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一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一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一十五章

放下電話,我便開始把我整個創意內容,在電腦上打了出來。.la,最新章節訪問:.。準備晚上和導演好好聊聊,再聽聽他的意見。創意剛剛打完,外面傳來幾聲輕輕的敲『門』聲。喊了聲進,就見安然推『門』進來了。

一見安然,我立刻站了起來。微笑的看著她說,

「安總,什麼時候這麼客氣。進我辦公室還敲『門』了?」

我故意和安然開著玩笑。安然也笑了,她撇了我一眼,接著問說,

「你現在忙嗎?」

我好奇的看著安然,反問她,

「還行,你有事?」

安然點頭,

「我剛剛聽說李教授住院了。你要是有時間,我們一起去看看他吧……」

我一聽,嚇了一跳。急忙問安然說,

「怎麼回事,嚴重嗎?」

安然把她了解的情況和我說了一遍。原來李教授雖然退休了,但又被學校返聘回去。他今天上午上課時,忽然暈倒,被校方送到醫院。具體怎麼回事,安然也不太清楚。

李教授是我的恩師,沒有他,我大學恐怕都不能畢業。也是因為他的一番話,才讓安然下定決心把我招到奧藍。李教授的子『女』都在國外,師母過世,身邊也沒什麼親人。他住院,我就是再忙也是要去的。

安然開車,我們兩人買了鮮『花』和果籃后,直接去了醫院。李教授是在六樓的心腦血管病房。敲『門』進去時,李教授早已經清醒了,他正躺在伯床』上輸液。

多日不見,李教授越發清瘦了。他一見我和安然,立刻想要坐起來。我們兩人急忙上前,沒讓他起來。詢問了李教授的病情。原來他是有腦梗塞,高血壓。最近天氣轉涼,血壓忽然升高,因此暈倒。好在問題不大。

和李教授聊了好一會兒。我和安然就打算告辭。可李教授忽然看著我問,

「卓越,現在安然的公司,感覺怎麼樣?」

李教授話一出口,我和安然對視一眼,我們兩人都笑了。我馬上回答他說,

「老師,一切都『挺』好的。您不用為我擔心……」

李教授欣慰的笑下,他微微嘆了口氣,繼續說著,

「卓越啊,你是我比較看重的學生。你和陳嵐的事情我知道時,一直覺得『挺』遺憾的。不過感情的事情就是這樣,勉強不得。不過你現在可要學會把握埃人啊,這一輩子難得遇到一個可以傾心的人。你呢?『性』格太被動,所以一定要改,要去主動的爭取幸福……」

李教授指的是我和安然之間。聽著他躺在伯床』上的一番話,我心裡百感『交』集。李教授身上有著老派文人的特點。溫文爾雅的氣質,兼濟天下的『胸』懷。

我看了安然一眼。安然的臉上帶著些許羞澀的神情。她也明白李教授的話。

我馬上對李教授說,

「李教授,您放心。這一次我一定會努力去爭取的……」

李教授這才欣慰的笑了。

見他的臉上『露』出疲憊的神『色』,我和安然也不敢多呆。安慰李教授幾句,我們兩個就出了病房。

或許是受到李教授話語的感染。下樓時,安然忽然問我說,

「卓越,你說我們老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呢?」

安然說這話時,她一臉的茫然。對未來,她始終有種說不出的畏懼。我知道,這和她的家庭有關。而我,也正試著慢慢打開她的這處心結。

我笑了下,看著安然說,

「老了怎麼了?怕沒人照顧你?別忘了,還有我呢……」

安然看著我,欣慰的笑了。

我們兩個邊走邊聊著,電梯到了大廳。正準備出『門』時,安然忽然看著遠處,低聲說道,

「卓越,你看,那人怎麼好像是林宥?」

我急忙回頭。醫院的大廳里到處都是人,而我順著安然的目光,果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背影,這人真的是林宥。

我和安然忙快步上前,想追上林宥。讓我沒想到的是,林宥到了拐彎的走廊處,忽然不見了。我剛想給他打電話。不一會兒,就見他扶著一個嬌弱的『女』人,再次出現在大廳中。

一看這個『女』人,我和安然都楞了。

是艾嘉!

艾嘉臉『色』蒼白,身體略微彎曲,緩慢的挪著小步。而林宥小心翼翼飛扶著艾嘉,好像生怕閃到她。

我也沒多想,急忙走上前去。擋在了兩人的面前。艾嘉一抬頭,看是我和安然。她的表情忽然變得極為尷尬。

林宥也是楞了下,接著說道,

「我靠!怎麼在哪兒都能見到你1

我還沒等說話,安然馬上上前。她扶著艾嘉的另外一條胳膊,輕聲的問艾嘉說,

「艾嘉,你怎麼了?」

我也好奇的看著艾嘉。

艾嘉尷尬的搖了搖頭,

「沒什麼,身體有些不舒服……」

「占強呢?」

我剛開口問,林宥就一臉的不耐煩,他皺著眉頭,沖我說著,

「走,出三好安然有車,一會兒就坐安然的車回去……」

林宥顯得有些急躁。

到了停車場,安然和林宥小心翼翼的扶著艾嘉上了車。林宥和艾嘉坐在後面,我坐在副駕。

一上車,我就回頭看著艾嘉。而她一直看著窗外,神情落寞。眼角似乎還有些濕潤。安然看了我一眼,我們兩人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

林宥皺著眉頭,他先是看了看艾嘉,接著說道,

「艾嘉,和卓越沒什麼可以隱瞞的。安然也不是外人,我告訴他們了?」

林宥話音一落,艾嘉的眼淚一下涌了出來。

見艾嘉沉默,林宥也不管那麼多了,他看著我,直接說道,

「艾嘉剛剛做了流產……」

林宥的話嚇了我一跳。我和安然對視一眼,我倆都是一臉的茫然。

艾嘉和鄒占強一直想結婚。艾嘉也非常喜歡孩子。現在有了孩子,明明就該順理成章的結婚。可怎麼忽然做了流產。並且主要的是,做流產,鄒占強沒來,陳嵐也沒來,卻是林宥陪著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竟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這種預感讓我有些害怕。一時間,我竟不敢再多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