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二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進『門』,就見除了卡琳、蔡文靜、韓冬這些總監級別以上的人之外,汪濤和策劃部的幾個『精』英也都在。strong.la/strong一看這架勢,我就猜到這次會議,一定是和cb有關。

果然,眾人坐到休息區。安然拿著筆記本,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她看著眾人說,

「先通報大家一個好消息。昨天晚上,我和cb的中國區總裁米洛先生再次通話。cb對這次的網路宣傳很滿意。他邀請我們團隊去北京。想就奧藍與cb的合作,再詳細的談一次。不出意外,這次談判結束,我們將和cb正式簽約。這也就意味著,cb在大陸市場所有的廣告營銷,都將由我們奧藍負責……」

安然話音一落。眾人都興奮的互相議論著。誰都知道安然這話意味著什麼,只要和cb正式簽約。從此以後,奧藍就能徹底的擺脫困境,重新回到當初的輝煌。

眾人議論了一會兒,安然才又繼續說著,

「這次去北京的人選,我初步定了下。除了汪濤的策劃小組之外,還有韓冬總裁,卡琳總監,和卓越助理1

我聽著,心裡又是一陣興奮。一直以來,我都想和安然一起出差。可惜,前兩次她都沒帶著我。這次終於是如願以償。能和她一起去北京了。

安然說著,她看了我一眼,

「這次的談判,總負責人是我。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具體的執行人,是卓越。一旦簽約完成之後,cb的所有廣告業務,將由卓越作為總負責人,做具體的實施1

對於安然對我委以重任,眾人也並不顯得意外。畢竟這次網路廣告片,就是由我牽頭完成的。內容和效果大家都有目共睹。

安然說完,她轉頭看著韓冬,再次叮囑說,

「韓總!這次去北京,你不用參與談判。就負責央視的渠道。昨天我和cb的總裁米洛先生聊電話時,他特意提到,必須要在央視的平台做廣告。對於中國市場來說,只要在央視做了廣告,才能得到消費者的認可……」

安然這個說的特別對。畢竟央視的覆蓋面大,另外它屬於中國最權威,也是最官方的電視平台。老百姓別的可以不認,但對於央視還是特別認可的。

一切安排完之後。安然又告訴眾人說,

「陸雪已經給各位定了機票,大家要是沒別的事,就分頭準備吧。明早九點的飛機,千萬別遲到……」

一散會,我又故意磨蹭到最後。辦公室里就剩下我和安然時,我才問她說,

「安然,叔叔的情況怎麼樣了?該準備手術了吧?」

這兩天和安然在一起的時間少,她只是告訴我,醫院那面從國外請了專家。專家一到,就要進行手術。

一提她父親,安然的眉頭又皺了起來。她微微嘆息一聲,帶著倦意說,

「應該就是這幾天。可惜,我要去北京。不能在醫院陪著他……」

說著,安然的臉上又浮現出一副落寞的神情。我剛想安慰她幾句,安然又自嘲的說道,

「我就是留在醫院,估計也要被人趕出來。反倒不如去北京了呢……」

我知道安然指的還是他父親的新妻子。不過我越來越好奇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能這麼刁蠻,居然連安然想見見自己的父親,她都要從中作梗。

我正想著,安然忽然又對我說,

「卓越,走之前,我本打算去看看艾嘉的。可今天下午我有事,走不開。你去看看艾嘉吧。這幾天這麼忙,一直沒和她聯繫。也不知道她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

安然心地善良,加上她又特別認可艾嘉。對艾嘉的情況,她就一直念念不忘。

下午下班時,我給林宥打了電話。讓他陪我一起去。我之所以拉著他,是因為這幾天他和鄒占強在生氣。我想把他拽去,也趁機讓兩人和好。

林宥開始還不肯,架不住我軟磨硬泡。他最終還是答應我了。

他打車到公司來接的我。一上車,林宥就回頭看著我問,

「卓越,我告訴你。一會兒占強要是還那副德行,我可當面就『抽』他了。到時候你別拉著我……」

我呵呵笑下。他倆掐了好幾年,也沒見什麼時候真動過手。我笑著點頭說,

「行,打住院才好呢。反正我明天走了,去北京出差,完全可以做到眼不見為凈……」

林宥好奇的看了我一眼,

「去北京?」

我點頭,笑著逗他,

「嗯,用不用我替你看看你父母啊?告訴他們你創業了,現在開了一間只賣兩種『花』的『花』店……」

林宥馬上搖頭,

「你快停吧!他們要是知道,估計能趕來把我店拆了……」

我笑了下,在林宥的眼裡,他父母完全就是一副暴君的模樣。

林宥說著,他回頭看了我一眼,又說道,

「對了,卓越。你去北京看看我表姐吧,讓她別整天就知道工作。多替我照顧下我父母……」

我搖頭,

「不管,你自己給她打電話說多好……」

林宥瞪著我,

「我打電話她說的也是和我父母一樣的。都是讓我回去、回去!一會兒我把她的地址和電話發給你,你要是不去。我就告訴安然,說你和陳嵐現在死灰復燃……」

林宥居然開始威脅我了。不過這天底下,還真沒有林宥不敢幹的事。況且我也只是和他開玩笑而已,就答應他去北京,一定會替他看他表姐的。

到了鄒占強家『門』口。敲了半天『門』,艾嘉才磨磨蹭蹭的把『門』打開了。一見是我倆,艾嘉先是楞了下,但還是馬上把我們讓了進去。

幾天沒見,艾嘉的狀態似乎並不太好。她臉『色』依舊蒼白,走起路來,也特別緩慢。整個人還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占強沒在家?」

這個時間,鄒占強應該下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