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了好半天,我還是把電話打了過去。mianhuatang.la不知道為什麼,那一瞬間,我心裡竟然有些緊張。我生怕安然告訴我,她正和遲東方在一起吃午餐。

不過我想的這一切都沒有發生,因為安然電話沒打通,關機!

沒辦法,我只好給她發了一條簡訊,告訴她開機回話。在酒店等了好一會兒,也沒等到安然的電話。我就決定趁這段時間。去找林宥的表姐,先把林宥『交』待的事情辦了。

按照林宥給我的號碼,我先給對方去了電話。電話一通,就聽對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急忙自我介紹說,

「你好,是林宥的表姐,喬巧『女』士吧?我是林宥的好朋友,我叫卓越。請問您有時間嗎?我想和您見一面,林宥有些話想讓我轉達……」

我說了一通,可話音剛落,就聽對面的『女』人,用一種毫無感情的語調回答說,

「你好!我是喬總裁的助理。喬總現在正忙。您剛才的話我會轉達她,至於喬總什麼時候有時間見您。您等我的電話通知吧……」

我答應一聲,本想再問兩句。可對方根本不給我機會,直接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我不由的一陣苦笑。這林宥的表姐也太拽了吧。我是受林宥囑託,見她一面而已。可現在連她的聲音都沒聽到,也不知道她是個什麼級別的人物。mianhuatang.la見個面,還需要預約。

肚子有些餓,我就去酒店的餐廳胡『亂』吃了一口。剛剛吃過飯,林宥表姐的助理就給我回了電話。一接起來,就聽林宥表姐的助理機械的說道,

「您好,卓先生。剛剛您的話我已經轉達了喬總。喬總在兩點十五分,到兩點三十之間沒有安排。她這個時間可以見您……」

因為沒聯繫上安然,我心裡始終有些鬱悶。加上林宥這表姐又是這麼個態度。這讓我的心情更加糟糕。

我呵呵笑下,故意嘲諷說,

「你們喬總還真是忙!我只是替他弟弟看看她,轉達幾句話而已。如果她要是真沒時間,也就算了。我讓她弟弟直接給她打電話吧……」

在我認識的人中,林宥已經夠拽的了。可他這表姐好像比他還要嚴重數倍。

我的嘲諷,對方根本沒在意。就聽對方又說道,

「卓先生!喬總今天下午的空閑時間只有這些。請問您是否能準時來?如果不能的話,我會通知喬總。取消下午的會面……」

我冷笑一聲。很想直接拒絕對方。可已經答應了林宥,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我也只能委屈自己,去見他這個高傲的表姐了。

林宥表姐的公司,是一家投資公司。就在京城赫赫有名的金融街。這裡聚集了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金融監管部『門』,及眾多國內外大型金融機構和國企總部。幾乎所有有關中國金融的重大決策都在這裡醞釀、討論和最終形成。公司能開在這裡,林宥的表姐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打車到了金融街,按照林宥給我的地址。我進了林宥表姐公司的寫字樓。

工作這麼久,我自認為我也算是見過一些世面的。可一進林宥表姐的公司。我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驚到了。

倒不是因為他們這裡的裝修有多奢華,多時尚。而是這裡每一個人,幾乎都是一個表情。不苟言笑,行『色』匆匆。給人一種高壓之下,異常忙碌的感覺。看著這些金融界的『精』英們,我反倒覺得他們的生活太過死板和單調。

和我通話的助理,到前台接的我。她本是一個漂亮的『女』孩兒,但臉上卻沒有青『春』的風采,反倒只有一種機械的微笑。

她把我帶到一間小會議室。給我倒了杯咖啡后,接著看了下手錶,告訴我說,

「卓先生,九分鐘后,喬總會過來見您的。麻煩您先等一下吧……」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我不敢想象,他們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工作和生活。居然能把時間『精』確到每一分鐘。

助理一走,我便隨意的看著這間小會議室。裝修高端而又時尚,歐美風格。倒是和他們雷厲風行的公司文化很匹配。

看了好一會兒,忽然會議室的『門』推開了。一回頭,就見一位二十**歲的『女』人推『門』進來。不出意料,她應該就是林宥的表姐,喬巧。

按我之前的想象,我覺得喬巧應該是那種小巧玲瓏的職鈔女』『性』。可眼前的這位美『女』,卻和我的想象大相徑庭。

她的穿著簡單而又大方。白『色』襯衫,袖口挽了起來。白皙的小臂『露』在外面。下身是一條藍『色』西『褲』。腳上穿著一雙尖頭高跟鞋。給人一種簡單而又幹練的感覺。

一頭長發隨意的盤了起來,畫著『精』致的淡妝。最讓我意外的是,她全身上下,除了那塊百達翡麗的腕錶之外,再沒有任何的飾物。

身處廣告行業,我也算是見過各種美『女』。優雅的,『性』感的,幹練的都有。可眼前的喬巧,卻給了我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從她一進『門』,我就能清楚的感覺到她身上有一種強大的氣常這種氣場會讓我覺得有些壓抑。我猜,這可能是和她在工作中的強勢有很大關係。

我站了起來,喬巧主動和我握了手。她的手很柔軟,微微有些涼。她率先開口說,

「你好,卓越!我叫喬巧,常聽表弟說起過你。我知道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我不禁有些楞了。和她見面,我連一句寒暄的話都還沒等說呢。她就要主動發問了。這種風格,讓我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要知道,我還是她表弟的好朋友,這要是對平常的下屬,她說不定會是怎樣的強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