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服務員已經開始上菜,白玲一邊幫忙擺著菜,一邊笑呵呵的和她媽媽開著玩笑,

「媽,戶口查完了嗎?要是查完,咱們可就開吃了……」

白玲媽媽嗔怪的瞪了白玲一眼,微笑著說,

「這孩子,怎麼說話呢?我不是想多了解了解卓越嘛……」

我也跟著笑了下,也不知道白玲和她媽媽都說了什麼。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總之,她媽媽對我似乎特別感興趣。

白玲開車,她媽媽本身就不喝酒。我們就喝著果汁兒,邊吃邊聊著。

正吃著,忽然白玲看著我身後的方向。笑著說了一句,

「這麼巧?」

我沒明白她的意思。順著她的目光回頭看了一眼,就見幾個人走進大廳。他們有男有『女』,而其中的兩個人,我不但認識,還很熟悉。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是胖導演。他『肥』胖的身子,在人群中異常的顯眼。最讓我沒想到的是,跟在他身邊的『女』人,竟然是秦沫。我沒想到秦沫居然會和胖導演一起出來吃飯。

胖導演和秦沫也看到了我和白玲。兩人就朝我們這桌走了過來。一到桌旁,胖導演就眯著小眼睛,笑呵呵的對白玲說,

「玲子,這麼巧?這位是阿姨吧?」

白玲笑著點了點頭。她給眾人做了介紹。

白玲一說完,胖導演就拍著我的肩膀,笑眯眯的說,

「卓助理,你這一天可夠忙的。那面有個漂亮的『女』老闆,這面還要陪著玲子。感情你這是鑽進美『女』圈,好事都圍著你礙…」

胖導演順口胡說著。我也沒搭理他,和秦沫聊了幾句。秦沫告訴我,胖導演找她還想再拍個網路小片,今天吃飯就是特意談這事的。

閑說了幾句,胖導演這才又對白玲說,

「玲子,你們隨便吃,隨便點。今天這單,胖哥給你們買了。就當給阿姨接風……」

白玲也不客氣,她笑著沖胖導演點著頭,

「那就謝謝胖導了……」

本來應該是我請的一頓飯,沒想到被胖導演請了。這樣也好,省錢了,本來我最近就財政緊張。

這頓飯快吃完時,白玲媽媽的電話忽然響了。她接了起來,也不知道對方說什麼。就聽她笑哈哈的說道,

「我在和我『女』兒,還有她男朋友吃飯。吃完飯就過去找你,今天咱們可以打通宵……」

一聽白玲媽媽居然說我是白玲的男朋友。我就顯得有些尷尬。而白玲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電話一放,白玲就不滿的沖她媽媽說,

「媽,我和卓越是普通朋友,不是男『女』朋友。你怎麼能這麼和你朋友說呢?」

白玲媽媽一撇嘴,她略帶不屑的說,

「這麼說怎麼了?反正你對卓越也有好感,他對你也不錯。你們還都單身,在一起不正合適嗎?」

白玲還想辯解。但她媽媽根本不給她機會,立刻又說道,

「好了,快吃吧。吃完送我去打牌,我和幾個老朋友約好了,今天晚上打通宵……」

白玲沖我無奈的笑了下。我也苦笑了下,可也沒辦法和她媽媽解釋。我今天本就是以白玲暗戀的男生身份出現的。

吃過飯,我本想打車先走。但白玲不同意,她說先送她媽媽,然後再送我。正好順路。我只好跟著上了車,她媽媽卻偏要我坐副駕。她坐後座。

她們約好的地方是一間茶室。到地方時,白玲媽媽剛下車。茶室裡面就出來一個『女』人,她一邊快步走著,一邊對白玲媽媽笑呵呵的說著,

「尹華,你可算回國了。你是不知道,你出國這段時間。我們經常是三缺一,都要想死我們了……」

說著,這『女』人就給白玲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

而我看著這一幕,卻有一種墜入冰窟的感覺。

白玲在看著窗外,她小聲的說,

「我媽她們這幾個牌友,以前就天天在一起玩。可我還一個都不認識呢……」

白玲的話我充耳不聞。我下意識的向後靠著,生怕對方看到我。我現在最想的是,她們快點進茶室。我和白玲好馬上離開這個倒霉的地方。

可惜的是,事與願違。白玲媽媽敲著車窗,沖白玲和我喊道,

「玲玲,你和小卓下來。我給你們介紹下……」

白玲媽媽一說完,她身邊的『女』人,把目光投向了車裡。

那一瞬間,我和她四目相對,我的表情滿是尷尬,而她的表情卻是震驚。

我知道,躲是躲不過去了。打開車『門』,我和白玲下了車。白玲媽媽介紹說,

「孔藍,這是我『女』兒白玲。這是她男朋友,卓越……」

好久未見。孔姨還是從前的老樣子,和以前最大的區別,就是她一臉的震驚。似乎她現在看到的不是我,而是什麼怪獸一樣。

我急忙解釋說,

「孔姨,你聽我說……」

話還沒說完,孔姨就冷笑一聲。她打斷我的話,看著白玲媽媽說,

「哎呦,你這『女』婿不錯嘛。長的帥氣,又斯斯文文的。可真不錯,什麼時候結婚啊?我可是要去吃喜糖的……」

白玲媽媽根本沒聽出孔姨言語間的嘲諷。她仍舊在一旁說著。

我急忙說道,

「孔姨,事情不是……」

「孔姨?誰是你孔姨?我認識你是誰啊?你和我套什麼近乎?」

孔姨的話一句接著一句。她是真急了,一說完,也不看我,轉身就回了茶室。

而白玲媽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急忙追上去,嘴裡問著,

「孔藍,你怎麼了?怎麼說著說著還急了?」

我雙手在頭上用力的『揉』搓幾下。這是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這種感覺很糟糕。我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這樣,本來以為幫白玲一個忙。可卻偏偏遇到了孔姨!最讓我尷尬的是,孔姨根本不給我機會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