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三章

高樂依舊是愁眉苦臉的樣子,他看著卡琳說,

「卡琳總監,我這話不是和你說的,我是和卓助理說呢。mianhuatang.la。wщw.更新好快。你和卓助理第一天去時,我的確是拒絕了。但第二天卓助理又找我了,我沒辦法,才答應了……」

高樂的話讓我一愣,我立刻反駁道,

「高總,您這話好像不對吧?第二天是你找到鄒占強他們,又把我叫去了。說這件事可以談的……」

我一說完,高樂一下站了起來。他眉頭緊皺,一臉苦相的對安然說道,

「安總,怎麼樣?我剛剛就和你說了。我當時就怕這個,想讓卓助理簽個合同。可他不同意,說這事沒必要簽合同,他說了肯定就算。他現在到底是不認賬了……」

辦公室里開著空調,溫度很高。但我的心卻越來越涼。我已經明確意識到了,我又一次走進了一個別人設計好的圈套中。

我馬上說道,

「高樂,你把話說清楚……」

我話還沒等說完,安然忽然看了我一眼,她打斷我說,

「卓越,你先別說話……」

接著,她轉頭看著高樂,又說道,

「高經理,你把具體的事情,完整的講一遍吧……」

高樂清了清嗓子,這回他不再看我,而是一直盯著安然說,

「卡琳總監帶著卓助理去找我。說他們有個朋友,是昌興公司的。想讓昌興的產品進駐我們集團商常但因為有合約在線,我當時就拒絕了他們兩人。不過我和卡琳總監個人關係不錯,我就提示她。說如果安總能和集團打招呼。集團的領導發話,這事我也能辦。卡琳沒同意,卓助理當天也沒同意……」

高樂說的是我和卡琳第一次去找他時,他說的倒都是事情真相。就聽他又繼續說著,

「第二天中午,卓助理帶著昌興的吳若雨吳總,還有一個叫鄒占強的銷售再次找到我,還是這件事。不過這次卓助理的態度和前一天不同。他告訴我,說他已經和您打過招呼了。您也同意這件事。當時我有些猶豫,就告訴他,讓他給你打個電話,我們兩人通個話……」

高樂的話氣得我渾身發抖。我立刻打斷他,怒視著說,

「高樂,你他媽放屁!我什麼時候提到過安然?」

安然回頭看了我一眼,她冷冷的說道,

「卓越,你能讓他把話說完嗎?」

高樂也不看我,他繼續說著,

「當時卓助理把我叫到外面去,他告訴我他現在是你的男朋友。說你和集團關係比較緊張,我直接和你通話也不太好。這件事他做擔保,以後有事安總你肯定會站出來說話的。安總,您也知道,我就是個打工的。並且我之前也聽說,您好像和卓助理關係『挺』近的。不然一個小銷售,也不可能短短几個月就升職到總裁辦的特別助理。所以我衡量一下,就答應了卓助理。本來這事也沒什麼的,可之前那家公司現在不幹了。他們把我告到集團,現在集團正在調查我。所以,我沒別的辦法,只能來找您了……」

高樂說著,他又轉頭看著我,

「卓助理!我高樂活了四十多年了,從來沒說過假話。現在我能有一份這樣的工作不容易,這個時候,你可不能不認賬啊!當時你可是答應我的……」

高樂喋喋不休的說著。他的表情很痛苦,似乎真的是因為我,他才落到被集團調查的境地。這個時候,我心裡反倒不那麼憤怒了。

我之前一直覺得,我有知識,有能力。只要憑藉自己的勤奮,我一定可以幫助奧藍走出困境。可我現在發現,我特么就是個傻瓜。在高樂這種人面前,我簡直就像螻蟻一般。只要他們想,分分鐘可以置我於死地。

只是我不知道,高樂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們兩個無冤無仇,之前連面都沒見過。可現在,他卻把槍口瞄準了我。

我苦笑了下,看著高樂,問他說,

「高總,您能告訴我,您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嗎?」

高樂『舔』了下嘴『唇』,他一臉無辜的看著我說,

「卓助理,你現在不能說這種話埃你這是落井下石,我要是被集團開了,我那還上高中的兒子,還有在醫院的老媽可怎麼辦啊?你就幫我和安總說說,讓她找找集團,幫我保住飯碗吧……」

如果我不是當事人,或許我都相信高樂的話。他太會演戲了,他不應該在商界,他就應該去演藝圈。

我還沒等說話,卡琳就一臉的不滿,她直接問高樂說,

「高經理,你說了一大堆。和我有個屁關係?」

卡琳今天真有點急了,她髒話不斷。

高經理立刻搖頭,苦著臉對卡琳說,

「我的卡琳總監啊,不是我叫你來的,是安總叫你來的。我都要鬱悶死了,你就別再罵我了,行嗎?」

安然一直認真的聽著,她一言不發。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陸雪剛剛會那種態度。看來她早就知道,並且她也相信了高樂的話。

好一會兒,安然才看著卡琳說,

「卡琳總監,之前是卓助理找的你。你們一起去的嘉安商場?」

卡琳立刻點頭,

「對,剛剛高樂已經說了。說我那段,都很真實。不過後來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安然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卡琳,她嘆了口氣,剛要再說。忽然,高樂的手機響了。高樂一掏出來,立刻一臉焦急的沖安然說,

「安總,集團的電話,我,你說我該怎麼辦礙…」

安然一言不發,她連看都沒看高樂一眼。

高樂無奈,只好愁眉苦臉的接起了電話。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他竟選擇了用免提。電話一通,就聽對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高樂,你現在在哪兒?昌興公司的事情,我讓你寫個報告,為什麼到現在還沒給我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