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九十八章

白玲這丫頭的確不錯。。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人長的漂亮,又有能力。可惜的是,我根本對她沒有半點別的想法。我的注意力全在安然的身上。我更不明白的是,白玲這麼優秀,她怎麼忽然要我做她男朋友?看她的樣子,她應該是在故意逗我。

見我瞪著眼睛,也不說話。白玲自嘲的笑了下,一副幽怨的樣子。

「哎!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可我已經把這層紗捅破了,沒想到人居然不同意。作為『女』人,我也夠可悲的了……」

我苦笑了下,看著白玲,本想解釋兩句,誰知白玲一下笑了。她看著我,繼續說道,

「你不用解釋了!知道你對你們那位美麗的安總正展開攻勢呢。我剛剛也是逗你的,不過也不能算是全逗。我需要你做我一天的臨時男朋友……」

「一天?」

我奇怪的看著白玲。

白玲點了點頭,她有些無奈的說著,

「對!就一天。我老媽過幾天從國外回來。之前她一直催我找男朋友。我當時有些煩,隨口告訴她我有男朋友了。她現在回來,說想見見我男友。沒辦法,我只能找個臨時的,搪塞她一下。可惜我工作這兩年,除了單位就是家。身邊異『性』的朋友就那麼兩個,我媽還都認識。想來想去,這個忙只能找你幫了……」

白玲一說完,就一臉期待的看著我。mianhuatang.la

但我卻有些為難,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按說我應該幫她,這畢竟也不算什麼大事。可我擔心的是,這件事如果被安然知道,她一定會生氣。我們兩個現在的感情正處於升溫期,我可不想這個時候再出別的事情。

「白玲……」

我後面的話還沒等出口。白玲就打斷我說,

「別說廢話,乾脆點告訴我,幫還是不幫……」

白玲的『性』格就是這樣,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

我一臉苦相的看著她。猶豫了下,還是歉意的搖了搖頭,

「白玲,對不起,這個忙我真幫不了你……」

白玲楞了下。或許她沒想到我會拒絕她。她冷笑一聲,看著我說,

「好!沒事1

話音未落,白玲已經站了起來。她拿著手包,直接就走。

我沒想到她這麼狠,不幫她忙,她竟要走,也不說廣告下架的事情了。

我急忙站了起來,喊著她的名字,

「白玲,你聽我說1

白玲冷笑一聲。她直接搖頭,冷冷的說道,

「對不起,我不想聽1

她嘴上這麼說,但她也沒走。她瞪著我,又繼續說著,

「卓越,我發現你真不是個男人!口口聲聲拿我當朋友,而我只不過是讓你幫我個小忙而已!又沒真的讓你真做我男朋友,你至於這樣嗎?你考慮過我作為一個『女』士的心裡感受嗎?我現在告訴你,我的自尊心已經受到傷害,很受傷1

白玲和安然不同。她比安然更加幹練,說起話來也是直來直去,從不隱藏什麼。

但她似乎有些委屈。她邊說,邊氣鼓鼓的看著我。說實話,如果換位思考,我剛才的話,的確有些傷人。畢竟對方是一個漂亮的『女』士。是『女』人,自尊心總是要比男人強很多。

我尷尬的看著白玲,磕磕絆絆的說著,

「白玲,其實你也知道,我現在正在,追求……」

見我吞吞吐吐的樣子,白玲又一次打斷我,

「你追求她怎麼了?你難道除了安總,就沒有別的朋友了?我們是朋友吧?是朋友難道這點忙你還不肯幫?」

白玲一連串的問題,問的我張目結舌。白玲不愧是最佳辯手出身,問題刁鑽的讓人難以回答。

我被白玲說的是羞愧難當。這一瞬間,我也覺得自己有些太不仗義。不過是幫個忙而已,我卻『弄』的好像多嚴重似的。想到這裡,我只好硬著頭皮,看著白玲說,

「好,我幫你1

我話一出口,白玲笑了。她笑起來的確很漂亮。我之前還沒發現,白玲居然有兩個深深的酒窩。

我以為我這麼說,白玲已經轉怒為喜。誰知她臉『色』一下變了,冷冷的看著我說,

「對不起!我的自尊心已經受到傷害了。你現在想幫我,但我不需要了……」

這下輪到我傻眼了。也難怪白玲,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兒,讓一個單身男人做她一天冒牌男友。可卻被這男的拒絕了。換成是我,我也會覺得受到傷害。

一時間,我竟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而白玲直接就要走。我忙過去擋在她的身前,對她說道,

「白玲,你聽我說!我……」

白玲歪頭看著我,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我知道,我絕對不能讓白玲走。她一旦這麼生氣的走了,以我現有的能量,這件事我恐怕永遠也查不出來。想到這裡,我立刻說道,

「這樣吧,阿姨回國后,我請你們吃飯。就當我給你賠罪,這總行了吧?你要是還生氣,就踢我兩腳。剛才是我糊塗,我怎麼忍心拒絕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兒呢?」

白玲看著我,她噗嗤一下笑了。

「油嘴滑舌1

說著,她再次的回到座位上。總算把白玲安撫住了。我剛要問她廣告下架的事,白玲微微嘆了口氣,看著我說,

「卓越,我也不難為你了。不過你還是陪我和我媽媽吃頓飯吧。我會提前告訴她,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普通朋友,但我覺得你不錯,想和你發展。估計這樣,也能把我媽媽搪塞過去。最起碼她知道,她的『女』兒還知道有個男人不錯,不至於像她說的那樣,除了工作,都不知道男人長什麼樣了……」

我被白玲的話逗笑了。她的提議不錯,以普通朋友身份見她媽媽,我的壓力也小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