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二章

陳嵐哀怨的嘆息一聲,她看著我,苦笑著說,

「正往醫院趕呢,應該快到了吧……」

林宥慢慢的走了過來。mianhuatang.la.訪問:.。他看著我倆說,

「你們說完了嗎?」

陳嵐點點頭。林宥呵呵冷笑著,

「走吧,出燃強1

說著,他率先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陳嵐扶著艾嘉,我默默的跟在她倆的身後。我想說幾句安慰艾嘉的話,可一時間我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心裡越發的心酸與無奈。生活就是這樣,在一些所謂的小事上我們漫不經心。而最後,生活就會給我們一記重重的耳光。

白雪覆蓋的路面上。我們四人慢慢的朝停車場的方向走著。

外面天冷,陳嵐把艾嘉扶上車。我和林宥站在車旁,大口的『抽』著煙,等著鄒占強。

放在平時,林宥應該是暴跳如雷。但此時的他,卻顯得特別的平靜。平靜的讓我覺得有些嚇人。這太不像他了。

我沒話找話的問林宥,

「『花』店生意怎麼樣?」

林宥冷笑著,

「好,好的不得了1

我故作輕鬆的罵他一句,

「滾蛋,好好說話1

但林宥根本不搭理我,他就悶頭『抽』著煙。一隻腳,不停的碾著地面上的雪。

陳嵐也從車上下來了。(mianhuatang.la好看她走到我倆身邊,看著我倆說,

「外面太冷,到車裡坐著吧?」

林宥搖了搖頭,

「不用!這樣『挺』好1

我們三個再次沉默。誰都不說話。好一會兒,陳嵐忽然問我說,

「卓越,我聽說你現在離職了?」

我不知道陳嵐知不知道我和安然具體的情況。但她既然說的這麼委婉,我也沒多說。苦笑著點了點頭。

「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陳嵐的話音剛落。就見一輛賓士車停在了旁邊的位置。我們都能清楚的看見。開車的正是鄒占強。這車我曾經坐過,是鄒占強公司總裁的車。

一下車,鄒占強並沒朝我們走來。而是先開了車后『門』,把一個五六歲的男孩兒從車上抱了下來。不用想,我也知道這男人就是他們總裁吳若雨的兒子。我還記得他的名字叫貝貝。小傢伙長的虎頭虎腦的,看著的確『挺』可愛。

鄒占強一邊拉著貝貝的手,一邊朝我們的方向疾步走來。他邊走,邊沖著我們問,

「艾嘉呢?她在哪兒了?」

鄒占強並沒看到艾嘉正坐在陳嵐的車裡。我們三個誰也沒說話。都默默的看著鄒占強。

鄒占強一到我們身邊,他看著我,再次追問,

「卓越,艾嘉呢?」

林宥忽然彎腰看著小貝貝,他笑著說,

「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啊?」

這小傢伙一看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哼」了一聲,仰頭對著林宥,驕傲的說,

「不告訴你!我媽媽說了,不許我和陌生人說話……」

看著小傢伙可愛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而林宥轉頭看著陳嵐,平靜的說,

「嵐嵐,外面太冷了。你把這小傢伙帶上車吧。我們和占強說幾句話……」

鄒占強這才回頭看到車裡的艾嘉。他剛要過去,陳嵐已經抱著貝貝上了車。這小傢伙還不錯,『挺』聽陳嵐的。

陳嵐正好擋在鄒占強的身前,鄒占強剛要上前開車『門』。忽然一個黑影從我身前躥了過去。我心裡已經,知道是林宥。

接著,就見林宥一拳打在鄒占強的後腦上。鄒占強根本沒防備,被林宥這一拳打的一個趔趄。等他站穩回頭,林宥上前又是一拳。這拳正打在鄒占強的鼻樑上。就見兩道鮮紅的血直接流了出來。

其實我本有機會拉住林宥的,但我沒動。我知道林宥之前的沉默,就是為了現在的爆發。其實我也想上前狠狠的『抽』鄒占強兩個耳光。但在愛情中,我本身就是個失敗者。我又有什麼資格去說他呢?

陳嵐把貝貝塞進車裡,她立刻回頭拉著林宥,同時沖我大喊著,

「卓越,你幹什麼呢?快點過來礙…」

而貝貝在車裡發出撕心裂肺的哭聲。艾嘉也在車裡朝外面虛弱的喊著,

「林宥,你要幹什麼?」

場面一時『混』『亂』的一塌糊塗。旁邊不少路人,都停住了腳步,在周圍看起了熱鬧。

鄒占強抹了下嘴『唇』上面的血跡。他瞪著林宥,憤怒的喊道,

「林宥,你他媽是不是瘋啦?」

林宥依舊是一言不發,他怒視著鄒占強。仍舊想衝上前去。而陳嵐苦苦的抱著林宥的腰,她一邊哭著,一邊喊道,

「你們到底要做什麼?現在還不夠『亂』嗎?你們就別添『亂』了,好嗎?我們這是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了?」

陳嵐的話讓我心裡針扎的一樣疼。是啊,這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曾經青『春』飛揚的我們,現在卻都變成了這樣!到底是我們辜負了生活,還是生活戲耍了我們!我不知道!

我嘆息一聲,看著車內淚如雨下的艾嘉。沉沉的嘆息一聲。走到林宥的身前,拿開陳嵐的手。輕輕的對林宥說,

「林宥,冷靜點吧!讓占強和艾嘉聊聊吧……」

林宥這才沒再掙扎。而鄒占強也意識到,艾嘉那面肯定沒什麼好消息。不然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他擦了下鼻血,急沖沖的上了陳嵐的車。車『門』一關,兩人說的什麼,我們沒人能聽到。

陳嵐依舊哭著。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蹲在地上,顫抖著,嗚咽著。

我嘆息一聲,輕輕拍了拍陳嵐的肩膀,低聲說,

「陳嵐,別哭了!相信我,一切都會過去的,我們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陳嵐忽然抓住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她慢慢的站了起來,忽然撲向了我的懷裡。熟悉的體香,熟悉的味道。只是最熟悉的人,現在也變得陌生。

陳嵐一邊哭著,一邊哽咽的問我,

「卓越,你告訴我,這一切都怎麼了。你告訴我,我們到底怎麼了?」

其實我又何嘗不想知道這到底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