼。我本來聽她明天去北京,心想這次她應該會讓我一起去。可最後說完,她依舊沒提我的名字。我心裡頓時有些失落。

一切安排好后,大家開始分頭工作。眾人往出走時,我故意磨磨蹭蹭留在最後。等辦公室里只剩下我和安然兩人時。我才回頭問安然說,

「安然,我呢?你說了半天,是不是把我忘了?」

安然噗嗤一下笑了。她嬌媚的看著我,和我開著玩笑說,

「我這麼重要的助理,怎麼可能忘呢?」

我也笑了。和安然在一起這種輕鬆的感覺,讓我感覺特別『棒』。

安然繼續說著,

「卓越,開始我也打算讓你和我們一起去北京的。可後來一想,還是算了,你就留在公司吧。如果北京那面有什麼事情,我再給你打電話……」

我有些不甘心,苦笑的看著安然,再次問說,

「為什麼?」

出差很累,但我真的很想和安然一起出差。我喜歡那種隨時隨地都能看到安然的感覺。可她居然把我留在了公司。

安然笑了下,她嬌嗔的白了我一眼,輕聲說著,

「我怕把你帶北京去,我會分心,不能專心工作了。cb的單子太重要了,你也知道,奧藍現在禁不起任何的閃失。所以,我一定要全力的把這個單子拿下來……」

我再次苦笑。安然說的我理解,以前我就和她說過,我們兩個在一個公司,對工作肯定會有影響。其實她也知道,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見安然這麼說,我也不能再強求。點了點頭,我又對安然說,

「好吧!那我明天早上去機場送你……」

安然還是搖頭,

「不用麻煩了,我們人多,司機會送我們的……」

我明白安然的意思,她們這次出差人多,她不想讓別人看到我單獨去送她。我嘆了口氣,無奈的點了點頭。

我正準備回辦公室,安然忽然叫住我。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問,

「卓越,這次我從北京回來。還能在你家裡看到別人嗎?」

安然指的是上次從北京回來時,她在我家見到秦沫的事。事情過去這麼久了,我也和她解釋了。可她還是念念不忘。

我笑了下,故意逗她,

「那你想看到嗎?」

安然頭一歪,冷笑一聲,看著我說,

「當然想啊!我們奧藍的總裁助理這麼出『色』,每天那麼多美『女』日夜陪伴,我作為他的上司,當然會替他高興的……」

安然說著,一雙美麗的大眼睛不懷好意的瞪著我。

我馬上閉嘴。安然冷嘲熱諷的態度,已經說明她在意了。再這麼聊下去,非得給她惹急了不可。我急忙搪塞了幾句,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我準備給鄒占強先打個電話,把上午的事情和他說一下。電話倒是通了,可剛響兩聲,鄒占強就把電話掛了。接著一條簡訊進來,上面寫著:

「開會中,一會兒聯繫1

看著這條自動回復的簡訊,我心裡又有些愧疚。其實我特別想幫助鄒占強,畢竟他從農村出來,一步步走到現在不容易。尤其他現在還處在低谷中。可惜的是,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其他的我也實在是幫不上什麼。

安然下午和陸雪沒在公司。我處理完手頭的工作,快下班時,我準備給安然打個電話。想晚上一起吃飯,畢竟她明天要去北京。就當給她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