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六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六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六章

高樂拿著酒杯,他微微喝了一小口。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才抬頭看著我,依舊是一臉笑容的說道,

「卓助理,你還是太年輕啦。今天高哥心情好,就免費給你上一課……」

我『抽』著煙,一言不發的看著他。而他端著酒杯,又喝了一口。才慢條斯理的說,

「卓越,你也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的道理你不懂嗎?」

說著,他指著舞池中舞動的人群說,

「你看這些人,我們認識嗎?有冤有仇嗎?沒有吧!但也許,明天某個人就會因為一單生意而感『激』我,也可能因為一筆錢,就恨上我。尤其是『混』我們這個圈的,大家都是一個目的,那就是錢!所以,我和你說這麼多。就是要告訴你,這一切,都因為一個『利』字!,明白了嗎?」

說著,高樂端起酒杯,沖我比劃著,暈暈乎乎的說,

「來吧,兄弟!在這個圈子時間長了,你就明白了。哪有什麼冤什麼仇,一切都是利益!來,喝酒1

這種唯利益論,我並不是第一次聽到。當初鄒占強也曾和我說過類似的話。可當高樂說出來時,我心裡的火氣卻一點點的在升騰。這幫孫子,為了自己的利益,他就能出賣別人,置別人於死地。

但我還是端起了酒杯,和高樂碰了下。(mianhuatang.la好看喝了一口后,我又問他說,

「高經理,那你的意思是,有人出錢給你,你才擺了我一道?」

我話音一落,高樂就不停搖晃著他粗胖的食指,呵呵冷笑著,

「你呀,還是不開竅!誰會給我出錢?沒人1

「那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我繼續追問。

高樂呵呵笑著,他抬頭看著我,冷笑著說,

「那是因為你擋住了別人的財路!這個道理你到現在還不知道嗎?」

高樂說著,臉上浮現出一絲不屑的表情。

我沉默了一會兒,看著高樂,再次說道,

「高總,你能不能把你這番話和安總說一遍?」

話一說完,高樂把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他皺著眉頭,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幼稚!我明告訴你吧,卓越。今天是咱們兩個偶遇,加上我心情不錯。我才和你說這些的。假如你再問我一遍相同的問題,你放心,我絕對給你的不是剛才的答案。因為沒人冤枉你,你就是打著安總的旗號來商場找的我。這是鐵一樣的事實,永永遠遠都不會再改變了。卓越啊,你要是信我。你就老老實實找個公司上個班,以你的能力,做個總監之類的還是綽綽有餘。有些渾水,你還是別趟為好……」

我依舊『抽』著煙,盯著高樂,一言不發。

而高樂對我的表現似乎不太滿意。他皺了下眉頭,不耐煩的沖我擺擺手,

「好了,就說這麼些了。你走吧,不要打擾我喝酒了……」

我笑了下,把煙頭掐滅在煙缸里。

接著,我拿起酒瓶,給高樂倒了一杯酒。邊倒邊說,

「今天謝謝高總,聽高總一席話,勝讀我這一個大學。來,我敬高總一杯……」

高樂的臉上,這才又『露』出笑容。他把杯端起,剛放到嘴邊。我忽然站了起來,手在他胳膊上一抬。杯里的酒立刻揚到他『肥』胖的臉上。

高樂還沒等反應過來,我拿起酒瓶,沖著高樂的腦袋就是一下,邊打邊罵說,

「王八蛋,今天我他媽就告訴你,給老子下套的下抄…」

酒瓶「當」一聲,砸在高樂的腦袋上。我很用力,卻沒想到這洋酒瓶極厚,這麼用力的情況下,酒瓶居然沒碎。

高樂似乎被我這一瓶子砸暈了。他先是獃獃的看著我,接著一股通紅的血流,慢慢的從頭頂低落了下來。他身邊的兩個『女』人,立刻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似乎瓶子砸的不是高樂,而是她們兩個。兩人這一叫,夜店裡的人立刻把目光都集中在我們這裡。一些人紛紛站了起來,好奇的看著熱鬧。

這一下,我根本不解氣。拿著酒瓶,繼續砸了過去。這次高樂學聰明了,他立刻舉著胳膊擋住了腦袋。酒瓶砸在他的胳膊上,高樂被這一下打到了桌子下面。

我準備過去,再狠狠的踹他幾腳。這口惡氣憋的我太久了,我剛剛看到他時,本就想狠狠揍他一頓。可我還是忍著和他嗦了好一會兒。面對他的冷嘲熱諷,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可我還沒等過去。保安就沖了過來,一個人緊緊摟著我的腰。另外一個,站在我前面,把我和高樂阻隔開了。

在兩個姑娘的攙扶下,高樂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看著他的樣子,我心裡立刻有了一種報復的快感。這王八蛋現在滿臉是血,狼狽至極。

有了保安的撐腰,高樂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他一手捂著頭,另一手指著我,大聲叫罵著,

「報警,快報警。你他媽敢打我,這回你就在監獄里蹲著吧,你他媽別想再出來了……」

高樂暴跳如雷的叫罵著。我想衝上去,再給他幾下。可保安死死的在後面抱著我,我根本就動彈不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沒多一會兒,警察真的來了。看了下現場的情況,一個警察讓保安先送高樂去了醫院。而我在兩個警察一左一右的壓制下,平生第一次上了警車。

警笛發著清脆的鳴叫聲。坐在警車裡,我獃獃的看著窗外。一個姑娘,正在用手帕幫著高樂清理臉上的血。而高樂拿著電話,也不知道正給誰打著。他一邊打,一邊瞪著警車裡的我。那眼神如同噴火一般。

而我沖他揮了揮手,微微笑了下。隔著窗戶,我大聲的沖著他喊道,

「高總,別著急。等我出來,我還會找你的……」

在父母眼中,我雖然不是什麼特別乖的孩子。但他們可能永遠也不會想到,有一天我會被警察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