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冬夜的寒風陣陣,冷的我連打了兩個冷顫。,最新章節訪問:.。裹緊衣服,吊著煙,在街上來回的徘徊著。我也不知道安然到底什麼時候能給我回話,但我現在特別想見她。對於她的衝動,我必須要全力的阻止。

同時我也不停的想著,和cb已經簽約了。在不違約的情況下,怎麼樣既能完成cb的廣告,又能把我們的風險降到最低。不至於像安然現在這樣的孤注一擲。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我電話終於響了。掏出一看,是安然。我立刻哆哆嗦嗦的接了起來。安然也聽到我的話筒里傳出的風聲。她奇怪的問我,

「卓越,你在外面呢?」

我馬上回答,

「嗯!我在外面辦點事1

我並沒告訴她我和汪濤一起出來的。因為我怕接下來的話題,會把汪濤牽扯進來。

「安然,你要把半月山的別墅抵押出去?」

安然似乎有些驚訝,她馬上反問我,

「你聽誰說的?」

安然的口氣讓我心裡有些失望。

「安然,你這麼做真的太衝動了,你現在……」

我話還沒等說完,安然就打斷我說,

「卓越,我現在真的很忙。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關於這件事,我已經拿定主意了,你也不要再勸我了。如果你想聊其他的,等我這段時間忙完的,我去找你,好嗎?」

安然雖然還在和我賭氣。但她現在的口氣,已經不像開始時那樣冷淡了。我剛要再說,安然補充道,

「那面銀行的幾個朋友還在等我,我這是在洗手間給你打的電話。就這樣吧,我不和你多說了……」

說著,安然就掛斷了電話。

聽著對面傳來的嘟嘟聲,我心裡又是一陣失望。我失落的嘆息一聲,在cb這件事上,恐怕我已經沒辦法勸阻安然了。

我孤獨的在街上遊逛著。沒有目的,就是這樣隨意的走著。好一會兒,我才站在路燈下。抬頭看著灰暗的天空,重重的嘆息一聲。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從前更冷!

手機的簡訊提示音響了。拿出一看,就見「安然」的名字,出現在閃亮的屏幕上。我沒想到安然會給我發信息,急忙點開。見上面寫著:

「這幾天降溫,外面太冷,別呆太久,早點回家1

看著簡訊,我微微苦笑了下。安然還是關心我的,只是她不知道,我現在需要的,不是這種關心,而是她能平心靜氣的和我暢談一次。

回到家中,沖了個熱水澡后。我躺在『床』上,一邊『抽』著煙,一邊隨意的翻看著手機。這個時間,安然應該還在忙。我不想打擾她,可又想勸阻她。想了半天,我忽然想到一個人,孔姨!

想到這裡,我立刻坐了起來。或許孔姨的話,安然能聽進去。我馬上決定,明天就去找孔姨。只要說服她,這件事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

第二天下午,我給孔姨打了個電話。電話一通,我和孔姨寒暄兩句,就直接問她說,

「孔姨,今天有時間嗎?晚上我想請你吃個飯……」

聽我這麼一說,孔姨樂呵呵的回答說,

「你孔姨我現在別的沒有,就有時間。不過不用出去吃了,下班后你直接來我家。我親自給你下廚……」

我笑了下,小心翼翼的對孔姨說,

「孔姨,還是出來吃吧。我想和您單獨聊聊……」

孔姨這才明白我的意思。他知道我是怕安然在家。就聽孔姨笑呵呵的說著,

「你是不想帶然然啊?沒事,然然這幾天忙。晚上都回老房子,她已經好久沒回這面了。還是在家裡吃吧,我一會兒就去準備……」

聽孔姨這麼說,我也沒再多勸。放下電話,我就坐在沙發上,腦海中盤算著,見到孔姨后,我該如何和她說這件事。

正想著,就聽有人敲『門』。喊了聲進,就見汪濤推『門』進來了。

坐到對面的位置上,汪濤掏出一張銀行卡,遞到我的面前,

「這裡正好兩萬塊,密碼一會兒我發給你……」

拿起銀行卡,我沖汪濤搖晃了下,

「多謝啊!過一陣子有錢了,我第一時間就還你1

汪濤無所謂的笑下。他看著我,又問說,

「昨天和安總聊的怎麼樣?」

一提這個話題,我立刻皺了下眉頭。失望的搖了搖頭。

汪濤笑了,他看著我說,

「卓越,你啊,就是咸吃蘿蔔淡『操』心!全公司都覺得cb這單,是讓奧藍重振輝煌的最佳機會。就你一個人在這裡橫檔豎攔,不是我說你,這事你真的有點過了1

其實我這幾天也一直在考慮,我的想法是不是太過保守。聽汪濤這麼說,我慢慢的搖了搖頭,淡淡的回了一句,

「關鍵這單風險太大1

汪濤冷笑下,

「你這邏輯根本就不通!我問你,咱們做的哪個單子沒風險?不過是這次的墊付資金大些而已……」

我沒辦法說服汪濤。同樣,他也沒辦法說服我。我微微搖了搖頭,無奈的說,

「算了,還是說說你吧。昨晚和秦沫聊的怎麼樣?」

一提秦沫,汪濤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他點了點頭,

「『挺』好的!這個『女』孩兒的『性』格很直爽,我『挺』喜歡的1

「那就追啊,還等什麼?」

汪濤冷哼一聲,

「我說的是喜歡她的『性』格,又沒說想追求她!兩件事你又『混』為一談1

「切1

我撇了他一眼,

「行,你就繼續裝吧!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1

我和汪濤胡扯了一會兒,就到了下班時間。我買了束鮮『花』和水果后,打車去了孔姨家。

這是我第二次來這裡。第一次來時的情形,我還歷歷在目。孔姨過生日,我被遲東方灌醉。和安然大吵了一次。

保姆帶我進了客廳。孔姨早已經準備好水果,正在客廳里等著我。見我進來,她喜笑顏開的說道,

「小卓,來孔姨這裡怎麼還這麼客氣?快坐,飯馬上就好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