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二十一章

安然家裡的事情我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wщw.更新好快。她從回國后,一直沒和她爸爸聯繫。此時她爸爸忽然住院,她的心情一定特別複雜。我想安慰她幾句。但安然一說完,就轉身默默的走了。看著安然的背影,我心裡有些擔心。可又幫不上什麼忙。

廣告小片順利拍完。我們一起回了胖導演的工作室。因為時間已晚,我只能明天在給胖導結算尾款。不過,讓我出乎意料的是,胖導演還是很大方,他竟然給秦沫發了五萬塊的酬勞。要知道,這個價格已經可以在我們省里,找到最賭L亓恕G嗇似乎對錢也不太當回事。拿著錢,和我們打了招呼,直接走了。

我拷貝了一份廣告小片后,也直接回了家。吃過飯,洗漱完畢。我便在電腦上一遍遍的看著小片。片子拍的的確很不錯。一鏡到底,沒有什麼特別的『花』哨鏡頭。給人一種極其真實的感覺。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並且時間長短也不錯,六分鐘左右,正適合短視頻的宣傳。

這個廣告的宣傳我準備先從微博開始入手。我已經提前聯繫了十幾個營銷賬號。準備同時讓他們發布這個視頻。標題我取了兩個:

第一個是,拉拉『女』孩兒翻唱《彩虹》,真情感人告白。

第二個是,沒天理!長得漂亮,歌也好聽,卻跑來和我們搶『女』人。

和幾個微博的博主聯繫完,定在第二天晚上九點統一發布這條微博。.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九點左右的時間段,是微博流量比較大的時間段。這個時候發布效果自然也最好。

把一切都安排完之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剛準備關掉電腦睡覺。忽然,外面響起了敲『門』聲。夜深人靜,忽然傳來的敲『門』聲嚇了我一跳。

我穿上拖鞋,把『門』一開。眼前的一幕,讓我一下呆住了。

就見一身濕漉漉的安然站在『門』口。不知什麼時候,外面下起了小雪。看安然的樣子,她應該是在外面站了好久。

安然的表情有些茫然,眼神中帶著一絲苦澀。

看著她略顯委屈的樣子,我頓時一陣心疼。

「快進來,安然,你怎麼了?」

我急忙的把安然讓進房間。

看著安然,我忽然湧出了一種不祥的預感。她爸爸的病是不是很重,或者?我沒敢往下想。

我話音剛落。

忽然,安然一下撲到我的懷裡。她的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腰。臉也貼在我的『胸』膛上。

此情此景,我不知道是該欣慰,還是心疼。在安然最無助,最茫然的時候,她首先想到了我的懷抱。而她委屈的樣子,卻讓我一陣陣心痛。

我輕輕的拍著安然的後背,在她的耳邊輕聲說,

「安然,沒事!一切有我呢……」

我不知道我能為安然做什麼。或許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我的肩膀借她依靠。

安然的身體微微『抽』搐著。她哭了!我的心也跟著一陣空落落的!

我們兩人就這麼擁抱著。過了好一會兒,安然才輕聲的喊著我的名字,

「卓越1

「嗯!我在呢1

我輕聲的回答著。

懷抱中的安然,已經不再是那個高傲冷淡的『女』總裁。此時的她,更顯得小鳥依人。

安然又不說話了。我小聲的在她耳邊說,

「衣服都濕了,換套乾淨的吧……」

安然微微點了點頭。她這才從我懷抱中離開。拂動下額前的碎發,安然看著我,有些內疚的說,

「卓越,是不是嚇到你了?」

我笑下,點頭說,

「是啊,我的確害怕了!我不是怕別的,我是怕你傷心難過……」

安然強擠出一絲笑容。但笑容,依舊是苦澀的。

帶著安然進了室。我從衣櫃里拿出一套睡衣,放到『床』上。安然看著這套真絲的『女』士睡衣,她一臉的狐疑。抬頭看著我,半天沒說話。

我笑了下,問她說,

「好看嗎?」

安然慢慢的點了點頭。

「這可是你去北京后,我專『門』給你準備的。我就想有一天你會用到,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1

安然笑了,這一次,她是欣慰的笑。

安然去北京后,我特意去商場買了套睡衣。她在我家裡住過兩次,但每次都穿著我的襯衫。雖然她穿著也很好看,但畢竟有些大,不太方便。所以,我才給她又買了一套。

安然拿著睡衣,在身上比劃了下。接著把我趕出室。她換了衣服。換好后,安然又把我叫到室。睡衣很合身,她一穿上,立刻有種『女』主人的感覺。

我把被子掀開,回頭看著她說,

「快躺下吧,剛剛一定凍壞了……」

安然也沒客氣,她大大方方的鑽進被子里。我幫她把被子掖好后,坐在『床』邊,看著她說,

「安然,叔叔的病情怎麼樣了?」

這其實是我早就應該問的問題。但安然剛剛的情緒太過低落,我一直沒敢問。

話一出口,安然的臉『色』一下暗淡下來。她微微嘆息一聲,慢慢的搖了搖頭,

「不知道1

我一愣,心裡更加奇怪了。安然明明是接到電話去的醫院,她爸爸到底怎麼樣了,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見我一臉的疑『惑』,安然又補充說,

「我去醫院了,可沒進病房……」

「為什麼?」

我忍不住追問。

安然先是苦笑,接著又變成了冷笑。

「人家有一百種不讓我進病房的理由,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安然的話讓我更加震驚。就算父母離異,親生『女』兒要看老爸,誰會攔著她呢?其實我心裡已經有了答案,但我沒說。而是轉問安然,

「那給你打電話,告訴你爸爸住院的人是誰?」

安然告訴我說,

「我叔叔1

我點了點頭。我還從未聽過安然提到她有個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