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三十三章

小助理見我不說話,她略帶尷尬的說,

「卓先生,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助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如果您方便的話,麻煩您把酒店名字告訴我吧,這樣我回去也好『交』差……」

看來是喬巧讓她問的。看著一臉為難的小助理,能感覺到,她很怕喬巧。我笑了下,也沒為難她,把酒店名字告訴了她。畢竟我不滿的是喬巧,和她的助理無關。

回去的路上,我給林宥發了一條微信,上面只有兩個字:

「八婆1

微信剛剛發送不一會兒,林宥就給我回了電話。一接起來,就聽林宥哈哈大笑著問我,

「卓越,見到我表姐了?」

這傢伙倒是很了解他表姐。知道我那兩字是說喬巧的。

我把我的不滿都沖林宥發泄著,

「林宥,你家人怎麼都一個德行?拽的不得了!我告訴你,你『交』代的事情我說完了。以後這種爛事,不許找我1

林宥還是哈哈大笑,

「卓越,其實我表姐那人『挺』好的。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她除了太要強之外,沒別的什麼『毛』玻她心底還特善良……」

林宥嗦嗦的說個沒完。我馬上打斷他,

「你停!她是什麼樣的人和我無關,反正我以後也沒打算要見她。不和你嗦了,我坐車呢……」

我也不聽林宥再嗦,直接掛斷了電話。

回到酒店,已經快四點了。安然依舊沒給我回電話。去了陸雪房間,陸雪告訴我,安然還沒回來。她也不知道,安然到底去了哪兒。

我的心情變得更加焦躁。這已經一下午了,安然也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電話居然還是關機的。其實如果是平時,我或許還沒這麼著急。最主要的是,卡琳告訴我,遲東方也在北京。

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本打算休息一會兒。可煩躁的情緒越來越重,我根本就靜不下來。想了下,我決定去找卡琳。或許她有辦法知道安然現在在哪兒。卡琳沒在房間,她去了酒店的游泳館。我便去游泳館找她。

這游泳館很高檔,玻璃幕牆圍繞著湛藍的泳池,四周還種植著各種熱帶植物。游泳池邊擺放著一排整齊舒適的沙灘椅。

卡琳正穿著比基尼,在水裡歡快的暢遊著。她的身材本來就好,加上她只穿了件短小的比基尼。游泳館內男人火辣的目光,就都集中在她身上。

卡琳也不在意這些,看她的人越多,她反倒玩的更加起勁。見我進來,她站在水裡,沖我千嬌百媚的喊著,

「卓越,快去換泳裝,陪我游一會兒……」

我急忙沖她擺了擺手,

「卡琳,你先上來下,我有話和你說……」

卡琳這才在眾人的注視下,搖曳生姿的走了上來。

披著浴巾,卡琳一邊喝著果汁兒,一邊問我說,

「怎麼了?有事?」

我有些尷尬的看著卡琳,小聲的說,

「卡琳,你知道遲東方現在在哪兒嗎?」

卡琳斜睨我一眼,她咯咯笑了,

「你是想找遲東方,還是找安總?」

我略微有些尷尬,但還是問她說,

「難道他們兩個真在一起?」

卡琳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躺在沙灘椅上,盯著遠處說,

「原來卓越你也這麼小心眼啊!你不就是擔心安總和遲東方在一起嗎?不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安總沒和遲東方在一起,這回你放心了吧?」

卡琳的話不像是開玩笑。但我還是有些好奇,追問她,

「你怎麼知道?」

卡琳嘴一撇,白了我一眼,有些嫉妒的說,

「因為下午時,遲東方給我打過電話。他也在找安總。可惜,沒聯繫上。你們這些男人,都把我當成你們的中轉站了,真沒勁1

卡琳的話,讓我心裡踏實很多。但我還是有些奇怪,安然這一下午的時間,她到底去了哪兒呢?怎麼連個招呼也沒打。

見我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卡琳略帶不屑的說,

「放心吧!你的安總不會有事的。她也不是三歲孩子,走到哪兒還都需要別人的照顧……」

我也沒在意卡琳的揶揄。雖然在卡琳這裡沒什麼收穫,但最少知道了,安然並沒和遲東方在一起。這讓我心裡多少踏實些。

我和卡琳打了招呼,準備回到房間躺一會兒。卡琳見我問完就走,她故意在我身後喊著,

「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用到我了想起來了,用完就走。都什麼人呢1

我也沒理她。

回到房間,我在『床』上躺了一會兒。不知什麼時候,『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惚間,就聽外面有『門』鈴的聲音。睜開眼,見外面已經天黑了。『門』鈴聲繼續響著,我這才爬起來去開『門』。

『門』一開,一股『混』雜著香氣和酒氣的味道撲面而來。而『門』口,安然正一臉微笑的看著我。她的臉『色』緋紅,眼角含情,一看就是喝了酒。

還沒等說話,安然就嬌嗔的看著我說,

「怎麼開『門』這麼慢?不會是房間里有客人吧?」

說著,她推開我,直接走了進來。

我跟在安然後面,『揉』著蓬鬆的『亂』發,不滿的問她,

「安然,這一下午你去哪兒了?電話怎麼還關機?你走怎麼也不告訴我一下?你不知道我很擔心你嗎?」

安然忽然站住了,她轉頭看著我。笑著問,

「卓越,你這麼多問題,讓我先回答你哪一個?」

我瞪了她一眼,坐到沙發上,拿起一支煙。還沒等點著。安然忽然過去拿起打火機,「啪」的一下,幫我把火機打著了。

「看在你這麼著急的份上,我親自給你點支煙,安慰安慰你……」

說著,安然『花』枝『亂』顫的笑了起來。能看得出來,安然沒少喝。此時的她,帶著幾分醉意。和平常比起來,更多了幾分妖嬈的嫵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