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坐到沙發上,和孔姨閑聊了一會兒。stro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感覺時機差不多了,我才看著孔姨說,

「孔姨,安然回來和你說了嗎?我們公司接了一個大單,是一家外資公司,剛剛進駐中國市抄…」

孔姨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或許她有些疑『惑』,我為什麼會和她談公司的事情。但孔姨還是點了點頭,說道,

「然然倒是和我說了。怎麼了?不會這單又被人撬走了?」

看來之前奧藍的事情孔姨也都知道。我馬上搖了搖頭,

「那倒沒有,我只是想針對這單的一些細節,想和您聊聊……」

孔姨「哦」了一聲。她這才明白我今天來找她的目的。她點了下頭,接著站了起來說,

「走,去餐廳,我們邊吃邊說……」

我跟著站了起來。剛走沒幾步,就聽保姆在身後笑呵呵的說,

「然然回來啦……」

這保姆在安然家裡很多年,她也一直叫安然的小名。

但我卻楞了下,怎麼也沒想到,安然這個時間居然回家了。不過也好,正好當著孔姨的面,和她好好聊聊。

孔姨立刻笑呵呵的對我說,

「這個死丫頭,倒真會趕時間。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趕在今天做了這麼多好吃的時候,她回來了……」

看著孔姨一臉寵溺的表情,我也跟著笑了。mianhuatang.la

走廊里傳來了安然高跟鞋的聲音。接著,安然出現在客廳的『門』口。本來我還是微笑相迎,可當看到眼前這一幕時,我的表情立刻僵硬了。一時間,我的心底五味陳雜。我沒想到,安然的身邊,居然還跟著一身名牌的遲東方。

我的心情立時跌落到谷底。我尷尬的看著安然。這些天,我一直想找她聊聊。可她告訴我,她忙,沒時間。而她現在居然就和遲東方在一起,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我一點也沒看出安然忙在哪裡。

一見到我,安然也楞了下。但她馬上笑著問,

「卓越,你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沒告訴我一聲?」

我努力的擠出一絲微笑,話裡有話的說,

「知道你忙,就沒打擾你1

安然自然也明白我話里的意思。她微微皺了下秀眉,不滿的看了我一眼。很明顯,我的話讓她有些不舒服。

孔姨在旁邊接話說,

「然然,你也是的!回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我可沒帶你和東方的飯礙…」

安然笑了下,她解釋說,

「我是回來取點東西,本來想馬上就走的。不過我現在還不走了,沒我的飯,我就把你和卓越的都吃了1

安然的口氣很輕鬆。但我知道,她是在解釋給我聽。

在遲東方的眼中,我依然是透明的空氣。他看都不看我,和孔姨打過招呼之後。又對安然說,

「然然,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吧。別讓小昭等急了……」

我不知道他們說的小昭是誰。但我知道,安然一定是和遲東方約好,去見這個叫小昭的人。

我看著安然,安然也同樣看著我。我能感覺到,她想走。但似乎又有些顧忌我的想法。

我的心情更加複雜,以前安然有什麼事,我都是她最好的傾訴對象。而最近她忙的這些事,我一點也不知情。

安然想了下,她轉頭看著遲東方,微笑著說,

「東方,我不去了。你告訴小昭,我明天去她單位找她……」

安然的話讓遲東方一愣。他看著安然,有些不解的說道,

「然然,都和小昭約好。你現在不去,她……」

遲東方話沒說完,安然就笑著搖了下頭,看著遲東方,她再次說道,

「沒事!你就告訴小昭,現在有個小心眼的人在我家。如果我現在走了,恐怕接下來的日子,我又得在慪氣中度過了……」

誰都知道,安然說的小心眼的人就是我。她的話雖然有些貶低我,但我心裡卻是滿滿的溫馨和感動。最起碼,安然已經和遲東方表面了態度。她很在意我的感受。所以,她才臨時決定,取消之前的約會。留下來陪我。

這種通透舒暢的心情,一掃我這些天的『陰』霾。

和我的高興比起來,遲東方就顯得特別鬱悶。他有些不死心,還想勸安然。可惜安然主意已定,他又沒任何辦法。遲東方無奈的嘆息一聲,

「然然,你現在怎麼還這麼任『性』!別忘了,你是個公司的總裁1

安然搖了搖頭,笑著說,

「你去吧,放心,小昭不會生我氣的1

遲東方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和孔姨打了聲招呼,轉身走了。

我想和安然說點什麼,但一時間竟找不到話。我有些尷尬,但安然卻像沒事人一樣。她歪著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卓助理,現在滿意了嗎?」

安然的話,讓我再次尷尬的笑了下。

孔姨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也感覺到這氣氛的微妙。她忙說道,

「行了,先吃飯,邊吃邊聊吧……」

餐廳里,孔姨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晚餐。一進餐廳,還沒等坐下,安然就拿起一個蝦仁就放到嘴裡,她邊吃邊不滿的看著孔姨,嘟囔著,

「媽,你也太過分了吧?我哪次回來也沒這麼豐盛!還有,你今天做這麼多好吃的,也不說給我打個電話……」

孔姨轉頭看了我一眼。我略微有些緊張,我生怕孔姨說是我不想叫安然的。不過還好,孔姨沒說,而是沖安然撇了下嘴,故意說道,

「你不是天天忙嗎?那只有我和小卓吃嘍!來,小卓,快坐下,咱們吃飯,不管她……」

其實我對孔姨始終心存感『激』。上次和白玲在一起,被孔姨撞見。孔姨也替我瞞了下來。今天安然發問,她又一次幫我解圍。

孔姨特意開了瓶紅酒,她不喝,卻給我和安然一人倒了一杯。我們三個邊吃邊聊著,安然故意把話題拉的很開。東說西扯,就是不提這單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