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等了一會兒,白玲終於給我回了信息。內容很長:

「卓越,如果你覺得作為朋友。我的出現,會影響到你追求安總。那你可以直接告訴我。我白玲不是那種不知深淺的人。希望我真誠的拿你當朋友,你也能用真誠待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當你有事時,你會想到我。當我需要你的幫助時,你想的,卻是你們那位美麗的安總!這樣的朋友,我不想要1

白玲的話,更是讓我一陣愧疚。想了一下,我馬上回她:

「白玲,這件事是我的錯。在我心裡,你早就是我可以信賴的朋友了。今晚六點,大世界見。好嗎?」

我說的很誠懇。過了好一會兒,白玲又回,

「如果你忙,就改天吧……」

白玲很顯然已經答應她媽媽了。這個時候改時間,她一定會特別的失望。我又回她:

「就今晚,下班后電話聯繫1

白玲回了我一個字,「好」。

放下手機,我長長的嘆息一聲。我有些埋怨自己,或許這本是一件很簡單的事。mianhuatang.la網但卻被我搞複雜了。

下午三點多鐘,安然來到我辦公室。一進『門』,她就微笑的看著我說,

「卓越,現在忙嗎?」

我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站了起來,看著她說,

「現在去醫院嗎?」

安然點了點頭。能感覺到,安然對於去醫院這件事,心裡上還是有些壓力。

和安然一起下樓。上車時,我忽然覺得,我不能這麼空著手就去醫院。我就對安然說,

「安然,要不我們先去林宥那兒,我買束『花』吧……」

安然笑了下,她沒拒絕。我們兩人開車到了林宥的『花』店。

進『門』時,就見林宥正拿著他那把小南泥壺,一邊喝著茶,一邊看著店員忙碌著。見我倆進來,林宥立刻說道,

「呦!你們兩個『挺』有情調啊,這上班時間就跑出來偷情?」

林宥嘴損,我是早就知道。但我怕安然尷尬,轉頭看了她一眼。誰知安然根本就沒把林宥的話當回事。她走到一邊,挑選著『花』架上的百合『花』。

和林宥胡扯了幾句,我問他說,

「林宥,艾嘉怎麼樣了?我這兩天忙,也沒時間去看她……」

林宥忽然一撇嘴,帶著幾分不屑的說,

「她的事你問占強啊,問我幹什麼?」

艾嘉手術之後,林宥特別緊張。可今天,他卻一副事不關己,不屑一顧的樣子。我覺得奇怪,又問他說,

「卓越,你吃錯『葯』了吧?到底怎麼了?」

林宥的把南泥壺放到一邊。他掏出支煙遞給我。點著后,『抽』了一大口。他才一臉不痛快的說,

「我和占強大吵了一架……」

「因為艾嘉?」

林宥白了我一眼,

「不因為艾嘉,難道還因為你?」

這孫子嘴裡就沒有一句正常的話。不過兩人吵架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學的時候就總掐。我也沒當回事。

見我也沒繼續問,林宥有些忍不住的對我說,

「卓越,你別整天忙著你的安總了。你說說占強!這孫子現在越來越不像話了!你說艾嘉剛剛手術完,身體還沒恢復。正是需要靜養的時候。他回來不說好好照顧艾嘉,還『弄』個小兔崽子回去,吵的艾嘉根本沒辦法休息……」

我沒明白林宥的話,奇怪的問他說,

「什麼小兔崽子?」

「就是小孩兒啊!也特么不知道在哪兒『弄』個孩子來,還特么領回家了……」

林宥一說。我一下明白了,那孩子我知道,叫貝貝。是鄒占強公司總裁吳若雨的兒子。

鄒占強倒是和我說過,那孩子特愛跟著他。吳若雨也會讓他幫忙帶這孩子。可我怎麼也沒想到,鄒占強居然在艾嘉最需要休息時,把這孩子帶回家了。

我立刻點頭,告訴林宥說,

「行!等我明天就找他,好好批批他1

見我答應,林宥又說,

「對了,卓越。你讓我幫你問的cb珠寶,我表姐給我回電話了。她說的確有一家cb珠寶公司。好像剛在北京設立辦事處,至於靠不靠譜,她也說不清楚。畢竟她也不是做珠寶行業的……」

我點了點頭。還沒等說話,安然忽然回頭看了我一眼,她嗔怪的說,

「卓越,你在背後調查cb,怎麼也不和我說一下呢?」

我笑了下,也沒回答她的問題。能感覺到,對於調查cb,安然還是有些不開心。她或許覺得,這是我對她的不信任。

不過我現在心裡的顧慮已經完全打消了。這單子是安然叔叔介紹的,林宥的表姐又幫著問了下。肯定沒什麼問題。看來之前的確是我想多了。

安然已經挑選好一束百合。她拿到我面前,問我怎麼樣?

其實也只能這麼樣了,因為林宥這破『花』店就百合、玫瑰兩種『花』。我總不能帶著玫瑰去看她父親。

見我同意,安然問旁邊的服務員,

「這束『花』多少錢?」

服務員沒等說話,林宥在一旁『插』嘴,

「六百六,六六大順!這數字吉利吧?看中就付錢吧,沒現金也可以刷卡,實在不行支付寶、微信支付都可以……」

林宥喋喋不休的嘟囔著。我瞪了他一眼,罵他說,

「你乾脆出去搶算了,還開什麼『花』店礙…」

林宥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

「別那麼小氣,你們都是有錢人。就當支援我這個貧困戶了……」

安然微微笑了下。她剛要付錢,我忙搶過她的錢包。拿著『花』束,轉頭就走,邊走邊說,

「先記賬,等你還錢的時候我再給你……」

說著,我拉著安然,就出了『花』店。身後傳來林宓,

「卓越,你太孫子了吧。給個本錢也行礙…」

一上車。安然一邊開車,一邊笑著說,

「卓越,你們幾個在一起也太能胡鬧了。都這麼大了,怎麼還都沒個正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