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終於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禍不單行了。mianhuatang.la網.訪問:.。愛情沒了,事業沒了。機會就在我手指間這麼悄悄的劃過了。

黃飛見我不說話,他看著我又說道,

「卓越,我還是剛才那句話。我很欣賞你。雖然我們不能成為同事。但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倒可以給你兩條建議。第一,我可以幫你推薦幾個朋友的公司。不過你入職的職位,我想不會像當初青姿給你的那麼高。第二,我倒是認為,如果你的『性』格能更剛毅一些。你倒可以嘗試著創業。現在正是全民創業的『浪』『潮』。你要是有信心,不妨到這『浪』『潮』中搏一下。成也好,敗也好,最起碼經歷過了。也不枉你年輕一回……」

黃飛的話很誠懇。我也認真的聽著。我現在也清楚的意識到,我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並不是都怪別人在背後對我使『陰』招。更多的,還是由於我『性』格的缺陷造成的。

我很感謝黃飛。他的話讓我重新審視了自己。看來,我必須要做一些改變了。

從青姿出來時,已經是中午了。這幾天我飯也沒好好吃,早就飢腸轆轆了。找到街邊的一家麵館兒,進去點了兩樣小菜,一碗牛『肉』面。我一邊吃著,一邊想著黃飛的話。但想了好半天,我依舊『迷』茫。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做什麼!

一碗牛『肉』面還沒等吃完,電話忽然響了。.la拿起一看,是林宥打來的。一接起來,就聽林宥在對面氣急敗壞的說道,

「卓越,我在市人民醫院,你馬上過來1

林宥的口氣很不好。加上他還特意說在醫院,我嚇了一跳,急忙問他,

「怎麼了?你怎麼跑醫院去了?」

「你快來吧!我在醫院等你……」

說著,林宥也不等我再問。直接掛斷了電話。

我急忙起身買單。出『門』打車直奔人民醫院。

醫院恐怕是這個世界上最賺錢的生意之一。不是休息日,但一進大廳,照樣是人滿為患。我找了半天,才在旁邊走廊看到了林宥。他眉頭緊鎖,表情冰冷。一看就能感覺到,此時他正怒氣衝天。

而在他旁邊不遠處的長椅上。陳嵐和艾嘉正坐在那兒。艾嘉臉『色』煞白,眼圈通紅,眼角的淚痕還未全乾。她輕輕的靠在陳嵐的身上。而陳嵐則是一臉的憂傷,她輕輕摟著艾嘉的肩膀。兩人就這麼沉默著,誰也沒說話。

看到這個場景,我心裡咯一下。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籠罩著我。我急忙快步走到林宥身前,沖艾嘉和陳嵐點了下頭。接著問林宥說,

「林宥,艾嘉又住院了?」

林宥看著我,他想說什麼。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樣子,我更加著急。再次問說,

「你吞吞吐吐的幹什麼,有話快說……」

「哎1

林宥重重的嘆息一聲,回頭看著陳嵐,不耐煩的說,

「陳嵐,你和卓越說吧。『女』人的事,我說不明白……」

陳嵐輕輕的扶正艾嘉。她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一臉憂鬱的看著我,痛心的說,

「卓越,嘉嘉今天做了檢查。情況很不好……」

她說著,用力的抿著自己的嘴『唇』,努力的忍著眼淚。

陳嵐的樣子,讓我心裡更加擔憂。我急忙催促著,

「到底怎麼回事,你倒是說啊?」

陳嵐這才抬頭看著我,幽幽的說道,

「嘉嘉以後恐怕做不了媽媽了……」

「啊?」

我瞪著眼睛,驚訝的看著陳嵐。我指的,艾嘉和鄒占強都很喜歡孩子。這個消息對他們兩人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我看了一眼臉『色』煞白的艾嘉,又低聲問陳嵐,

「怎麼會這樣?」

陳嵐微微嘆息一聲,她低聲說道,

「從上次出院,嘉嘉就一直不舒服。今天她給我打了電話,我想林宥也沒什麼事,他『腿』快,能樓上樓下的幫我倆取化驗單,就把他一起叫來了。剛剛檢查結果出來,醫院說,由於流產,以及小產後恢復的不好。所以,嘉嘉以後不能懷孕了……」

我幾乎不敢相信陳嵐的話。我回頭看著醫院裡川流不息的人群,皺著眉頭,朝大廳方向指著,不解的問陳嵐,

「我們市最好的醫院。只***做一次人流,就給做的不能懷孕了?」

我已經不是生氣,而是憤怒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醫院?居然水平這麼差!

我情緒有些『激』動,旁邊的路人都側目看著我。陳嵐急忙拉著我的胳膊,她把我拽到一邊。看著我,低聲的說,

「你小點聲,和醫院沒關係的……」

我更加不解,奇怪的看著陳嵐。陳嵐嘆息著,繼續壓低聲音說,

「這已經是嘉嘉做的,第,第三次流產了……」

陳嵐的話讓我氣血上涌,腦袋一熱。我看著陳嵐,幾乎不敢相信她的話。好半天,我才問了一句廢話,

「這怎麼可能呢?」

陳嵐回頭朝艾嘉的方向看了一眼。她壓低聲音,一臉憂鬱的說,

「之前我也不知道。今天陪她來醫院,她和醫生說的。我這才知道……」

看著陳嵐,我慢慢的搖著頭。我不知道我是氣憤,還是無奈。艾嘉和鄒占強,一直是我們大家最羨慕的一對。當年我和陳嵐在一起的時候,陳嵐經常拿他們兩人和我們做比較。可我怎麼也沒想到,艾嘉居然為了鄒占強,曾作出這麼大的,愚蠢的犧牲。

看著不遠處臉『色』憔悴,給人感覺病怏怏的艾嘉。我心裡是又可憐又可悲。可憐是她此時的境遇,作為一個『女』人,竟永遠當不了媽媽了。而讓我可悲的是,艾嘉在她和鄒占強的世界中,她已經完全『迷』失了自己。她的生活里,只有鄒占強。

一旁的林宥,正一臉憐惜的看著艾嘉。我把頭轉過來,嘆息一聲,問陳嵐說,

「鄒占強他人呢,怎麼沒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