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二章

這樣的環境下,我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mianhuatang.la點完菜后,我又特意點了一瓶二鍋頭。和陳嵐邊吃邊聊著。喝了一口酒,一股濃郁的辣味讓我不禁的皺了下鼻子。

陳嵐看著我的樣子,她忍不住笑了下,

「不想喝就換啤酒吧……」

我也笑了。問陳嵐說,

「陳嵐,你這次出差,好像在北京呆了『挺』長時間吧?」

陳嵐不解的看了我一眼,她似乎有些奇怪,我怎麼會知道這件事。但她還是回答我說,

「嗯,公司有些事情要處理,不過也快回去了!你呢?和安總一起來的?」

和安然在一起,陳嵐是她必提的話題。而現在和陳嵐在一起,她似乎也對安然特別的關心。

我點了點頭,說道,

「嗯,還有其他幾個同事。來北京談個單子……」

陳嵐「哦」了一聲,她沒再多說。透過朦朧的水汽,我似乎能感覺到,陳嵐臉上的那抹落寞。

我一直以為我已經能從容的面對陳嵐了。可當看清她的表情時,我的心裡竟又是一陣酸楚。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感覺,陳嵐現在過的並不開心。

把杯里剩餘的酒一口喝乾,我接著酒意,直接問陳嵐說,

「陳嵐,你和周天成怎麼樣了?」

陳嵐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說道,

「『挺』好的!你和安總呢?」

很明顯,陳嵐並不想和我聊她與周天成。mianhuatang.la網她又把話題扯到我和安然身上了。我一邊倒著酒,一邊回答著,

「還是從前那樣,沒什麼變化……」

陳嵐聽我這麼一說,她把筷子放下。抬頭看著我,認真的說,

「卓越,你『性』格當中有個最大的弱點,就是太被動。雖然我不了解安總,但我不傻。我能看得出來,她對你很有好感。安然也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兒。你應該把握住機會的。你要知道,人這一輩子,能遇到一個自己真心喜歡的人,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稍不留神,她就會和你擦肩而過的。所以,卓越你一定要努力,知道嗎?」

我看著陳嵐,一絲酸楚從我心底涌了出來。她也知道這個道理,可她不知道嗎?這麼多年,她是我遇到的,第一個真心喜歡的『女』人。可我們不還一樣擦肩而過嗎?

我笑了,看著陳嵐,反問她,

「陳嵐,教自己的前男友怎麼追別的『女』人,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陳嵐微微一愣。她微微『挺』直了身子,看著我,反問說,

「想聽真話嗎?」

我點頭,

「當然1

陳嵐笑了下,慢悠悠的說,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說不上多好,但也不差。不過我真的很希望你能成功。因為這樣至少可以證明,我當年的選擇是對的,我的前男友是個很優秀的男人1

我再次苦笑。這完全就是一個荒誕的理論。但我不想和她辯解,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陳嵐也意識到我的情緒有些低落,她再次轉移話題,問我說,

「卓越,鄒占強總帶的那個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陳嵐一眼,不解的說道,

「什麼怎麼回事?他不是和艾嘉說了嗎?是他們公司總裁的孩子,那孩子粘人,喜歡跟著他……」

其實這件事鄒占強也『挺』難的。換成是我,公司老闆讓幫忙,我恐怕也沒辦法覺得。

陳嵐嘆了口氣,她微微搖頭說,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這兩天我和艾嘉聊微信,她告訴我,那孩子已經在她家住了兩晚了。艾嘉的『性』格你知道,這些她不是不能接受。只是現在艾嘉身體虛弱,實在沒『精』力照顧那孩子。有時候鄒占強把孩子扔給艾嘉,他還要出去應酬。艾嘉現在特別難。哎,你說他們兩個的生活,怎麼也變得一團糟糕呢……」

我微微皺了下眉頭。來北京之前,林宥因為這些事,已經和鄒占強急了一次。但看來效果並不好。

我無奈的端著酒杯,搖了搖頭。說實話,除了勸鄒占強,我也沒別的辦法。

見我不說話,陳嵐繼續說著,

「卓越,都我們都回去之後。把占強和艾嘉叫出來,大家一起吃頓飯,好好聊聊吧?」

我茫然的點了點頭。

我們五個是大學時最好的朋友,可現在似乎每個人的生活都不太如意。曾經的青『春』與夢想,在生活面前變得不堪一擊。

我和陳嵐在火鍋店裡整整呆了一個下午。我們聊了許多,但我們兩個似乎變得更加默契,幾乎不再提彼此之前的感情話題。聊的大都是林宥幾人的趣事。

從火鍋店出來時,我已經帶著幾分醉意。但還是打車先送了陳嵐,又一個人回了酒店。

即使喝過酒,但一進酒店,那種如同被拋棄的落寞,還是讓我的心裡變得空『盪』『盪』的。

回了房間,衣服也沒脫,我便倒在了『床』上。那一瞬間,我竟感覺有些天旋地轉。但我依然清醒的知道,我喝多了。

不知道此時安然在做什麼?是和cb的高管們舉杯慶祝,還是在和同事們研討著下一步的計劃。可無論做什麼,都已經和我無關了。

正昏昏沉沉之時,外面響起了『門』鈴的聲音。我努力的睜開眼睛,爬下『床』,晃晃『盪』『盪』的把『門』打開。一開『門』,一股熟悉的馨香撲面而來。而站在『門』口的,正是我剛剛還在想著的安然。

見我滿身酒氣,安然微微皺了下眉頭。她輕聲的問我說,

「喝酒了?」

「嗯1

我點了點頭,讓開身子,安然走進房間。

我努力的讓自己清醒,不想讓安然覺得我已經喝醉了。坐在沙發上,一邊沏茶,一邊點了支煙。安然始終沒坐下,她靠在衣櫃旁,歪頭看著我,再次問說,

「心情不好?」

倒茶的手微微顫抖了下。熱水一下倒在茶盤上。我笑了下,搖頭說,

「有什麼不好的?就是想喝點酒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