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因為是下午,本就生意慘淡的老友,除了林宥三人之外,再一個客人都沒有。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他們三個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陳嵐輕輕摟著艾嘉,兩人就這麼依偎著,看著窗外。林宥『抽』著煙,皺著眉頭,沉默著一言不發。我和鄒占強走了過去。他們三個依舊是沉默著,沒人和我們說一句話。

我點了一打啤酒,開了一瓶,默默的喝著。鄒占強看著艾嘉,他剛要說話。艾嘉忽然從陳嵐坐直了。她雖然面容虛弱,但目光卻透著一股堅毅的問題。看著鄒占強,她輕聲的說道,

「占強,我們分手吧……」

艾嘉話一出口,我們所有人。尤其是鄒占強,他的神情更加慌『亂』,他看了一眼林宥,又轉頭看著艾嘉,急忙說道,

「嘉嘉,你說什麼呢?好端端的我們為什麼要分手?」

艾嘉看著鄒占強,忽然她的眼圈紅了。她馬上低下頭,輕聲說道,

「占強,我已經想好了。分手對我們兩人來說,都是件好事……」

鄒占強情緒顯得有些『激』動。他急忙伸手握住了艾嘉的手,慌『亂』的說著,

「嘉嘉!從和你在一起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把你當成我的妻子。我知道,你這麼說是因為,因為……」

鄒占強說到這裡,他略微停頓了下。能看得出來,他的內心有些掙扎。但他馬上又說道,

「不就是不能懷孕了嗎?嘉嘉,我們可以不要孩子的。只要我們兩個人能在一起,有沒有孩子真的無所謂的……」

其實我們所有人都知道。艾嘉之所以在這個時候提出分手,並不是代表她對鄒占強的感情變了。而是因為今天的檢查結果,讓她對兩人之前的未來失去了信心。

鄒占強話一說完,艾嘉早已經淚流滿面。她哽咽著把頭轉了過去。陳嵐拿起桌上的餐巾紙,遞給艾嘉。接著回頭看著鄒占強,問他說,

「占強!你可以不在意你們以後沒孩子。但你的家人呢?他們也會不在意嗎?」

陳嵐目光如炬,就這麼冷冷的盯著鄒占強。我們都知道,鄒占強是個孝子。他的父母又很傳統。在他們的眼裡,傳宗接代是兒子天經地義的責任。這些鄒占強以前就曾和我們說過。

陳嵐的話音一落,鄒占強的臉上立刻『露』出複雜的神情。他看了一眼陳嵐,又看著正在『抽』泣的艾嘉。好一會兒,他像下了很大決心一樣。對著艾嘉說,

「嘉嘉,我已經想好了!我們先瞞著我爸媽,到時候實在不行,我們可以領養個孩子。只要我們在一起,這一切都不可能成為阻斷我們的障礙。還有,你再給我點時間。不用多,半年就行。現在公司對我很器重,半年之後,我們買套房子。到時候,我一定要給你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嘉嘉,你知道我的,我不像林宥和卓越那麼能說會道。但你應該知道,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是我最最完美的妻子……」

鄒占強的一番話說的很真誠。林宥的臉『色』緩和很多,但他還是皺著眉頭,白了鄒占強一眼,假作不滿的說道,

「你丫有病吧?你和嘉嘉解釋,拉上我和卓越幹什麼?你怎麼就沒我倆會說了?我看你這一套套說的不『挺』好嗎?不過我最擔心的是,你光說不練1

林宥的幾句話,讓本來一直壓抑的氣氛終於好轉了不少。艾嘉的表情也不像開始時那樣憂愁。她拿著紙巾,抿著嘴『唇』,想著鄒占強的話。

而我也故作輕鬆的說道,

「嘉嘉,這個事情你也不必要這麼悲觀。現在醫療這麼發達,肯定有許多辦法解決這件事的。退一萬步說,占強剛剛也表態了。實在不行,你們也可以領養一個的。你就沒必要再為這件事發愁了……」

艾嘉這才抬頭看了鄒占強一眼。她的眼神中,有『迷』茫,也有希望。而更多的,還是愛戀。

一番『波』瀾,終於是在鄒占強的表態下收場了。我們幾個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大家開始喝酒聊天。而我,又成了他們關注的重心。

林宥歪著頭,拿著啤酒瓶,問我說,

「卓越,這幾天你沒和安然聯繫?」

安然的名字,似乎已經成了我的禁忌。只要一提,我的心裡立刻就會一陣疼痛。

我搖了搖頭,喝了一大口啤酒。

林宥卻沒完沒了,他又追問,

「她也沒和你聯繫?」

我依舊搖頭。

「不過我可告訴你。這幾天我聽陸雪告訴我說,第一,安然最近心情極其不好。已經在辦公室發了不止一次的火。第二,那個叫吃東方,還是吃西方的傢伙,好像天天都親自去給安然送『花』,他追安然追的可『挺』緊的……」

林宥說的這些,其實我早已經想到。可當林宥說出來時,我渾身上下都變得極不舒服。那不是一種簡單的心痛感覺,而是整個人都被掏空了一樣。腦子裡全都是遲東方和安然的影子。

我拿著啤酒瓶的手,已經輕輕的顫抖著。我已經清楚的知道,雖然我和安然在一起的時間,並沒有像陳嵐那樣長。但和安然分手帶來的陣痛,卻要比陳嵐那時候更要強烈。

半瓶啤酒,被我一口氣喝乾。放下酒瓶,我打了個酒嗝,整個人才算冷靜了一些。而陳嵐一直盯著我,她忽然說道,

「卓越,我不知道你和安然之間發生了什麼。但你記得嗎?林宥『花』店開業那天,我和安然在這裡聊了很多……」

我微微點了點頭。我曾經問過安然,那天她和陳嵐到底聊了什麼。但安然並沒告訴我。

陳嵐繼續說著,

「我們兩人聊的其實全都是你。雖然安然並沒直說,但我能感覺到她對的感情很深。所以,我建議你再去找找她好好談談,努力的做一次補救……」

看著陳嵐,我苦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