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五章

安然終於抬起了頭。mianhuatang.la.訪問:.。她長長的睫『毛』已經被淚珠打濕,安然看著我,微微搖頭說,

「我問鄒占強?卓越,你和他那麼多年的關係。我能問出什麼?還有,我不止一次的和你說過集團的事情。你為什麼還要去找他們?難道鄒占強在你心裡,比我還重要?你寧可我被人羞辱,也要去幫你的朋友?」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更加壓抑,她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話。她認定是我去找的高樂。

「我知道鄒占強是你最好的朋友!當初他為了幫你,你們假裝不認識,他來我們公司點名讓你做策劃。而卓越你,對朋友也是重情重義。鄒占強落難,你幫他,我理解。可你為什麼偏偏要採用這種方式1

安然的聲調忽然提高,她幾乎是沖我喊上了。

「難道你想當我安然的男朋友,就是想有一天成為宏圖集團的乘龍快婿嗎?」

安然的話讓我一下呆住了!我痴痴的望著她,我沒想到,安然竟能說出這種話來。我一直覺得,我們之間的感情是聖潔的,不被任何世俗玷污的。可現在,安然竟會說,我追求她,只是貪圖她的家世背景。

心痛!這是一種錐心刺骨的痛!似乎比當初陳嵐的背叛,更讓我心痛!

看著安然,我慢慢搖了搖頭,問她說,

「安然,在你的眼裡。我就是這種人嗎?」

安然長嘆一聲。她看著我,眼神『迷』茫而又失落。好一會兒,她才喃喃的說道,

「卓越,我也不希望是!可你讓我怎麼想?你知道嗎?我現在根本不敢相信你……」

說著,安然打開辦公桌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個檔案袋,她丟在辦公桌上個。看著我,絕望的說道,

「這個東西我已經收到兩三天了。我一直在想,你明明告訴我,你喜歡我,想和我在一起。可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東西?我不理解,真的不理解!今天的事,我終於明白了。卓越,你喜歡的不是我,你喜歡的是安家的宏圖集團……」

我傻傻的看著安然,不知道她桌上的檔案袋裡裝的什麼。我沒和她辯解,在她已經失去理智的情況下,說再多,也沒什麼用處了。

我默默上前拿起檔案袋。一打開,幾張照片就從裡面滑落出來。拿起一看,我徹底傻掉了!

照片中的我喜笑顏開,似乎正和對面說著什麼。而對面的白玲一臉柔情的看著我,她的媽媽就坐在她的身邊。同樣微笑的看著我倆。

這正是前一陣子白玲媽媽回來,我們一起吃飯的場景。

幾張照片都差不多,都是當天在海鮮城的場景。最後一張,是我們三個一起上了白玲的車。而照片中的我,正開著副駕的『門』。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放下照片,我抬頭看著安然,問她說,

「安然,這照片是哪兒來的?不會是你派人跟蹤我吧?」

話一出口,我就有些後悔了。

安然的眼睛瞪的老大。她呵呵冷笑,她的身體隨著她的冷笑而不停的顫抖著。

「卓越,你太可笑了!我派人跟蹤你?你有什麼值得我跟蹤的?」

我現在已經不去想這照片到底是怎麼來的了。我看著安然,盡量平心靜氣的說道,

「安然,我想知道,你願意聽我解釋嗎?」

安然抬頭看著我,她再次冷笑,

「卓越,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未來的岳母不是特別欣賞你嗎?你還要解釋什麼?難道要告訴我,這些照片都是假的,是別人ps的?」

我腦子已經完全『亂』了。傻傻的看著安然,我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是誤會!可安然根本不聽我的解釋!而我似乎也沒了解釋的心情!

安然一直看著我,她的眼神很複雜。那是飽含著委屈、絕望的一種眼神。我們兩人就這麼沉默了好半天,安然才流著眼淚,慢慢的說,

「卓越,你知道嗎?雖然我沒說,但我喜歡你!我喜唬〈游胰啡銜蟻不賭隳翹歟我就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要珍惜眼前這個男人。我要包容他的缺點,我要努力的讓自己變得更加完美。你可能不知道,前一陣子,我偷偷的報了一個廚藝班。我就想有一天,當我們在一起時。我可以每天為你做著可口的飯菜。我不想像陳嵐那樣,每天都是你辛苦的勞累。而我只是做個『花』瓶而已。可現在呢,我連做『花』瓶的機會都沒有了……」

兩行清澈的淚珠,從安然的眼眶中流了出來。但她卻一動未動,獃獃的繼續說著,

「我不想做什麼ceo,更不想管理什麼公司。我只想做個安靜的挾女』人,每天畫畫樣本,做做家務。等你下班后,為你做上可口的一餐。卓越,以前我一直覺得,愛上一個人,會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可現在我發現,我錯了!別人的愛情是幸福,而我的愛情是痛苦……」

安然仰頭嘆息,她喃喃的說著,

「或許我和媽媽一樣,愛上的,都是一個『花』心的男人!這可能就是宿命吧……」

安然說著,她忽然笑了下,略帶自嘲的說,

「不過沒關係!一切都會過去的!卓越,沒有你,我相信我也可以活的更好,沒有了愛情,我還有事業1

我痴痴的看著安然。她告訴我她愛我,可我又何嘗不愛她呢?但現在的我,已經陷入了一個無法自證清白的泥潭中。而我,也不想再證明什麼清白了。

累!很累!

我一言不發。安然忽然轉頭看著我,她喃喃說道,

「卓越,我們分手吧1

我笑了,自嘲的笑著。看著安然,慢慢的說道,

「分手?我們好像一直就沒戀愛過,又談得上什麼分手呢?」

說著,我苦笑了起來。

安然也笑了,同樣是苦澀的笑。她微微搖了搖頭,慢慢的說,

「可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是我的男朋友!不過現在好了,就像你的辭職信寫的那樣,一別兩寬,各生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