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三章

安然也能感覺到我口氣中的不快。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訪問:.。她微微一笑,又問我,

「一個人喝的?」

安然的問題讓我楞了下。但我不想騙她,還是實話實說,

「和陳嵐1

安然有些驚訝,她又問我,

「陳嵐在北京?」

我點了點頭。

安然呵呵笑了,她話裡有話的說,

「還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1

我不傻,安然口中的嘲諷我聽的真真切切。我本可以選擇沉默,但在酒『精』的刺『激』下,我立刻回她說,

「遲東方不也在北京嗎?」

我的反駁似乎有些『激』怒了安然。她冷冷的看著我,好一會兒,才慢悠悠的說,

「卓越,你這話什麼意思?」

「沒意思1

面對她的質問,我冷冷的回答著。

我不喜歡安然說我和陳嵐的口氣,我們之間的事情,我早就和她說的一清二楚。我和陳嵐現在只是朋友而已,沒必要對我們兩人的一次普通飯局,而這樣的冷嘲熱諷。

沉默!尷尬的沉默!

我喝了口茶,看著窗外。外面的雪越來越大,本是一片銀裝素裹的世界。可在我現在的眼裡,卻只是肅殺與冷漠。

安然默默的走到我的跟前,她坐到我對面的沙發上。給自己倒了杯茶,接著抬頭看著我,輕聲說道,

「卓越,我不想和你吵架。我可以告訴你,我早就知道遲東方來了北京。mianhuatang.la他給打過不少於三遍電話,約我見面。但我為了不讓你多想,我都選擇了拒絕!我知道,我剛剛不該那麼說你和陳嵐。但你要知道,只要是個『女』人,聽到自己在意的男人,和前任單獨在一起把酒言歡,都不可能從容面對的。至少我做不到1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有些內疚。我喝了口茶,抬頭看著她,歉意的說,

「對不起,我剛剛的口氣不好,不該那麼對你說話的……」

安然苦笑了下,她默默的搖了搖頭。我們兩個都在盡量避免著吵架。所以,誰也都不再提剛剛的話題。

閑聊了幾句,我忍不住問安然,

「和cb已經簽約了?」

安然點了點頭,

「嗯,已經簽好了。明天我們回去,開始準備cb的電視廣告……」

想了下,安然又補充說,

「卓越,我並不是誠心想不讓你去參加這次簽約的。你要知道,cb的高管們對你……」

安然話還沒說完,我立刻打斷她,

「沒事,我理解1

說我不在意,那是假話。我可以不在意任何人對我的態度,唯獨不能不在意安然。但她既然解釋,我也就沒必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我又問她說,

「資金問題想好怎麼辦了嗎?」

安然慢慢的搖了搖頭,

「正在想,還沒想好1

我實在忍不住,再次冷笑了下,看著安然,盡量心平氣和的說,

「安然,你膽子也太大了!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可你在資金都沒落實的情況下。就敢把單簽了?你想過沒有,如果資金遲遲不到位。『春』節廣告不能按約播出,違約金就足以壓垮奧藍的……」

安然皺著秀眉,她不滿的看了我一眼,很明顯,她也在壓制著自己的火氣,

「卓越!我已經說了,資金問題我會想辦法。你為什麼就這麼不相信我呢?在你眼裡,我是不是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白痴而已?」

我不想『激』怒安然,立刻解釋說,

「我這麼說,都是為了奧藍好1

「我同樣也是為了奧藍好1

安然針鋒相對的反駁我。

我嘆息一聲,沒再說話。如果這個時候再多說一句,不用想,我們兩個還會吵起來。我拿著茶杯,一口一口的喝著茶。

安然也沉默,她也在壓抑著自己的怒氣。好一會兒,她才看著我說,

「今天你喝酒了,就算了吧!我讓汪濤他們連夜設計廣告策劃案。爭取回去時,能把大概的框架設計出來。本想讓你跟著一起做的,你還是休息吧。明天起來你看看吧……」

我又點了支煙,帶著幾分酒氣說,

「廣告宣傳片好辦,連找導演、模特,再加上拍攝。最多也就一個月。現在最重要的是渠道!渠道的費用一天不落實。宣傳片就是拍出來也沒用……」

我再一次的提到了錢!這也是我和安然這兩天爭吵的癥結所在。我話音一落,安然立刻皺著眉頭,不滿的看著我說,

「卓越,我還要和你說多少遍!錢的事我來想辦法,你只要做好廣告小片就可以!你為什麼總是在錢的事情上糾結?」

安然的聲調很高,態度很不好。

本來我也是一直在壓抑。被她這樣一說,我也急了,

「安然,我們工作難道不分主次嗎?我覺得你現在應該和我談的,不是什麼策劃案和廣告片,而是如何找到錢1

安然「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她臉『色』漲紅,不滿的說道,

「好!那我現在正式通知你!cb的單子你以後不用跟了1

說著,安然轉身就走。

我被安然的態度惹急了,沖著她的背影喊道,

「你乾脆把我開了多好1

安然忽然停住了腳步,她回頭看著我,好一會兒,才慢悠悠的說,

「卓越,我現在發現。你以前說的對,工作和感情真的不能『混』淆在一起,因為兩者都會受到影響1

我被安然氣得無語。大口的『抽』著煙,也不看她。

沉默了一小會兒,安然又說,

「卓越,你想過嗎?如果你現在面對的不是我,而是其他的高管,你會這樣和他說話嗎?」

我冷笑了下,看著安然,慢慢的說道,

「安然,你的意思是我依仗著我們的個人感情,我才會這麼和你說話,對嗎?你說的對,換做任何一個管理,我都不會這麼說。但你想過沒有,換做任何一個領導,我只要完成他安排的任務就好。至於公司的走向,未來的發展,和我一個打工的根本沒關係。而我現在之所以這樣,是不想你,不想奧藍有任何的閃釋差錯!或許在你眼裡,我說的這些,都是多餘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