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二十章

安然畢竟見過大世面。mianhuatang.la。wщw.更新好快。她對這種讚美根本就不在意。淡然一笑后,她看著胖導演說,

「謝謝導演!我們還是說說廣告的事情吧……」

胖導演眯著小眼睛嘿嘿一笑。轉身告訴助理把他找的演員喊來。秦沫我們定了,但還缺少一個和她搭戲的『女』孩兒。

這『女』孩兒年齡不大,也就十**的樣子,一身溫婉的書卷氣。一看就是剛剛出道的學生。和我們需要的人物氣質很『吻』合。安然和汪濤也『挺』滿意,就決定用她。

秦沫按照約定的時間準時到了。她一出現,就立刻把我們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她帶著鴨舌帽,上身穿著一件的黑『色』皮夾克、拉鎖沒系,把裡面的t恤『露』了出來。t恤上面還印著貓王的頭像。下身牛仔『褲』配平板運動鞋。她這種搭配,就給人一種帥氣的感覺。

秦沫見到胖導演,和我的反應一樣,她驚訝的問,

「你真是導演?」

胖導演把『胸』脯拍的啪啪直響,

「當然了,如假包換1

秦沫回頭看著我,不可思議的笑了。

把劇本和秦沫,還有另外一個演員詳細的講了下。秦沫雖然為難,但也還是答應試一試。胖導演已經把拍攝地點選完,是一所大專院校。一切準備妥當,大家直接去了學校。

白玲倒是沒說錯,胖導演一工作起來的確很認真。(mianhuatang.la好看我們到時,劇務已經把一切都準備好了。群演也都到位,全都是本校的一些學生。

胖導演開始工作,我和安然、汪濤在一旁看著。

隨著一聲開始,就見秦沫拿著吉他,邊彈邊唱著一首張惠妹的《彩虹》。這歌本來就是寫給同志的。加上秦沫一身酷酷的打扮,一唱起來,感覺立刻來了。

等到歌聲快要停止時。小演員在幾個同學的陪同下,一起下了樓。而秦沫邊唱邊走到『女』孩兒的身前。歌聲一停,秦沫掏出一個首飾盒。剛要打開。就聽胖導演大聲喊著,

「停!感覺不對1

就見胖導演快步走到秦沫身前,開始給秦沫講戲。他主要說秦沫的感情不對,給人一種特別生硬的感覺。

接著,繼續拍攝。可連續幾次,秦沫都顯得有些僵硬。胖導演再一次喊停,他還沒等說話,秦沫轉頭看著他,滿臉怒容的說,

「導演,我是正常的『女』人。你讓我和一個『女』孩兒求愛,我這感覺怎麼可能對?」

胖導一見秦沫有些急了,他抓耳撓腮。回頭看了我一眼,直接說道,

「卓越,你過去。讓秦沫先和你告白,找找感覺……」

誰都知道是演戲。可讓我當著安然的面,被另外一個『女』孩兒告白,我身上有著說不出的彆扭。我正想著該如何拒絕,安然忽然對身邊的汪濤說,

「汪濤,你去和秦沫配合一下吧……」

「我?」

汪濤一下楞了。接著,他苦笑的看了我一眼。他當然也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雖然是演戲,但安然也不想看到這一幕。

胖導演看著我和安然,他的小眼睛滴溜溜的轉著,狡黠一笑,說道,

「這總裁和助理的關係不一般礙…」

若是放在以前,安然肯定會有些不好意思。但現在,她卻表現得特正常,她也不看胖導演,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汪濤苦著臉,來到挾女』孩兒的機位。秦沫繼續對著汪濤唱著歌,歌聲一停。秦沫帥氣的拿出首飾盒。瀟洒的把盒子一扔,拿著戒指,看著汪濤說,

「敢不敢和我一起蔑視世俗的眼光,不在意世人的嘲諷,我們就這樣義無反顧的走下去,愛下去……」

汪濤傻呵呵的站在原地。旁邊的工作人員小聲的提醒他,

「說台詞!快1

汪濤也不知道自己的台詞是什麼,他看著秦沫,獃獃的點了點頭,

「敢1

看著汪濤的樣子,我和安然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胖導也立刻喊停,他看著秦沫說,

「秦沫,對了!就要剛剛這種感覺。來,小丫頭,你回來,咱們再來一次……」

胖導演的確『挺』有才的。因為我要的是那種真實的感覺,而不是可以的擺拍。他就採用一鏡到底的模式。從開始就跟拍,一直到最後。

秦沫拿著吉他,邊彈邊唱:

「我們的愛很像

都因男人而受傷

卻又繼續碰撞……」

安然在一旁聽著。她似乎還是被艾嘉的事情感染,忽然她低聲對我說,

「卓越,有一天你要是讓我失望了。我就找個『女』孩兒談戀愛……」

我無奈的笑了下。故意和她開著玩笑,

「那我就去找個男人談戀愛……」

安然嬌嗔的白了我一眼,沒再多說。

而汪濤似乎還沒緩過來,他獃獃的看著場內的秦沫。我故意逗他說,

「汪濤,看上我這朋友了?用不用我給你介紹下……」

汪濤面無幣⊥貳K一句話也沒說。

在眾人的起鬨聲中,秦沫給對方戴上了戒指。兩個『女』孩兒擁抱在一起。

接著,就聽胖導演喊了聲「」,他站了起來,沖著場內說,

「過了!簡直完美1

周圍的人都跟著鼓起了掌。我和安然也跟著拍著手。

忽然,安然的手機響了。拿出一看,就見安然楞了下,她找了個安靜地方接著電話。

我遠遠的看著,雖然聽不到安然說什麼。但從她的表情能看得出來,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過了好一會兒,安然放下電話,急匆匆的走了過來。一到我跟前,她立刻低聲說,

「卓越,廣告片的事你就盯著吧。我有點事,就先走了……」

看著安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小聲的問她說,

「怎麼了?用不用我陪你去?」

安然想都沒想,就搖了搖頭。她遲疑下,但還是告訴我說,

「我爸爸住院了!我得過去看看……」

說著,安然一聲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