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一百九十九章

終於可以聊正題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訪問:.。我再一次問白玲,她到底查到什麼了?白玲並沒直接回答我,她拿出手機,點開相冊,遞給我說,

「卓越,你看看這幾張照片。是我們單位攝像頭的截圖,我讓機房幫忙查的,這人你應該認識吧……」

我接過手機。看著上面的照片。照片一共有五六張,雖然有些模糊。但我還是一眼認出里照片中兩個的人。其中一人是王洛。而另外一人,卻讓我大吃一驚。我怎麼也沒想到,出現在電視台,和王洛並肩走在一起的人,竟然是小苗。

這幾張照片,有的是兩人在大廳,有的是在走廊里。最後是兩人在王洛辦公室『門』口。

我一邊看,白玲一邊在一旁解釋說,

「這段監控的時間,就出現在你審核廣告之後的第二天。這個人我調查了,他姓苗。是你的同事。他和王洛似乎『挺』熟悉,你注意看圖片上面的時間。姓苗的男人進到王洛的辦公室時,是上午九點三十五分。他出來時,是十點四十七分。他在王洛的辦公室,足足呆了一個多小時。這一個多小時,他們肯定是在商量著什麼。不然,不會這麼長時間的……」

一提起工作,白玲立刻把她職業的一面顯『露』了出來。她侃侃而談,仔細的分析著。

我聽著白玲的話,一言不發。就靜靜的看著手機里的圖片。但腦子卻在飛速的轉著。小苗是奧藍的銷售,他和王洛沒有業務上的『交』叉。他出現在王洛的辦公室,本身就是問題。

雖然單憑這幾張照片,並不能直接和小苗當面對峙。因為他完全可以用別的理由,來掩蓋他和王洛的這次接觸。不過現在我可以推斷,小苗一定是參與了這件事。

白玲繼續說著,

「我調查過。這個姓苗的,在你們公司只是個普通銷售。所以我可以斷定的是,他雖然參與了這件事,但他只不過是個跑『腿』的而已。真正的幕後人物,絕對不會是他……」

我點了點頭,白玲的推斷,和我想的基本一致。白玲又繼續說著,

「卓越,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做的。是利用你在公司的便利條件,好好查下這個姓苗的人,平時他總和誰接觸。尤其是你們公司的中高層……」

白玲說的,也是我正在想的。我點了一支煙,皺著眉頭,安靜的思考著。

小苗在銷售部,也算是『精』英。這小子左右逢源,和公司大部分人處的都不錯。唯獨看我不順眼。要說他跟中高層的關係,除了卡琳,也沒見他和誰走的特別近。難道這件事和卡琳也有關?這個念頭一出來,我馬上否定了。如果真和卡琳有關,這一陣子,她也不可能這麼幫我。

我又想到了韓東韓總。因為那天是他派我去的電視台。可在公司這麼久,我從來沒見過小苗和韓總接觸過。那到底是誰指使他的呢?一時間,我腦子也有些『亂』了,根本想不出答案。

見我一直沉默。白玲也不打擾我。她靜靜的喝著啤酒,偶爾抬頭看我一眼。

好一會兒,我才抬頭看著白玲說,

「白玲,謝謝你!這件事我回去會調查的……」

白玲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她看著我說,

「你不用謝我,畢竟你也答應幫我忙了。我們算是互不相欠。現在你在公司內部調查,我這面也會繼續查下去。如果有發現,我們可以互相『交』換下調查結果。我想,這件事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的……」

有白玲這麼出『色』的調查記者幫忙,我件事查起來,肯定會順利很多。

但我還有個疑問沒有答案,我又問白玲說,

「白玲,你對奧藍的事情這麼用心,真的就是為了做一篇報道嗎?」

我並不是懷疑什麼。我只是有些奇怪,現在社會上的熱點新聞很多,可白玲不追,偏偏對奧藍的事情這麼感興趣。所以我才這麼問她。

白玲微微一笑,她歪頭看著我,

「難道不是為了報道,還為了什麼?為了你?」

一說完,白玲自己就咯咯笑了起來。她笑的很美,那對深深的酒窩,看著就更加的『迷』人。

和白玲從酒吧出來時,已經快十點了。擔心她一個人回去會有危險,我便送她回去。

我雖然不了解白玲的家裡情況。但我知道,她家的條件肯定很不錯。她住的小區,是我們市最高檔的小區之一。這個樓盤的廣告就是我以前的公司做的。當時給我們員工內部價,每平方還要三萬多塊。

到了『門』口,白玲看了燈火通明的小區廣常回頭對我笑著說,

「卓越,謝謝你!我到了,要不要上去坐坐?」

白玲只是和我客套一下。我馬上搖頭,

「算了,這麼晚了。改天吧……」

說著,我正準備走。白玲忽然喊著我的名字,

「卓越……」

白玲的聲音不大,能看得出來,她有些猶豫。

「怎麼了?」

我好奇的看著她。

「我想問你一件事……」

我點了點頭,

「說吧……」

白玲看著我。好一會兒,才問我說,

「陳嵐真的出軌了嗎?」

我一下愣住了。當陳嵐和出軌兩個字放到一起時,我的心裡頓時一陣失落。這件事是我人生當中,最難以啟齒的傷痛。可白玲,卻似乎對這件事特別的感興趣。

我苦笑下,搖了搖頭。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就算我和陳嵐分手,我也不想任何人對她有負面的評價。無論陳嵐曾對我怎麼樣,但在我心裡,她早已經成為我的親人。

其實我心裡也有些好奇。上次見白玲時,她曾問過我和陳嵐的事情。但我並沒告訴她。可現在,她居然了解到陳嵐出軌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