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零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零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零五章

出了商場,我本打算直接回公司。.訪問:.。可吳若雨卻微笑著對我說,

「卓助理,這次真的麻煩你了。我猜你中午一定沒吃飯呢,正好我和鄒占強也沒吃。給個面子,一起吃個飯吧……」

吳若雨很大方。但我是真不想去,可鄒占強在一旁一再歉疚的勸我,我只好答應了。

一上車,鄒占強就在我身邊低聲說了一句,

「卓越,剛剛是我衝動了,你別當回事礙…」

我看了他,微微笑了下,

「你什麼樣我還不了解嗎?」

我倆相互一笑,沒再多說。

吳若雨選的是一家市裡很有名氣的海鮮酒樓。我經常從這裡路過,但從未來過。我不知道這裡的飯菜好在哪裡,但我知道這裡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個字,貴!

加上司機,我們一共才四個人。但吳若雨卻讓服務員點了八道菜。每道菜都是這裡的招牌,龍蝦、鮑魚、海參、石斑。一樣沒少。

菜一上來,吳若雨就讓服務員開了兩瓶紅酒。她主動給我倒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上。接著,她大大方方的站了起來,看著我說,

「卓助理,這次的事情真的特別感謝你。沒有你的幫助,昌興的產品也不可能入駐嘉安。這杯酒我敬你,不過喝完我得先回公司。畢竟明天上午要簽約。我讓鄒占強陪你喝。你們一定要喝盡興哦……」

說著,吳若雨把半杯紅酒一口乾了。mianhuatang.la我也跟著幹了。

吳若雨把空杯一放,她又一臉媚笑的看著我說,

「卓助理,多餘感謝的話我就不說了。這件事昌興記得呢,改日我一定還有重謝……」

吳若雨的話,我只當成是場面上的一種客套。根本也沒當回事。

一和我說完,吳若雨又轉頭看著鄒占強。和之前的冰冷不同,這次她倒是很溫柔,輕聲的對鄒占強說道,

「鄒占強,你今天好好陪卓助理喝點!下午就不用去公司了……」

鄒占強有些受寵若驚,他急忙站了起來,沖吳若雨連連點頭。

吳若雨和司機剛走幾步,她忽然又回頭看著鄒占強說,

「對了,周末帶貝貝去上海參加鋼琴比賽,你可千萬別忘了……」

鄒占強再次點頭答應著。直到兩人出『門』,鄒占強才小心醫『門』口。確認兩人走遠后,他才把『門』關上。長嘆一聲,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但我卻有些糊塗,我好奇的問他說,

「占強,貝貝是誰?」

鄒占強苦笑一聲,他端著酒杯,滿滿的一杯紅酒,被他一口喝乾了。放下酒杯,他才一臉無奈的看著我說,

「貝貝是我們公司的太子!吳總的寶貝兒子,就是昨天接你電話的那個小傢伙……」

我更加奇怪了,又問他說,

「占強,不是吧?你正常打工,怎麼還幫忙帶上孩子了呢?鋼琴比賽也要你帶著去?」

鄒占強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夾了口菜,一臉苦瓜相的和我解釋著,

「你以為這活我願意干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不過說起來也有意思,這小傢伙去了我們公司幾次。別的同事他根本都不搭理,就纏著我。昨天吳總要開會,這小傢伙在家裡胡鬧,保姆也哄不了。沒辦法,吳總就把我給派去了。正好那時候你給我打電話……」

我這才明白,怪不得昨天是一個小男孩兒接的電話。

我心裡還是有些疑『惑』,就問他說,

「占強,你們吳總是單身?」

鄒占強立刻搖頭,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你也知道,公司剛剛經歷併購,吳總也是新來的。她的情況我還真不了解……」

我喝了一口酒,看著鄒占強,提醒他說,

「占強,我可告訴你!你別搞出什麼辦公室緋聞,要是對不起艾嘉,別說我對你不客氣礙…」

聽我這麼一說,鄒占強立刻瞪了我一眼,他不屑的說,

「切!你拿我當你呢?剛上班,就開始追求自己公司的總裁。我現在別的不想,就想怎麼升職加薪。哎!現在這日子,真特么不是人過的……」

說著,鄒占強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卓越,今天我衝動了。別和我一般見識。這事還得好好感謝你……」

我笑下,也沒多說。我們兩個一起幹了杯里的酒。

我們邊吃邊聊著。忽然,我手機響了。拿出一看,竟然是安然。一接起來,就聽安然開心的問我說,

「卓越,你忙什麼呢?」

鄒占強一邊吃著,一邊抬頭看著我。

我笑了下,立刻回答說,

「在外面吃飯,你呢?吃了嗎?」

一聽我在外面,安然馬上說道,

「卓越,現在可是上班時間。你居然又跑出去了?」

安然的口氣倒是一點也沒生氣,能聽得出來,她似乎很高興。還沒等我說,她又追問,

「不會又是陳嵐你們幾人吧?」

上次安然在北京給我發信息時,我是在鄒占強家裡吃飯,當時有陳嵐。不過今天沒有,我心裡底氣十足,馬上告訴她說,

「沒有,就我和占強1

安然笑了下,她馬上又說,

「先告訴你個好消息!我今天見到cb的中國區總裁了,他對我們的提案很滿意,提案會明天上午正式召開。問題應該不大……」

安然高興,我自然也跟著高興。我們兩個又閑聊了幾句,她才又囑咐我,讓我少喝酒。晚上早點回家休息。

放下電話,和鄒占強又聊了一會兒。因為第二天要簽合同,他也不敢多喝。酒足飯飽,他喊服務員打包,一邊看著這些幾乎沒吃幾口的海鮮大餐,他一邊感慨的說著,

「這麼一大桌不打包就『浪』費了,我爸媽這輩子別說吃了,見都沒見過這麼豐盛的大餐呢……」

看著鄒占強感慨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竟有幾分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