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三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三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三十二章

見她直截了當,我也沒多說。mianhuatang.la。wщw.更新好快。沖她微微點頭說,

「好,您問吧……」

喬巧說話的語速很快,口氣也有些強硬。彷彿我並不是她弟弟的朋友,而是她的下屬,或是客戶。

「林宥的『花』店生意如何?」

我微微搖搖頭,

「開業那一陣子還可以,現在一般1

我如實的回答著。

喬巧點了點頭,她又問,

「據我所知,林宥開這間『花』店。好像管您借了錢,有這回事吧?」

我點了點頭。在喬巧這種成功人士眼裡,十萬塊錢不過是小菜一碟。我猜,她一定能替林宥還這個錢。這樣也好,至少我不用像現在這麼拮据了。

喬巧見我點頭,她看著我,忽然又說,

「卓越,你作為林宥最好的朋友。明知道他開了一個穩賠不賺的店鋪,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還要借他錢?而不是勸他打消這個念頭?」

我完全傻了!這哪兒跟哪兒啊?她不但沒有還錢的打算,居然還質問我為什麼要借林宥錢?喬巧的霸道,有些不講道理了。

喬巧的口氣很不友善。我冷笑下,抬頭看著她,反問她說,

「可據我所知,您好像也給他拿了幾十萬。您作為他的表姐,不也一樣沒勸他嗎?」

面對著我的嘲諷和反駁,喬巧面不改『色』。她看著我,繼續說著,

「我之所以給他拿錢,是他答應我,只要『花』店經營不下去。他就會回北京。而你借錢給他,他就可以用這筆錢,在你們的城市中堅守更長時間。我們的目標不同,所以你的反問也不成立1

理『性』、幹練、思維方式很特別,同時又很強勢,這是我現在對喬巧的評價。

我還沒等說話,喬巧又說,

「我還想問你一個問題。你作為林宥眼裡最好的朋友,你覺得他是回到北京有發展。還是在你們的城市繼續這麼『浪』『盪』下去更好呢?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和他探討過這個問題?你對你的這個朋友,是不是真的關心過?勸他回北京呢?」

我被喬巧的一連串的問題問的心裡更加鬱悶。連我沒有勸林宥回北京,都成了她對我質問的理由之一。可這一切,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喬巧居然把不滿,全都發泄到我的身上。

我沒立刻回答她。而是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接著,抬頭看著喬巧,我也同樣面無表情的說道,

「喬總,從我們兩人見面到現在,一共是九分鐘。這九分鐘里,您一共問了我八個問題。但好像我每一個答案,都讓您不太滿意。所以,接下來,我不準備再回答您的問題了。這次來北京見您,完全是林宥的託付。他主要讓我告訴您兩件事。第一,他希望您不要太勞累於工作,多關注下個人的生活與健康。當然,他的原話很難聽。他說你要是再這麼忙碌,這麼拚命的工作。以後該沒有男人敢要你了……」

當時林宥和我說他表姐很強勢,我還沒當一回事。今天一見,我才算見識到了。

我把林宥的原話說出來,本是想打擊下喬巧的囂張氣焰。可這話似乎對喬巧沒有起到半點作用,她依舊是目光平淡,面不改『色』的看著我。

我繼續說著,

「第二,他讓我告訴您,希望您有時間多去探望下他父母。他離家遠,現在也不打算回來。所以,就麻煩你了……」

提到父母,喬巧的表情才稍稍緩和一下。她剛要說話,我馬上搶先說,

「喬總,林宥囑咐我帶的話,我已經帶到了。知道喬總忙,我也不敢耽擱喬總寶貴的時間。我還得感謝喬總百忙之中『抽』出十五分鐘見我。可喬總或許不知道,為了和您見面的這十五分鐘。我連來回打車,再加等候,一共可是『浪』費了兩個多小時。當然,我們的時間不值錢。喬總才是分秒必爭,分秒千金……」

說著,我又看了下時間,接著沖喬巧說道,

「十五分鐘到了,我也該走了。喬總您忙吧……」

我連嘲諷,帶挖苦,把我所有的怨氣全都發泄了出來。

之前喬巧還是面『色』如水,但我一說完。她有些楞了。見我站起來,她也跟著站了起來。微微皺了下眉頭,又說道,

「卓越,你稍等!我想能不能再和你聊一會兒?」

喬巧的口氣已經緩和了。但我還沒痛快,我看著她,聳著肩膀說,

「不好意思,喬總。該說的話,我已經帶到了。雖然您給了我十五分鐘的時間,但對不起,我一分鐘的時間也不能給你。因為全世界,不只有你們這些總裁忙。我們普通的小百姓,也有自己的事情。好了,我該走了……」

說著,我頭也不回的出了小會議室。

我不仇富,但我討厭別人因財富和地位,就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彷彿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對於這樣的人,我一向都是敬而遠之。

出了寫字樓,看著外面『陰』霾的天氣,但我的心情也比剛才在會議室里舒暢。剛要往前走,就聽身後有人喊我說,

「卓先生,您等一下……」

一回頭,就見剛剛接我上去的那個小助理呼哧帶喘的跑了過來。一到我身邊,她立刻微笑著說,

「卓先生,喬總特意安排了司機,送您回酒店。車馬上過來,您稍等一下吧……」

小助理的微笑比之前真誠多了。但我不知道喬巧是被我那番話說的有些愧疚,還是另有別的想法。不過這些和我都無關了。

我從兜里『摸』出兩枚硬幣,沖著小助理晃悠一下,微笑著說,

「謝謝!還是公『交』坐著舒坦……」

我的拒絕,小助理似乎並不意外,她又問我說,

「卓先生,既然您不需要車。那我能知道您住哪個酒店嗎?」

我奇怪的看著她。不知道她這麼問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