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倒有些奇怪了,問他說,

「你怎麼不問問我借錢幹什麼?」

汪濤微微搖頭,

「和我無關!但我有個要求……」

說著,他盯著我。mianhuatang.la.訪問:.。我立刻說道,

「除了讓我參與cb這單之外,別的要求我都可以答應1

我說的不是玩笑。如果汪濤以參與這單為條件,那這錢我肯定就不借了。

汪濤扶了下眼鏡,他搖頭,

「和工作無關!借你錢可以,但你得請我喝頓酒!去酒吧……」

我笑了,這算什麼條件!

汪濤又說,

「我想去上次拍廣告那個叫秦沫的『女』孩兒,她唱歌的酒吧去喝……」

汪濤說的是老友。我笑了下,故意逗他,

「怎麼?看上她了?」

汪濤略帶不屑的冷笑下,

「在你的眼裡,男『女』之間是不是除了看上,或者上『床』,就不存在第三種關係?比如欣賞,對美的欣賞1

我笑了。和汪濤這種人,有些玩笑是不能開的,他太正統了。

下班后,我和汪濤打車去了老友。老友的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我們兩人進來時,只有一對情侶,坐在角落裡低聲的聊著什麼。而台上,根本連個歌手都沒有。只有吧台內放著舒緩的輕音樂。

一進『門』,汪濤便左顧右盼的看著。我知道,他在找秦沫。

還是坐在從前靠窗的位置。點了幾個果盤,要了一打啤酒。mianhuatang.la喝了一小會兒,汪濤才有些不甘心的小聲問我,

「卓越,那個『女』孩兒不在這個酒吧了?」

我聳了下肩膀,搖頭說,

「我也不太清楚,要不我給她打個電話?」

汪濤立刻搖頭,

「還是算了吧1

和汪濤邊喝邊聊著。我雖然不同意參與這個單子,但我心裡對這單子的進展卻還是很關心。我問汪濤說,

「汪濤,知道安總的資金準備的怎麼樣了嗎?」

汪濤先是搖了下頭,接著又說,

「具體情況不太清楚。不過我知道這幾天她和界宇的遲東方聯繫比較頻繁。我猜,這單界宇廣告很有可能參與進來……」

汪濤的話讓我一愣,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醋意,所以才不想遲東方參與這件事。但我知道,只要遲東方出現,一準沒好事。

汪濤見我不說話,他又繼續說,

「我今天還聽說,安總要拿半月山的別墅貸款。不過那別墅好像最多也就能貸個幾百萬。關鍵那位置太偏了……」

汪濤說著,他微微搖了搖頭。

但我心裡卻是一緊。安然這是瘋了!連她父母送她的禮物,她都要拿出來做抵押。她這麼做已經是徹底破釜沉舟,不給自己留有一點退路了。這單一旦有什麼閃失,安然將會一無所有。

我腦子裡產生了一個強烈的念頭,我必須阻止她!

汪濤見我不說話,他拿著啤酒杯,沖我比劃一下,

「想什麼呢?」

我尷尬的笑下。和他碰了一下杯,一起喝了一口。

正喝著,酒吧的『門』忽然開了。就見秦沫背著吉他,推『門』進來。好久不見,秦沫越來越有范兒了。她帶著『棒』球帽,一身的休閑。帥氣的裝扮中,又不失『女』人的美麗。

一見到我,秦沫也楞了下。但她馬上微笑的走了過來,和我打著招呼說,

「卓越,當上了總裁助理就成大忙人了,也不說來看看我……」

秦沫邊說,還邊拍著我的肩膀。她的動作很親昵,如同好久沒見的親人一樣。

我笑著和她閑說幾句,接著看著汪濤,問秦沫說,

「還記不記得我這同事了?你可是對他表白過的,他可當真了!過來找你負責了……」

我話一出口,汪濤的臉立刻紅了。他極不自然的看著秦沫,略帶尷尬的說,

「你好,秦沫。你別聽卓越胡說,就是閑著沒事,過來聽你唱歌……」

汪濤一說完,秦沫就呵呵笑了。她看著汪濤,大大方方的說,

「沒事,就是真找我負責也行!不就是以身相許嗎?嫁人還不是嫁呢,你說對吧,卓越?」

和秦沫在一起,我們總是沒深沒淺的看著各種玩笑。我早就習慣了,可汪濤似乎還有些不太適應,他雖然笑著,但表情卻有些僵硬。

秦沫說著,又對我倆說,

「你們兩個先喝著,等我唱兩首歌,在過來陪你們喝酒。今天誰也不許和我搶,單算在我身上1

說著,秦沫帥氣的沖我倆一揮手。去到工作室,準備上場唱歌了。

秦沫一走,汪濤看著她的背影,沖我感慨了一句,

「卓越,秦沫這『女』孩兒真『挺』不一般的。要不這次的廣告模特,還用她吧?」

一提工作,我心裡就變得有些煩躁。我忽然特別想立刻就見到安然,我想阻止她瘋狂的計劃。

想到這裡,我站了起來,走到汪濤身邊,拍著他的肩膀說,

「汪濤,你是來聽歌的吧?」

汪濤沒明白我的意思,他木然的點了點頭。

「那你一個人慢慢聽,我先出去一趟。一會兒電話聯繫,如果你還在這兒,我就回來找你。如果你走了,那我也就回家了。怎麼樣?」

我話一說完,汪濤呵呵笑下,

「怎麼,坐不住了?一聽遲東方,你的沉穩勁兒也沒了?去吧,這個時候我要是把你硬留下,恐怕你和安總以後真的沒在一起,你不得記恨我一輩子……」

說著,汪濤沖我擺了擺手,示意我快點走。

我沖他感『激』的笑下,

「別忘了,明天借我的錢1

說著,我揮了下手,轉身出了酒吧。

一到外面,我掏出手機,立刻給安然打了過去。這幾天,我們兩人基本沒見面,更沒有任何的簡訊聯繫。我們兩個都在賭氣。

電話通了好一會兒,安然才接了起來。還沒等我說話,就聽她低聲說道,

「我現在忙,你稍等一會兒,我給你回過去……」

一說完,也不等我說,安然就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