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四十九章

我話一說完,安然和孔姨都沉默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安然雙手抱肩,秀眉微蹙,她在仔細琢磨著我的話。而孔姨盯著紅酒杯,也是一言不發。此時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完全不像是一個退休的家庭『婦』『女』,倒更像是一個叱吒商場的『女』強人。

我又補充了一句,

「如果我們把分包的首款能控制在百分之二十到三十之間。那我們需要的資金,也不過七八百萬而已。cb給我們的首款是五百萬,加上奧藍賬面上的資金。情況就容易多了……」

這個計劃我已經琢磨了好幾天。我自認為,這個計劃可以稱得上是目前情況下,最完美的計劃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安然才轉頭看著我,她表情嚴肅,直接說道,

「卓越,你剛剛也說了。現在整個市場越來越蕭條,生意這麼難做。可我們卻要把這麼好的單子推給別人。這種做法,是不是太過於保守了?」

安然說完,也沒等我說話,轉頭看著孔姨,她問道,

「媽,你的意見呢?」

孔姨見安然問她。她把高腳杯放到一邊,看著我們兩人說,

「我覺得小卓說的有道理,這的確是個很不錯的計劃。減輕了公司和你的壓力,當然,利潤肯定也要縮水很多……」

聽著孔姨的話,我心裡一喜。(mianhuatang.la好看看來孔姨是支持我的。

孔姨繼續說著,

「但萬事也沒有絕對!當初我和你爸爸創業時,接到的許多單子。別說首款了,有的時候連合同都不簽。照樣開工。當然,也出現了許多人拖欠款項,遲遲不付的情況。我還記得有一年的大年三十,為了追一筆款子。我們兩個頂著大風雪,趕了十多小時的火車,到外地去要錢。別人都是合家團圓,吃著餃子,看著聯歡會,過著新年。而我和你爸就在火車上吃著泡麵,苦苦熬了一晚……」

說到這裡,孔姨微微笑了下。當年的苦難,在現在的孔姨眼中,已經成為了美好的回憶。

孔姨轉頭看著安然,愛憐的說道,

「富貴險中求!但然然,你要知道,時代變了,媽媽也老了。公司的事我也幫不上你什麼。但不管你選擇哪條路,媽媽都支持你!我這裡還有些現金,再加上一些基金。大概也能湊到一千多萬。我這幾天去銀行規整一下,之後全都給你拿去。至於這單子你到底想怎麼做,媽媽就不給你意見了,還是你自己拿主意吧1

孔姨的話,讓我很感動。舐犢之愛,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愛。可我心裡卻還有另外一種感覺,悲涼!

孔姨雖然沒拿主意,但她實際的態度很明顯。她是支持安然獨立做這單,不然她也不會把自己的養老錢都拿出來的。

安然當然也明白她媽媽的意思,她握著孔姨的手,歉疚的說道,

「媽,錢的事情我自己想辦法吧。你的錢還是留著吧1

安然說這話時,她的眼角有些濕潤。的確,孔姨雖然看著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但她鬢角的白髮,和額前的皺紋,都在清楚的告訴安然一個事實,孔姨已經馬上步入老年了。

孔姨笑了,她拍了拍安然的手,笑呵呵的說,

「我的錢留著幹什麼?早晚還不是你的?就算錢沒了,等我不能動那天,你和小卓還不養活我啊?」

孔姨的話讓我心裡有些感動,又有些酸楚。放在以前,她這話一定會讓我喜笑顏開,畢竟她已經把我當成了她未來的『女』婿。可現在,我的心裡卻滿是擔憂。對奧藍擔憂,對孔姨和安然擔憂!

「媽,別『亂』說。誰說我要嫁給他了?你看看他這糾結的樣子吧,一個單子而已,他前怕狼后怕虎的。我都不知道我看上他……」

安然說到這裡,忽然停住了。她意識到她的話有些多。我笑了下,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乾。

沒能說服孔姨,更沒能說服安然。這一晚,我有些失落。唯一的一點欣慰是,安然和我,不再那麼生氣了。

晚飯過後,我們兩個在院中的『花』園裡漫步著。天雖然冷,但卻絲毫不影響我和安然的興緻。

閑聊了一會兒,我又試著勸安然說,

「安然,你還是考慮考慮我的意見吧?」

話一出口,安然立刻站住了。她看著我,略帶不悅的說,

「卓越,我們能不聊這件事了嗎?我明確的告訴你,我已經下決定了,你不要再勸我了1

我苦笑的『抽』了口煙。今天孔姨的一番話,更加堅定了安然的態度。

安然微微嘆了口氣,她輕聲說道,

「卓越,你以前總說感情和工作放到一起。肯定會摩擦不斷。那時候我還有些不信,但現在信了。可能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們兩個真的不適合在一起工作……」

我再次苦笑。看著安然,把我辭職的念頭再一次表達了出來,

「安然,那你就放我走吧!我去其他公司,說不定對奧藍的幫助會更大。最主要的是,對我們的感情來說,我辭職也是件好事……」

安然看著我。她想了一下,才又說道,

「我可以考慮!不過也要等到和cb這單做完之後,我才會放你走。我要讓你親眼看看,你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所想的每一個念頭,都是錯誤的!我要讓你親口對我說,安然,當初我錯了。我不該和你吵架,你原諒我吧……」

安然模仿著我的聲音。不過她模仿的不像,把我學的跟一個乞討者一樣。還沒等說完,她自己就先哈哈大笑了起來。

孔姨的支持,讓安然的心情變得更好。我同樣笑了,感嘆著說,

「雖然我說了這麼多,但其實我心裡真的特希望這單能順順利利的1

安然笑了,

「那我謝謝你1

我說的是實話,如果世界上有一個人最希望安然過的幸福,我猜一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