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九十七章

手機剛拿出來,就見上面有兩條未查看的微信。.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隨手點開,微信是白玲給我發來的。一條問我忙不忙?另外一條告訴我,讓我不忙的時候給她回個電話。兩條微信已經發過來半個多小時了。我一直忙著,也沒看手機。

給白玲回了電話,一接通,那麼就傳來白玲清脆的聲音,她直接問我說,

「卓越,晚上有時間嗎?」

聽她這麼問,我猶豫了下。我本打算好約安然的。見我遲疑,白玲立刻說道,

「我想和你說點事情,和上次廣告下架有關……」

一聽是這件事,我心裡咯一下。這件事在我心裡一直是個疙瘩,可惜始終沒辦法解開。

我立刻回答說,

「好,你說地點吧。我下班直接去找你……」

白玲立刻回答說,

「就去老友吧,我『挺』喜歡那裡的。吃點小吃,喝點啤酒也不錯……」

沒想到白玲也『挺』喜歡老友。

下班后,我準備打車去老友。可剛一出『門』,就聽不遠處,有人大聲喊我的名字,

「卓越,卓越……」

我忙四處看了下。就見一身髒兮兮的拈『花』,正站在對面的馬路上。他正連連向我招手。

我苦笑了下,立刻朝拈『花』走了過去。好久沒見,拈『花』還是老樣子。滿臉鬍鬚,一套常年不換的牛仔服,上面還沾滿了油漆。mianhuatang.la

一到他跟前,我笑著問他說,

「拈『花』,你怎麼跑這兒來了?怎麼也不給我打個電話?」

拈『花』撓了撓他『亂』蓬蓬的頭髮,竟有幾分不好意思的說,

「不想打電話!我就想這麼等你們下班,說不定還能看到雪兒呢……」

我笑了。這拈『花』對陸雪一直是念念不忘。我告訴他說,

「陸雪下午沒在,你有事嗎?」

聽我這麼一問,拈『花』脖子一歪,臉『色』也變了。他不滿的說,

「卓越,你怎麼還問我有沒有事呢?是你答應幫我出詩集的。這都多長時間了,你連詩稿都沒朝我要,你是不是騙我呢……」

說實話,我真把這件事給忘了。當時我答應拈『花』時,本打算是自己出錢,給他出本小冊子。可現在我的錢被林宥借走,我哪還有錢給他出詩集埃

我又不敢和拈『花』直說,這傢伙喜怒無常,要是說了實話,他不一定能做出什麼舉動。我只好對他撒謊說,

「拈『花』,不是我不幫你出。是我認識那個編輯出差了,這事得等他回來再說……」

拈『花』半信半疑的看著我,他反問,

「真的?」

我連連點頭。暗想先把拈『花』哄走再說。實在不行,我回頭再借點錢,幫他把詩集出了。

見我說的認真,拈『花』這才點了點頭說,

「好,我信你!那我就先回去等你電話,你可要儘快礙…」

我又認真的點了點頭。拈『花』這才轉身走了,沒走幾步,拈『花』忽然又回頭。我嚇了一跳,生怕他又有什麼變故。我正看著他,就聽拈『花』雙手捂著嘴,壓低聲音,沖我說道,

「卓越,代我問雪兒好……」

我苦笑了下。立刻像瞌睡蟲一樣,連連的點著頭。

打發走拈『花』,我打車直接去了老友。一進『門』,就見白玲已經到了。她坐在上次靠窗的位置,正低頭看著手機。我進『門』時,她連頭都沒抬,始終低頭認真的看著什麼。

我看了看台上,歌手依舊是上次那個年輕男孩兒。我有些奇怪,這幾次來老友,都沒見到秦沫了。難道她不在這裡唱了?我就想找時間給她打個電話,看看她最近在忙什麼。

等我在白玲對面坐下時,她才抬起頭。一見是我,立刻微笑著說,

「卓越,來的還『挺』快的嘛,喝點什麼?」

「啤酒1

說著,我喊服務員,叫了一打啤酒。

白『色』的啤酒泡沫,在晶瑩剔透的酒杯中慢慢升起。讓人看著,就有喝上一大口的衝動。

我端著杯,和白玲碰了下。共同喝了一口。

我也沒和白玲客套,直接問她說,

「白玲,上次廣告下架的事,你又查到新線索了?」

我雖然對這件事一直很關心。但可惜,我每天上班,根本也沒時間去調查這事。況且青姿的廣告重新上了架,大家似乎都把之前的事情淡忘了。要不是白玲忽然給我打這個電話,我一時間,恐怕也想不起來。

白玲笑了下,她自信的說道,

「當然!作為全省最優秀的調查記者之一。我想要查的事情,就一定會查到水落石出……」

看著白玲自信的微笑,我也有些興奮。我身體前傾,急忙問她說,

「快說說!都查到些什麼?」

廣告下架的事情如果查清,針對奧藍背後的黑手就能揪出來了。這對奧藍來說,絕對是件天大的好事。

白玲端著啤酒,歪頭看著我,她笑著問,

「想知道?」

我立刻點頭說,

「廢話,我當然想1

白玲得意的笑下,看著我,又說道,

「那你答應我一件事1

我苦笑!白玲居然還要拿這事和我做『交』易,她倒是『挺』會利用機會的。但我想都沒想,立刻答應她說,

「說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絕對義不容辭1

就算沒有這件事,白玲求我的話,我也肯定會幫她。說著,我端著啤酒杯,喝了一大口。

白玲看著我,她的表情忽然有些不自然。好一會兒,她才壓低聲音,一臉微笑的對我小聲說,

「做我男朋友1

白玲的話嚇了我一跳。一個沒忍住,口中的啤酒一下噴了出去。

我的動作逗的白玲哈哈大笑。我連忙擦了下嘴,抬頭看著白玲,驚魂未定的問她,

「白玲,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開什麼玩笑?」

白玲咯咯笑了,她看著我,挑了下眉『毛』,似乎在向我示威著。

「我沒開玩笑!怎麼,你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