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章

我就這麼傻傻的坐在沙發上,一支一支的『抽』著煙,甚至忘記了時間。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直到外面傳來敲『門』聲,我這才急忙的站了起來。看了下窗外,不知什麼時候,外面竟然天黑了。我以為敲『門』的會是安然,便快步到了『門』口。

一開『門』,我頓時失望了。就見卡琳一臉媚笑的站在『門』口,見我『露』出失望的神『色』,她微微冷笑,

「怎麼?見到是我,不高興了?」

我苦笑了下。把她讓進房間。

一進『門』,卡琳就皺著眉頭,不滿的說道,

「卓越,你『抽』了多少煙?想把自己『抽』死啊?」

說著,她去打開了窗戶。

窗戶一開,一股寒流立刻鑽了進來。我不禁打了個寒顫。

卡琳這麼說我,但她卻點了支煙。『抽』了一口后,她把煙朝我的方向緩緩吐了過來。接著,用她那特有的妖嬈聲音說,

「怎麼,還鬱悶呢?」

我也點了支煙,苦笑著說,

「有什麼好鬱悶的,公司也不是我的……」

我的是氣話。卡琳自然也能聽出來,她看著我說,

「卓越,其實我承認你今天說的有道理。可我剛剛回去也認真想了下,我覺得安總說的也很有道理。你看啊,cb對我們奧藍本身就不是特別信任,總覺得我們規模不夠。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所以,他們第一筆款項比例很低。他們這麼做,其實也是給自己降低風險……」

卡琳說的這些,其實我也考慮到了。可我們不能因為cb降低了他們的風險,就把風險全壓在奧藍身上埃我長出了口氣,皺著眉頭說,

「我也說不好!但我總覺得這事有些不對……」

卡琳呵呵笑了。她看著我問,

「難不成你還懷疑cb是騙子?那他們想騙什麼?他們無緣無故『花』個幾百萬,就為了騙我們給他們做廣告?」

卡琳邊說,邊嘲笑的看著我。接著又補充說,

「cb的背後可是ds珠寶。那可是國際知名的奢侈品牌。所以你沒必要懷疑他們的動機,還是安心幫安總把這次的廣告做好吧,這才是最重要的……」

不得不承認,卡琳的話說的我有些動搖了。但我還是嘆息一聲,慢慢的說著,

「卡琳,其實我之所以不同意,還有一個原因。奧藍好不容易拿下青姿華北區的單子,可以說也算是走出了困境。但現在這步似乎賣的太大了。奧藍現在禁不起任何的風吹草動,這單一旦出現問題,奧藍恐怕就萬劫不復了……」

卡琳也感嘆著點了點頭。她把煙頭掐滅,贊同著說,

「你說的我都同意。可奧藍要想重現當初的輝煌,就必須賭這把。成了,奧藍風光重現。敗了,可能就像你說的那樣,從此萬劫不復!如果我是安總,這局我也會賭的。畢竟現在廣告業競爭越來越『激』烈,這樣的機會太少了。況且這裡的風險還沒有你說的那麼大……」

卡琳的話讓我陷入沉默。我在想,如果公司是我的,我會賭這局嗎?看著牌面,似乎勝率應該在百分之七十以上。但一旦輸了,就是傾家『盪』產。我想了下,或許我不會賭這局。

見我不說話,卡琳再次說道,

「算啦,別想那麼多了。去找安總聊聊,把你的想法和她說說。你們總不至於因為這事,一直慪氣吧?」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卡琳倒是『挺』善解人意。

又和卡琳閑聊了幾句,她便回去了。

想了下,或許卡琳說的對。我應該和安然再談談,最好能就這個問題達成一致。

出『門』去了安然的房間,可摁了半天的『門』鈴也沒人開。安然之前告訴我,她下午要出去,難道她一直沒回來?

我不免有些擔心,想了下。覺得給陸雪打個電話,或許她應該和安然在一起。

電話響了好半天,陸雪才接了電話。她說話似乎不太方便,輕聲問我,

「卓越,我和安總在一起呢。你有什麼事嗎?」

和安然在一起,陸雪也沒必要這麼小心翼翼。我馬上問她,

「你們在哪兒?和誰在一起了?」

陸雪再次低聲說,

「安總越了cb的幾個高層吃飯。要不要把電話給安總?」

看來是我把談判攪局,安然又重新和對方聯繫。

忽然我的心情變得更加煩躁,想了下,我直接說道,

「算了,不用了!對了,讓她少喝點酒。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我電話二十四小時開機……」

陸雪答應一聲,便掛斷電話,我心裡又是一陣失落。一時間,我也難分辨出我今天做的到底是對是錯。但我知道,我的出發點就是為了奧藍好。奧藍現在真的禁不起風吹草動了!

在外面胡『亂』的吃了一口。我便回到房間,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瞄著手機。眼看著就要到半夜了,可安然那面好像沒有一點動靜。也不知道她回沒回來。

我實在忍不住,又給陸雪發了信息,問她回來了嗎?

信息發過去好半天,陸雪才給我回。但一看這信息,我的心情變得更加糟糕。

「cb總裁米洛有點喝多了,他請唱歌。現在沒辦法走……」

我立刻給陸雪回復:

「那安然呢?她也喝多了嗎?」

「安總還好,『挺』清醒的。放心吧,這裡有我呢,不會有事的1

陸雪雖然這麼說,但我的一顆心還是懸在半空。我甚至想問他們在哪兒,我直接過去。可一想,如果我現在出現。恐怕安然辛辛苦苦重新和cb聯絡的感情,又被我破壞了。

這一晚,我基本是在提心弔膽中度過的。到了兩點多,陸雪又給我發了信息。她告訴我,她們已經回來了。她送安然回房,安然已經休息了。

我心裡這才踏實一些,簡單洗漱了下,便上『床』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