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忽然感覺現在的場景有些荒誕。.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前『女』友再勸我,或者說再教我怎麼去追現在的『女』孩兒。這真是一種奇特的感受。

我微微嘆息一聲,看著陳嵐,接著幾分酒意說,

「陳嵐!你記得嗎?當初你離開我后,我從未去找過你。因為我知道,只要對方離開我。那一定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既然自己不夠優秀,又何必讓別人來忍受我的缺點呢?」

一說到我倆,陳嵐的表情就變得極其複雜。她看了我一眼,立刻把目光轉向窗外。

其實我知道,我剛才的那番話都是為我的懦弱尋找的借口而已。我何嘗不想去找安然,可我害怕看到安然對我失望的眼神。

陳嵐沉默了。但我卻盯著她,繼續追問,

「陳嵐,你知道的。我並不是八卦的人,但我還是想問你一個問題……」

陳嵐這才把頭轉了過來。她看著我,淡淡的說,

「你問吧1

我看著她,慢慢說道,

「你去北京,明明是請假。可你為什麼要告訴我,你去出差了呢?」

話一出口。他們幾個也都盯著陳嵐。尤其艾嘉,她的眼神顯得有些驚訝。能看得出來,陳嵐也是告訴艾嘉,她去北京是出差的。

陳嵐忽然笑了,她歪著頭,看了我一眼。mianhuatang.la嘆息著說,

「卓越,我以前還沒發現,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以為是了?」

陳嵐的態度忽然變得有些冷淡。她說話的口『吻』,也開始有些嘲諷的味道。我苦笑了下,喝著啤酒,一言不發。

陳嵐繼續說著,

「我的確是騙了你!可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為了保護你那點可憐的自尊心。我怕你再受傷而已。既然今天你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實話吧。我去北京,是因為天成的母親這一年多一直在北京住院。天成工作忙,而我作為準兒媳,難道不應該多去探望探望嗎?」

陳嵐說完,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而我卻無奈的苦笑著。是啊,我真的是太自以為是了。我之前一直以為,陳嵐去北京,卻瞞著我們這些人。她或許會有什麼困難。可沒想到,她去北京,竟是去照顧未來的公婆。

我沒再多說,拿著啤酒,大口大口的喝著。

不知不覺,夜幕已然降臨。艾嘉身體不好,我們也不敢多座。鄒占強買了單,我們幾個出了老友。陳嵐開車,她送鄒占強和艾嘉回去。我和林宥不是一個方向,他打車先走了。

我本應該也回家,可我卻一點也不想回去。就一個人,沿著馬路慢慢的走著。

今天雖然一直在下著雪,但天氣卻並不太冷。我『抽』著煙,一邊走,一邊想著自己接下來的生活。青姿是去不成了,我也拒絕了黃飛給我推薦工作的機會。可現在讓我再去找個小公司,做個普通的策劃。我似乎也沒這個心勁了。一時之間,對未來我竟充滿了『迷』茫。

穿過了幾條街。忽然,看到街邊新開了一家夜店。規模似乎不小,離著很遠,就聽到裡面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好久沒去夜店了。我決定進去喝點酒,徹底放鬆下自己。

路過走廊,一進大廳。就見一個巨大的舞池裡,一些男男『女』『女』正在震撼的音樂下,群魔『亂』舞著。而四周的卡座上,一些人喝著酒,也隨著音樂的節奏慢慢的扭動著。

我坐在吧台,點了一杯龍舌蘭。坐在高高的吧椅上,一邊喝著,一邊無聊的看著舞池裡的放縱的男男『女』『女』。曾幾何時,我和陳嵐也會偶爾到夜店裡放縱一下。只是時過境遷,我已經好久沒來這種地方了。

正喝著,忽然看到不遠處的卡座上。一個又胖又圓的中年男人,他左擁右抱著兩個年輕的小姑娘,正一邊嬉笑,一邊喝著酒。我怎麼也沒想到,許多天前,還在安然辦公室里栽贓陷害我的高樂,此時竟在這裡『花』天酒地。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居然在夜店遇到了他。

想了下,我把杯里剩餘的酒一口喝乾。一種辛辣的,從口到胃的火線,讓我整個人變得更加亢奮。

放下酒杯,我帶著幾分酒意,朝高樂的方向走了過去。

震撼的音樂下,高樂正對著兩個姑娘肆無忌憚的上下其手。他似乎根本沒注意到,正在靠近他的我。

我就在他的座位旁站了好半天,高樂才猛然抬頭。一見是我,他先是楞了下。接著哈哈大笑,面不改『色』的說道,

「呦,這不是卓助理嗎?來,快坐,咱們喝一杯1

我也笑了下,坐到高樂對面的位置。

高樂把桌上的一瓶不知名的洋酒打開,他拿著夾子,夾起一塊冰塊,放到空杯里。接著,把酒杯倒滿。放到我的面前,依舊是笑呵呵的說,

「卓助理,好久不見。喝一杯吧?對了,你現在在哪兒高就呢?」

我看著高樂,心裡不由對他暗生幾分佩服。這種人的心裡素質太好了。我因為他,被安然開除。這事他是一定知道的。可他面對我,居然沒有半點愧疚。還像個老朋友一樣,和我噓寒問暖。

我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一股辛辣的味道,立刻讓我微微皺了下眉頭。而高樂哈哈大笑著,他看著我,依舊像老朋友那樣說著,

「我說卓助理,這酒你可別喝糟蹋了。好幾千塊一瓶呢,你這一杯,最低也要六七百……」

他笑著,再次哈哈笑著。他旁邊的兩個姑娘也跟著笑了。似乎我在他們眼裡,就是一個沒有見過任何世面的傻小子一樣。

我沒吭聲,拿起桌上高樂的軟中華,點了一支,『抽』了一大口后。看著高樂問,

「高總,我有個問題一直想不明白。你我無冤無仇。在沒有這件事之前,我們連見都沒見過,可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的聲音也很平淡。就像對一個老朋友一樣,在默默的問詢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