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零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零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零六章

安然已經出差四天了。,最新章節訪問:.。這四天中,我們兩人一共打了三個電話,發了七次信息。可惜的是,她始終很忙。每次簡單說了幾句,她就又忙去了。

這天下午,我正在辦公室制定今年最後一個季度的市場計劃。沒人敲『門』,辦公室的『門』卻忽然被推開了。抬頭一看,就見陸雪仰著頭,慢慢的踱了進來。她走的很慢,身板拔的直直的,頭抬的高高的。像一隻驕傲的小天鵝。

我放下滑鼠,點了支煙。抬頭微笑的看著陸雪,問她說,

「小丫頭,你是跑我這裡練習台步來了?」

陸雪還是不說話。她在我辦公桌前,慢悠悠的踱來踱去,臉上還帶著一絲詭異的微笑。我也不理她,『抽』著煙,繼續看著電腦上的計劃書。

忽然,陸雪一下走到辦公桌前,她兩手摁在桌子上,看著我,微笑著歪頭說,

「卓越,我要賣給你一條重要消息……」

「不買1

我頭也不抬的看著電腦,問都沒問,直接拒絕了她。

陸雪似乎沒想到這個結果,她撅著小嘴,在我桌上用力的拍了下。

「卓越,我告訴你,你可別後悔1

「嗯,不後悔1

我依舊不搭理她。

陸雪「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她都到了『門』口,忽然又回頭,見我還是不理她。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她用力的瞪了我一眼,才又轉身走了回來。

她站在辦公桌前,不甘心的說,

「這樣吧!你請我去林宥那兒喝杯咖啡,我就把這條消息告訴你1

我還是搖頭,

「不去,林宥那咖啡死貴的!咱們茶水間也不是沒有,我才不去『花』那冤枉錢呢……」

陸雪撅著小嘴,瞪著我,憤怒的說道,

「好,既然你不同意。就別怪我不仗義了。這條消息可是關於安總的……」

她一說完,轉身就要走。一聽和安然有關,我馬上放下滑鼠,急忙喊她說,

「你給我回來1

陸雪得意的笑下,她歪著頭,又走了回來。

見她一臉得意的樣子,我沒敢直接問她是什麼消息。我知道這小丫頭的一個特點,你越著急,她就可能越不說,故意吊著你。

我故意問她說,

「陸雪,你怎麼就惦記去林宥那兒喝咖啡呢?別的地方不行嗎?」

陸雪毫不掩飾,她眨著長長的睫『毛』,得意的說,

「我喜歡那兒的環境啊!喝著咖啡,看著你們的黑白照片,旁邊還有鮮『花』祭奠你們。好像你們都已經不在人世了,而我還青『春』燦爛的活著。那種感覺太『棒』了1

我苦笑了下。也就林宥那孫子能用詛咒的方式來懷念過去。

「行,我答應你。你說吧,什麼消息1

陸雪神秘一笑,小聲說道,

「安總明早的飛機,如果正點的話,她九點半就能下機……」

我一下楞了。我昨晚還和安然發了信息,可她根本沒告訴我明天她就回來了。莫非她又想給我來個突然襲擊?

這個消息太值一頓咖啡了!我立刻笑著問陸雪,

「陸雪,你明天早上去接機?」

陸雪驕傲的點了點頭,

「當然1

「帶我一個吧1

陸雪去接機,一定是叫公司的車,我就可以順便蹭個車,總不能坐大巴去接機。

陸雪得意的笑了下,她伸出兩根手指,

「一頓咖啡,一頓老友,我就答應帶你去!否則,免談1

這丫頭倒蠻會趁火打劫的。可我想都沒想,立刻點頭答應了。陸雪這才心滿意足的出了辦公室。

我怕誤事,特意定了三遍鬧鐘。剛剛六點鐘,我就起『床』了。一打開窗帘,我就被眼前的景『色』驚呆了。不知什麼時候,外面竟下去了雪。看著一片銀裝素裹的世界,不知為什麼,我心裡竟有些小小的惆悵。

不知為什麼,我竟想起了陳嵐。初冬來了,我和陳嵐分手也已經快一年了。

洗漱完畢,我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等著陸雪的電話。陸雪倒是很快,不到七點,她就和司機到了我家樓下。一上車,就見陸雪也穿上了羊絨風衣,陸雪很細心。還特意去安然家裡取了一件巴寶莉的冬季風衣,準備帶到機場,給安然換上。

到了接機口,還不到九點。但我們聽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飛機晚點了。不過還算不錯,晚點時間不算太長,四十分鐘。

我和陸雪無聊,就在接機口附近閑聊著。正說著,忽然陸雪沖我使了個眼『色』,小聲的說,

「卓越,你回頭……」

我有些奇怪,順著陸雪的目光一回頭。就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朝我們的方向走來。一看到他,我立刻苦笑了下。

我沒想到,遲東方也來了。他一身阿瑪尼的西裝,外面還披著一件黑『色』的呢絨大衣。手裡捧著一束藍『色』妖姬,在冰冷的大廳里,鮮『艷』的藍『色』妖姬一出現,立刻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陸雪沖我撇了下嘴,小聲的說,

「卓越,你和人家學學!你看你,空著手就來了,連個『花』都沒有。我要是安總,我也會覺得失望的……」

陸雪說的對。『女』人都喜歡『花』,喜歡那種『浪』漫的感覺。

其實我也想買束『花』的、可一想,安然和一群同事一起回來。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送她『花』,似乎影響有些不太好。

其實我最好奇的還是遲東方怎麼知道安然今天回來,難道是安然告訴他的?

正胡思『亂』想,就見遲東方朝我們兩人走了過來。一到我們跟前,他直接沖著陸雪微笑說,

「陸助理,來接你們安總?」

雖然我極其討厭遲東方,但不得不承認。他很有型,也很帥氣。和陸雪說話時,那種磁『性』的嗓音,正是大多數『女』人所喜歡的。

陸雪立刻笑著點頭,彬彬有禮的說道,

「是的,遲總。您也來接朋友嗎?」

陸雪是明知故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