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一章

這一覺我睡的很不踏實。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始終都在稀里糊塗的做著夢。在夢裡,我依舊和安然爭吵著。當我睜開眼睛時,外面早已大亮。『摸』起手機,看了下時間。居然已經九點多了。

躺在『床』上,想著晚上的夢。都說夢是反的,夢裡吵架,那就是預示著我和安然應該是什麼問題都沒有。

想到這裡,我立刻起『床』。洗漱之後,我決定先去安然房間看看。她昨晚喝了不少酒,估計這個時間應該還沒起來。

到了房間『門』口,摁了好半天的『門』鈴,也沒人開『門』。我有些奇怪,掏出手機,給陸雪打了電話。響了沒幾聲,陸雪不但沒接,她居然把我電話掛了。

我更加奇怪,就朝著陸雪的房間走去。還沒等到『門』口,手機進來條簡訊。是陸雪發來的,點開一看,就見上面寫著:

「卓越,我們現在cb公司,馬上就要開會了。」

我一下楞了。獃獃的看著信息,一時間竟沒明白她的意思。我馬上回她:

「就你和安然?」

信息發過去好一會兒。陸雪才給我回了個信息,能感覺到,陸雪有些猶豫。她似乎不太想和我說這些。

「卓越,你別多想。除了你之外,來京的同事都在。安總也是不想再出意外,所以沒叫你來參加這個會議……」

看著這條信息,我心裡五味雜陳。strong.la/strong所有人都去了cb,但唯獨沒有我。在cb的這件事上。安然已經徹底把我放棄了。

一種失落的情緒在我心裡蔓延著。慢慢的,我竟有些憤怒。我不明白安然為什麼要這麼做,就算是我之前的說法不對,可我畢竟也是為奧藍和她好。可她居然就這麼把我一人扔在酒店。

但我還有些不死心,再次問陸雪,

「今天是要簽約嗎?」

過了一會兒,陸雪給我回復了一條較長的信息。

「嗯!不出意外,今天應該簽約!卓越,其實我也覺得這件事你想的太多了。cb是一家很有實力的國際公司。只是他們對奧藍的實力有些不太信任,所有才會選擇這麼低的支付比例。你應該理解安總,她畢竟想帶著奧藍,早點脫離困境的……」

我哭笑不得的看著陸雪發來的信息。我當然理解安然,可誰又能理解我呢?

回到房間,我坐在沙發上,悶頭『抽』著煙。為了這個單子,安然竟選擇把我丟下。她的這種處理方式,讓我根本就不能接受。

我盡量的讓自己冷靜著。我重新審視我和安然的關係,雖然我們的感情日益增進。但我們在工作上的分歧,已經成了我們感情中最大的障礙。辭職的念頭再一次的浮現在我的腦海里。看來,我真得和安然好好聊聊了。

我就這麼胡『亂』的想著。忽然,簡訊的提示音響了。我以為是陸雪發來的,急忙拿起看了下。但屏幕上卻顯示著陳嵐的名字。

我微微楞了下,我沒想到陳嵐居然會給我發信息。點開一看,就見上面寫著:

「卓越,李教授的電話被我搞丟了。你不忙的時候,能把他的電話給我發過來嗎?」

那天晚上和林宥聊天。他告訴我,陳嵐在北京。於是,我發完電話號碼之後,又補充了一句:

「陳嵐,你還在北京?」

好一會兒,陳嵐才回了一個「嗯」字。

我又回了句:

「我也在……」

陳嵐回的還是一個字:

「哦」

我心情本來就不好,加上陳嵐這種敷衍的態度,讓我心裡更加的不痛快。我剛想把手機扔到一邊,又進來條信息,還是陳嵐,她問我:

「你來出差嗎?」

我回她:

「嗯,你呢?」

「我也是1

我又問,

「你現在哪兒?」

「盛鑫酒店」

看著這條信息,我不禁笑了。

有些時候,我們不得不感嘆生活的奇妙。我和陳嵐,在省城都很少偶遇。可在北京,她所住的酒店,居然就在我們這條街上。

「要是沒事,中午一起吃個飯吧……」

安然他們去簽約了。而我像一個孤魂野鬼一樣留守酒店,到現在還顆米未進。加上我也有些好奇陳嵐為什麼會在北京這麼久,所以想約她見一面。

陳嵐似乎在猶豫,好半天,她才給我回了信息,

「好,我在酒店等你,到了給我打電話吧……」

收拾下,我直接出『門』。步行去了陳嵐所在的酒店。給她打了電話,沒多一會兒,就見陳嵐從酒店『門』口出來了。

好久未見,陳嵐美麗依舊。即使穿著略微厚重的風衣,也遮蓋不住她窈窕的身材。只是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眼圈也有些紅血絲,一看就是沒休息好的緣故。

一到我身前,陳嵐沖我微微笑了下。問我說,

「你今天不用工作嗎?這麼就出來了,安總不找你?」

我苦笑下。我總不能告訴陳嵐,安然把我自己扔下,他們去開會了。我只好撒謊說,

「昨天剛開過會,今天沒事了!想吃什麼?」

「隨便,你定吧1

我笑了。以前和陳嵐一起在外面吃飯,她也是總讓我定。可我每說一個,她都會不同意。最後決定的,其實還是她。

「火鍋,可以嗎?」

我試探著問陳嵐。沒想到陳嵐和從前不一樣了,她點了點頭,

「好啊,就火鍋吧1

陳嵐的痛快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在我的心裡,她還是那個要經過七選八選之後才能下決定的陳嵐。而現在,她變了。或許,我也變了,只是我沒發現而已。

中國所有火鍋的知名品牌在北京都能找到。但一般外地人來京,都愛去東來順,畢竟年代久遠,歷史悠長。不過我卻帶著陳嵐去了老北京。據以前北京的同事說,只有老北京才能真正的吃出那種京味兒來。

熱氣騰騰的銅鍋,原汁原味的大碗兒茶,加上舞台上的京韻大鼓。還沒等吃,就能感受到老北京的悠閑與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