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五十九章

其實林宥並不知道。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真正刺傷我的,並不是安然對我的誤會。而是安然那句,我找她,目的就是想成為宏圖集團的乘龍快婿。

我在最開始追求安然的時候。就曾經因為我們身份地位的懸殊而猶豫過。但最後,我打破心魔,開始追求她。我認為誰都可以誤會我,唯獨安然不能!

見我不說話,林宥還不死心,他繼續說道,

「安然愛信不信,但這事鄒占強必須得找安然澄清!你畢竟是因為幫他才鬧得這個下場的,他不出面,那也太說不過去了……」

我依舊沉默。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陸雪坐在啊對面的椅子上。那雙天真的大眼睛,此時也顯得有些『迷』茫。好一會兒,她才看著我說,

「卓越,要不我找時間,把你說的這些告訴安總吧!不過得稍微等等,她現在一是太忙。再有,她的情緒太低落。我擔心這個時候說,她會懷疑我是你派去的說客,反倒『弄』巧成拙了……」

陸雪和林宥都在為我出著主意。但我卻依舊是漠然的搖頭。

說了一會兒,見我依舊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林宥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問我說,

「卓越,你下一步有什麼打算?不能就這麼呆下去吧?」

我嘆了口氣!我告誡自己,不能再像和陳嵐分手那樣,一直萎靡不振。mianhuatang.la網最起碼,我要努力的工作賺錢,或許只有事業成功,我和安然的悲劇才不會再上演。

我『抽』著煙,琢磨著什麼時候再約黃飛。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他,我想入職青姿!

見我沒說話,林宥又說道,

「我說你就和我開『花』店吧!你那十萬塊就當入股了,我也大方一次,給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怎麼樣?」

林宥說著,他一臉壞笑的看著我。我歪頭斜了他一眼,那個帶死不活的『花』店,打死我都不會做的。

陸雪也瞪著林宥,罵他說,

「你臉皮真厚,這個時候,你就別占卓越的便宜了1

林宥嘿嘿壞笑,故意裝作一副放『盪』的樣子,他沖陸雪擠了下眼睛,

「不佔他的便宜,那我可要佔你的便宜嘍!小妹妹,你要小心了……」

話沒說完,茶几上的煙盒就朝著林宥飛了過去。林宥急忙一躲,嘿嘿的笑著。而陸雪氣呼呼的罵說,

「林宥,你再和我嬉皮笑臉,以後就給我滾蛋。這麼討厭呢1

兩人嘻嘻哈哈的鬧著。這明明是一個可笑的場景,但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我的眼前都是安然的影子,我還記得那天在酒吧『門』口,她和遲東方出現時。遲東方對她照顧有加的樣子!或許,只有遲東方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安然吧!

我想著安然。此時的她,又在做著什麼呢?

接下來的日子,我又過上了形單影隻的生活。我不再宅在家裡,每天晚上,我都會到老友坐一坐。也不喝醉,兩三瓶啤酒,默默的聽著台上的秦沫唱著歌。偶爾還會和秦沫聊上一會兒。

秦沫一直以為我是寂寞才會每天都來的。可實際她並不知道,我一直期望在老友,能再次見到安然。

沒人知道我此時的心裡。我既想見到安然,可又害怕見到她。每天我都在這種矛盾中度過著!

生活並沒有因為我的憂傷,而停滯不前。時間依舊流逝,而我依舊孤獨的『舔』舐著內心的傷口。

一晃半個多月過去了,除了偶爾和林宥通通電話外,我基本斷絕了和外界的聯繫。

這天早上醒來,外面又下起了雪。站在窗前,看著飛雪飄飄洒洒。我忽然下了個決定,今天就去找黃飛。讓他帶我去見齊董事長。

我要工作!我要賺錢!我要讓安然知道,我當年追求她,並不是因為她的家世。我更要向所有人證明,離開任何人,我都可以活的很好!

想到這裡,我急忙的去洗漱下樓,又去理了發。一切收拾妥當后,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似乎比從前消瘦了一些,但自信依舊。

出了理髮店,我掏出手機,給黃飛打了電話。電話一通,就聽對面傳來黃飛渾厚的聲音,

「卓越!你電話來的正好,這幾天我還想找你呢……」

我笑了下,立刻說道,

「那我現在去你辦公室吧!我現在是自由身了,想和你聊聊上次在提案會上,沒有說出的營銷計劃……」

我以為黃飛會很奇怪我已經離職了。但他卻表現的很平淡,看來他早就已經知道了。

放下電話,坐著公『交』,直接去了青姿。

坐在公『交』車上,我盡量讓自己的思維全都集中在青姿上。可看著窗外熟悉的街景,我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想到安然!

安然,這個對我來說,如同夢魘一樣的『女』人。她曾帶我走出失戀的深淵。可現在,她又親手把我推下了那道懸崖。或許,這就是輪迴吧。

青姿的前台還是以前那個小丫頭。一見到我,她立刻『露』出潔白的牙齒,微笑的說,

「卓先生,黃總在辦公室呢。您現在上去吧……」

小丫頭甜甜的微笑,讓我心裡舒服很多。畢竟生活不總是『陰』霾,也有這陽光一般的微笑。

到了黃飛辦公室,敲『門』進去。就見黃飛正皺著眉頭,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拿著文件,正認真的看著。見我進來,他立刻把文件一放,指著旁邊的沙發說,

「這麼快就到了?來,坐吧……」

我特別欣賞黃飛這樣的男人。工作起來,錙銖必較,比誰都認真。而在『私』下,又像個兄長一樣,對需要幫助的人噓寒問暖。

黃飛給我倒了茶,又遞了支煙。點著后,『抽』了一大口,他才看著我,微笑的說,

「聽說在奧藍離職了?」

我微微點了點頭,自嘲的說道,

「好事不出『門』,壞事行千里。這麼倒霉的事,沒想到黃總這麼快就知道了……」

黃飛聽我說完,他哈哈大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