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八章

酒吧的霓虹燈,發散出曖昧的暖光,照在安然的臉上。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wщw.更新好快。讓她本就靚麗的面容,又多了幾分朦朧之美。只是這種美麗,不再屬於我。

我沒想到,安然會來老友。我更沒有想到,安然的身邊,竟然還跟著遲東方。

安然也看到了我和卡琳。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能想象到她內心的震驚。她站在『門』口,就這麼遠遠的看著我。

嘈雜的酒吧,似乎一下子陷入了安靜。連周圍都變得靜止,我似乎什麼都看不見,聽不到了。我的眼睛盯著安然,我多希望她還能像以前那樣,沖我微微一笑。

我們兩人就這麼對視著。過了好一會兒,不知道遲東方在安然的耳邊說了什麼。就見安然微微點了點頭,兩人默默的出了酒吧。

杯里的酒,被我一口喝乾。一時間,我竟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我知道,我醉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回的家。我的記憶只停留在安然走出酒吧的那一刻。

一覺醒來,外面早已大亮。但我依舊是窩在『床』上,默默的『抽』著煙。

我又一次失戀了!失去的是一場沒有開始的愛戀。

每一次戀愛的感覺似乎不同,但每次失戀的感受,卻都那麼的相似。

我在家裡呆了整整三天。這三天,我哪兒都沒去。天天吃著泡麵,『抽』著煙。我把電視開的很大聲,雖然我不看。(mianhuatang.la好看棉花糖但似乎只有電視的聲音,才會減輕我的孤獨感。

這天傍晚,我依舊是泡了碗面。坐在沙發上『抽』著煙。

忽然,『門』外傳來了「砰砰」的敲『門』聲。聲音很急,力氣也很大。我不情願的站了起來。一開『門』,就見林宥皺著眉頭,站在『門』口。而他的身後,還跟著一臉擔憂的陸雪。

「你丫想死啊?你電話怎麼關機?」

我抓了下『亂』蓬蓬的頭髮,心不在焉的回答說,

「沒電,忘充了……」

我說的是真的。從第二天手機沒電時,我就再沒碰過手機。似乎我的世界就此和外界隔離了一樣。

泡麵已經好了,我坐在沙發上。拿著叉子,大口的吃著。而林宥和陸雪站在我的對面,陸雪關心的說道,

「卓越,你不能總吃泡麵埃走,咱們出去吃……」

我啼哩吐嚕的吃了一大口,邊吃邊說,

「不去了,你和林宥去吧1

林宥一言不發的坐到我身邊。他照著我的胳膊就打了一圈,略帶不屑的說,

「卓越,你這是裝可憐吶?給人看的?要不要我把安然給你叫來,讓她看看,我們英俊瀟洒的卓越,因為她,現在一蹶不振,可憐兮兮的在家吃著泡麵。說不定她一心軟,就又和你重歸於好了呢……」

也不知是吃猛了,還是被林宥的話氣的。我打了個嗝,回頭罵他一句,

「你有話就好好說,沒話就老實憋著。不說話沒人拿你當啞巴……」

林宥呵呵冷笑,

「哎呦!行啊,看來這回被甩,是不用我陪你醉生夢死了。改成自我沉淪了,是吧?」

我也不搭理林宥,端著面碗,喝了一大口湯。

陸雪瞪了林宥一眼,不滿的說,

「你閉嘴吧你1

接著,陸雪又對我說,

「卓越,其實安總這幾天過的也不好。你們這到底是怎麼了……」

陸雪的話讓我心裡一疼。我放下面碗,但還是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

「她好不好關我什麼事!我現在也不是奧藍的員工……」

「卓越,你怎麼這樣呢1

陸雪有些急了,她不滿的和我說著。

而我還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心裡卻愈發的疼痛。

林宥點了支煙,他『抽』了一大口,有些不屑的對陸雪說著,

「陸雪,別搭理他。他這人就著德『性』。你越這麼說,他就越著。等他不住了,他就該和你打聽安然的事了……」

我冷哼了一聲。但心裡卻承認,林宥說的對。我特別希望陸雪能告訴我一些關於安然,關於奧藍的事。但一想到那天安然對我的一切,我心裡的自尊又在隱隱作祟。

林宥繼續諷刺著我,他冷哼著說,

「卓越,你天生就是被『女』人甩的命了!要麼你變彎,找個男人。要麼就一輩子守寡算了……」

林宥的嘴不是一般的損。

我馬上瞪了他一眼,同樣諷刺著說,

「那也比你強!只敢暗戀,連表白的勇氣都沒有1

我話一說完,林宥的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我忽然意識到,這事林宥還只跟我說過,別人都不知道。

我有些後悔,陸雪卻瞪大眼睛,好奇的問,

「林宥,笑死我了。你到底暗戀誰啊,快告訴姐姐,姐姐去幫你表白去……」

陸雪逗著林宥。林宥腦袋一歪,冷冷的說道,

「戀的就是你!這回知道了吧……」

「滾1

陸雪送了林宥一個白眼。

他們兩個胡鬧了幾句,林宥看著我。這回他正經多了,直接問我說,

「卓越,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和我說說……」

和林宥我沒必要隱瞞。就把和鄒占強去找高樂的事,以及白玲要我幫忙陪她母親吃的是事,一五一十的全都說了。

林宥一聽完,他立刻說道,

「這算個屁事啊?這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你讓占強和你一起去找安然,把事情一說不就完了嗎?」

我呵呵苦笑著,轉頭看著林宥,無奈的說,

「我和占強的關係,安然不是不知道。鄒占強的話,你覺得她會信嗎?她現在就是認定了我為了幫占強,背著她找了高樂……」

林宥想了下,又說道,

「那先讓白玲去找她,把事情說明白。總之先解釋清楚一件是一件。你總不能就這麼被安然誤會下去吧?」

我再次搖頭,嘆息一聲,

「算了!懂我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解釋又有什麼用呢?今天解釋過了,明天又會有新的誤會。我不想我這輩子就在解釋中度過……」

這是我真實的想法,不然那天我不會那麼輕易的離開安然的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