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只要一工作,安然就能把所有的煩惱都忘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

我坐到沙發上,繼續用手機翻看著。網友的評論很有意思。大概能分四種,有的是反對拉拉的,有的人是不支持,但理解。也有的人是既理解,更支持。還有一種,關注點根本就不在拉拉上。他們是覺得秦沫的歌好聽。都想知道唱歌的『女』人是誰。

網民的力量此時顯『露』了出來。大家因為觀點不同,開始互相辯論,抨擊,甚至對罵。一些段子手也開始出動,利用這條視頻,開始編上了段子。

也有很理智的網友,很快發現這是一條植入廣告。他們在評論區提醒著大家,這是廣告。可惜的是,他們的留言很快被淹沒。也有的人直接反駁他們,就算是廣告,也希望這樣的廣告多一些。畢竟一個特殊的群體,應該得到大家的關注。

我怎麼也沒想到,一條視頻,就這麼悄無聲息的火了。

網路的傳播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剛剛在微博火起來,貼吧、論壇、朋友圈,許多人都開始跨平台轉發。這條視頻終於以病毒式的傳播,開始蔓延到網路的各個角落。

看了好一會兒,安然才放下電腦。微笑的對我和汪濤說,

「這次的廣告算是成功了。mianhuatang.la我現在給cb打個電話,估計他們也應該看到這條視頻了吧……」

說著,安然撥通手機。很快對方接了電話,對方說什麼我聽不到。但從安然的表情和話語中能感受到,對方應該很滿意。

聊了好半天,安然才放下電話。她微笑的對我們三人說,

「cb的人也早就看到視頻了,他們很滿意!今天他們將要針對這條視頻,開一個市場營銷方面的會議。我估計,會議結束,他們一定會聯繫我們的……」

不但安然這麼想,我們幾個也都是這麼想的。畢竟之前和cb談好的,如果這條網路廣告做的好,下面的廣告單子,cb也會『交』給我們做。

安然的高興是在情理之中,我們幾人聊了一會兒。陸雪和汪濤先後出去了。辦公室里只剩下我和安然兩人。安然一臉開心的看著我說,

「卓越,這次辛苦你了。接下來和cb簽完約,還由你親自組隊,完成後面的營銷部分……」

我笑著點頭答應著。

cb這單如果全都做完,那麼奧藍就不是脫離困境這麼簡單。奧藍完全可以憑藉這次機會,重新恢復當初的輝煌。

和安然又聊了一會兒,安然忽然又對我說,

「卓越,下午陪我去醫院吧……」

前天晚上安然曾提出過,要帶著我一起去見她的爸爸。可當她再次提到時,我心裡竟有些緊張。但我還是點了點頭。

不過我還有些疑『惑』,又問安然,

「安然,你上次去醫院,沒看到叔叔。今天……」

我擔心這次去,安然仍舊看不到她爸爸。我話一說完,安然苦笑了下,她搖頭說,

「沒事的,今天下午她不會在的……」

我看著安然,心裡不禁為她感到一絲苦澀。見自己的父親,卻還要避開他人。這對安然來說,的確是件『挺』痛苦的事。

回到辦公室,我繼續關注著視頻廣告的傳播。我正各個論壇隨意的翻看,手機響了。拿起一看,竟是白玲打來的。

我猛然想起,今天是白玲媽媽回來的日子。我早就答應晚上和她們母『女』一起吃飯的。可就在剛剛,我又答應安然陪她去醫院。一時間,我陷入了矛盾之中。

接起電話,我心裡不停的祈禱著。希望白玲告訴我時間改了,不是今天。

電話那頭傳來白玲清脆的聲音,

「卓越,晚上大世界海鮮城。你可要把錢包帶足嘍,我和我媽都很能吃的……」

說著,白玲開心的笑了。

我先是答應一聲,接著,小心翼翼的問白玲說,

「白玲,阿姨今天幾點回來?」

我一說完,白玲就反問我,

「什麼幾點?我媽媽今天早上就已經到家了。只要我們兩個有時間,她隨時都可以的……」

能感覺到,白玲的心情非常不錯。

我「哦」了一聲,心裡想著安然會什麼時候要我陪她去醫院呢?

見我不說話,白玲似乎也察覺到不太對,她試探著問我,

「卓越,你今天有事?」

我想了下,決定不瞞著白玲了,就小聲的問她說,

「白玲,我下午要陪安總出去辦點事。明天我請你和阿姨可以嗎?」

話一說完,我忽然有些後悔。畢竟是我答應白玲在先。況且這段日子,白玲幫了我許多。於情於理,我都不應該這麼說的。

我正後悔,就聽電話那面傳來白玲的一聲冷哼,接著,她冷冷的說道,

「卓助理,我就不勞您大駕了!不用改天了,你忙吧……」

說著,白玲也不給我解釋的機會,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嘟嘟聲。我心裡又是一陣愧疚。這畢竟早就答應白玲的事,可我又要反悔,難怪白玲這麼生氣。

我算了下時間。安然讓我陪她去醫院,應該不會呆太長時間。還是應該有時間請白玲母『女』的。想到這裡,我又把電話打了回去。可惜的是,響了幾聲后,電話被掛斷。再打,又被掛。

白玲是真生氣了!

我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小氣了。作為朋友,這只是幫白玲一個忙而已。可我卻瞻前顧後的,最後『弄』的白玲不開心。

我給白玲發了條簡訊,告訴她說:

「我現在定位置。我們六點準時到,好嗎?」

白玲很快回復,但只有兩個字:

「不用1

我苦笑的看著手機。嘆了口氣,再次回她:

「我已經定完了1

我其實是撒謊。不過除了撒謊,我似乎也沒別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