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不知道,安然此時的話,算不算是對我的一種安慰。,最新章節訪問:.。我沒想到,她居然一直拿我當男友看。而在我的心裡,又何嘗不是一樣把她當成我的『女』友呢?

可惜,我沒有感受到一絲絲的欣慰。在寂靜如水的辦公室里,我似乎能聽得見自己心碎的聲音。

所有的委屈與不滿,在此時已經顯得不那麼重要了。或許這就是我和安然最好的結局。我不再去想怎麼解釋這些無謂的冤枉。就像當初,我義無反顧的追求她一樣。

我看著安然,微微笑了。真誠的說道,

「安然,我走了,祝你幸福吧……」

話一出口,我的鼻子立刻酸酸的。而對面的安然,早已淚如雨下。

回到了辦公室。我默默的『抽』了一支煙。走廊里傳來了高跟鞋聲,由近到遠,慢慢的消失了。strong.la/strong我知道,這是下班的時間。安然已經離開了公司。

我開始收拾著屬於我個人的物品。可翻看了一會兒,竟然發現,在奧藍,這裡所有的一切物品,都好像不屬於我。

我空著手,離開了這間辦公室。就像當初,我空著手來到奧藍一樣。

命運無常,我想過n種離開奧藍的方式。卻唯獨沒有想到這一種。

走出大『門』,鉛灰『色』的天空,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雪。

早就過了下班時間。『門』口一個人也沒有。我默默的下了台階后,又回頭看了一眼奧藍的辦公樓。伴隨著一種撕裂的疼痛,我在心底默默的說著,

「再見,安然!再見,奧藍1

伴著漫天飛雪,我低頭向前走著,沒走幾步,就聽一陣「滴滴」的喇叭聲。我沒抬頭,依舊走著。忽然,一輛車停在了我的身邊。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卓越,上車……」

轉頭一看,就見卡琳開著車窗,正朝我揮著手。

打開車『門』,我坐上了副駕。我的身上都是雪,卡琳就幫我清理著。她的動作很親昵,一邊清理一邊問,

「和安總聊的怎麼樣?我剛剛下班時看到她了,眼睛通紅,一看就是哭的『挺』厲害。卓越,你也是的。『女』人要哄,你怎麼連個『女』人都哄不明白呢……」

卡琳的話,讓我的心裡又是一陣疼痛。我的眼前,又出現了安然對我痛苦絕望的眼神。

卡琳見我沒說話,繼續說著,

「我見安總都那樣了,就沒著急走。特意在這兒等你呢。你快說啊,到底怎麼樣了?」

我看著卡琳,苦笑了下,我盡量洒脫的說道,

「我被開除了1

「啊?」

卡琳嚇了一跳。她瞪著大眼,不敢相信的看著我。

「怎麼可能?」

卡琳嘟囔著。接著,她嘆了口氣,又問我說,

「走吧,找個地方喝點酒,我們邊喝邊聊。你想去哪兒?」

「去老友吧……」

無論失意與得意。每一次想找個地方坐坐時,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老友。卡琳並沒去過老友,我便給她指著路。我們兩人一起去了老友。

有一個成語叫迴光返照。用在老友身上,我覺得特別恰當。之前一直慘淡的生意,今天卻出乎意料的好。我從前坐的位置,今天也被人占上了。

無奈,我和卡琳只好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卡琳不喝啤酒,她點了百利甜。而我還是老習慣,一打啤酒,幾樣果盤。

卡琳點了支煙,她『抽』了一大口,看著我,帶著幾分狐疑的說,

「卓越,安總真的把你開了?」

我點頭。

卡琳似乎還不信,她追問,

「你怎麼就這麼空手的走了,你的東西呢?」

我苦澀一笑,看著卡琳,淡淡的說,

「在奧藍,有哪樣東西是我的呢?」

卡琳嘆息一聲。她喝了幾口酒,接著惋惜的說道,

「卓越,真不是我說你。我當時就和你說,嘉安商場的事,讓你直接找安總。誰知道你不但不同意,你居然背著安總,用她的名義去找高樂。你這就是給自己挖坑……」

我一下愣住了。獃獃的看著卡琳,反問她,

「卡琳,你也認為我用安然的名義去找的高樂?」

我的話讓卡琳有些吃驚,她已經放到嘴邊的煙,又拿了下來。問我說,

「不是嗎?那是高樂說謊?」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

而卡琳若有所思的想著,好一會兒,她才說道,

「哎!其實我早就和你說過。我們奧藍的水深著呢。那時候我就提醒你離安然遠點。可你不信,偏偏我她身邊湊。現在好了,『雞』飛蛋打。竟被安總給開除了……」

卡琳的確提醒過我。我曾天真的以為,只要我做好本職工作,平時小心謹慎。加上安然支持我,肯定沒什麼事的。可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是這樣。

看來我還是太幼稚,把奧藍的情況想的太簡單。我乾脆直接問卡琳說,

「卡琳,我現在已經離職了。這回你該可以給我講講奧藍的情況了吧?」

卡琳把煙掐滅,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下。我們共同喝了一口,卡琳才慢慢的說道,

「其實我也不是特別的了解。但我知道,雖然安總的母親和安董事長離婚了,奧藍歸了安總的母親。不過很多奧藍的老員工,和集團之間還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因為奧藍畢竟是安董事長最初創業的地方,他也一直對奧很看重。所以一些老員工,仍然留在奧藍。給你舉個例子,你和安然的事情,連集團下面的一個商場經理都知道。你就說奧藍受到的關注能少嗎?」

這點我倒是深有體會。但我還是有些奇怪,再問卡琳,

「我不明白,就算奧藍和集團有著剪不斷的關係。那和我被高樂下套有什麼關係呢?」

卡琳呵呵笑了下,她搖頭,嘆息著說,

「哎!肯定是有人不希望你和安總走的近唄,還能有什麼關係呢?

我茫然的看著卡琳,一種酸楚的滋味再次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