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章

時間太晚,安然送我到了『門』口。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馬上就要分手告別,但有個問題一直還壓在我的心底。我不想問,可卻實在忍不祝我看著安然,問說,

「安然,cb的事既然你決定了,我也不就算孔姨把自己的錢拿給你。你的資金缺口還是不小,我估計應該在一千萬左右……」

一提這事。安然的臉上明顯出現了抵觸的情緒。對於cb的單子,她是一句都不想和我多說。

安然皺著眉頭,反問我,

「卓越,你想問什麼?」

我猶豫了下,既然已經說了,就不如痛痛快快的問到底。

我看著安然,直接問道,

「你是打算用遲東方的錢嗎?」

我話一出口,安然忽然冷笑了下。她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她的目光很犀利,看的我很不適應。

好一會兒,安然才說道,

「卓越,你之所以不同意cb這單。是不是就怕我用東方的錢?」

我搖了搖頭,其實我真的沒這麼想。但安然依舊是冷笑,她歪頭看著我,不悅的說道,

「卓越,這個問題我不想回答你!今天晚上,你也看到了。我為了不讓你多想,特意把今晚的一個重要約會取消。還有,我不知道你是對我的不信任,還是你本身就是心『胸』狹隘。你這麼在意我和東方之間的『交』往。可你想過嗎?你和陳嵐、秦沫、白玲、卡琳之間『交』往過密時,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我剛想解釋。mianhuatang.la話還沒等出口,安然立刻制止我。

「卓越,我們不是小孩子了!你今天的這個問題,讓我很失望……」

說著,安然看了我一眼。轉身走了。

看著安然的背影,我的心裡變得異常煩躁。安然根本就不給我解釋的機會。我問遲東方,是我一直覺得遲東方圖謀不軌,我擔心安然會上當。而她所說的這幾個『女』人,除了陳嵐是我曾經的『女』友外,另外幾個,根本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把手中的煙頭扔在地上,用力的踩了一腳。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安然依舊在忙碌著。廣告片也正式投拍。至於資金是否落實,安然也沒再和我說。我們兩個每天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即使見面說上幾句,也都小心翼翼的避開cb的話題。cb似乎成了我們兩人的禁區,一旦觸碰,恐怕就會引起『波』瀾。

那天在孔姨家裡,安然也算是答應我,只要cb的單子結束。她就同意讓我離職。我算了下時間,cb的廣告是在新年播出。而當時青姿的黃飛告訴我,讓我不管去不去青姿,年後也要給他答覆。而我現在給自己的規劃就是,一旦從奧藍離職,我就將直接入職青姿。

想到這些,我決定給黃飛打個電話。找他隨便聊聊青姿現在的情況。最起碼在入職之前,我得對青姿有個具體的了解。

給黃飛打了電話,正好他有時間。我們就約好下午一起去江邊的茶館喝茶。

今年的冬天,雪下的似乎特別多。

到了茶館,黃飛已經先到了。他正站在臨江的窗前,欣賞著外面的雪景。見我進來,他立刻回頭笑說,

「卓助理,今天怎麼空閑,想到請我喝茶呢?」

我笑了下,知道黃飛是在和我開玩笑。

坐到仿古的木椅上,看著穿著旗袍的服務員,正優雅的清洗著茶具。香『插』上的檀香,散發著獨有的香氣。和黃飛一起點了支煙,我笑著問他說,

「黃總,青姿的子公司籌備的怎麼樣了?」

黃飛『抽』了口煙,笑著說道,

「我還以為你現在溫柔鄉里,和安總卿卿我我,早就忘了青姿的事情了。怎麼,決定來青姿了?」

我笑了下,點頭說,

「現在初步有這個想法1

黃飛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嗎!兒『女』情長對於男人來講,不過是一時之歡。事業才是男人的根基!不過韓國子公司的事情,我還真不太了解。我只聽說總公司決定,不單是要成立公司,還要在韓國建生產工廠。我們齊董事長可是個敢想敢做的人。他要麼不玩,要玩就一定會玩大的。不過你的事,最後還得齊董事長定。等我下次去總公司,會把你的態度轉達齊董事長的……」

我點了點頭。但我心裡有些擔心,在韓國建廠的話,各種成本可要比國內大的多。遠不如用國內的生產線來的划算。

我正想和黃飛探討下這事。誰知黃飛話題一轉,他問我說,

「卓越,你和我們公司的陳嵐,以前是戀人?」

我以為黃飛早就知道這件事。沒想到他現在才知道。我苦笑了下,點頭說,

「嗯,大學時候在一起。今天分開的……」

黃飛哈哈大笑。不過他這點『挺』好,他沒再追問。只是淡淡的說,

「這丫頭能力是不錯。只是這一年假請的有點多。人力部『門』曾找她談過,甚至有勸她離職的想法。不過這一切,都被周總攔住了。我還真沒想到,你和我們周副總還有這麼一層淵源……」

他說著,又笑了下。

但我卻被他的話驚呆了,我看著黃飛,反問他說,

「黃總,你說陳嵐總請假?」

黃飛點了點頭,

「嗯!今年她的假不少,年終獎估計是拿不到了1

黃飛的話讓我心裡更加狐疑,我追問,

「她前段時間去北京,也是請假去的?」

黃飛看著我,取笑我說,

「卓越,你這樣可不好!你不能這面和安總柔情蜜意的,那面還惦記著老情人……」

黃飛完全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也沒解釋,馬上追問,

「黃總,她不是出差,是請假去的北京?」

黃飛點了點頭,他隨意的說道,

「應該是請假去的吧!最近好像市場部沒派人去北京出差,我也不太了解……」

黃飛作為總裁,對這些小事了解的並不細緻。但他的話,卻讓我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