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七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七章

我雖然去過派出所。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但每次都只是辦事而已。而這次,卻是以嫌疑人的身份被帶了進來。我被兩個警察送到了臨時的羈押室。

這個如同牢籠一樣的密閉房間里,前面是直貫牆體的鋼筋。這是以前在電視里才看到的鏡頭,而現在,我卻親身經歷著。我以為一進來,就會有警察來審訊問。可惜,被扔到這裡后,就沒人再搭理我了。

羈押室里。除了我,還有兩男一『女』。其中有兩個流里流氣的男人,一看就是街頭的『混』子。或許這種地方他們太熟悉了,兩人根本就是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而那個『女』人也是濃妝『艷』抹,身上飄著廉價香水的味道。看她的穿著打扮,就能猜到她的職業。

我正發獃的朝鐵欄杆外面看著。其中一個男的忽然問我說,

「小子,你是因為什麼事兒進來的?」

我知道他是問我,但我沒回頭。依舊一言不發的看著外面。

「你他媽啞巴啊,問你話呢……」

這傢伙的態度忽然變得惡劣。我回頭看了他一眼,心不在焉的說了一句,

「打架1

話音一落,對方立刻『露』出不屑一顧的神情。他撇嘴說,

「不就是打架嗎?還哭喪個臉。我還以為你犯了多大的事兒呢。放心吧,罰點款,關幾天就放你出去了……」

這些在他們眼中早就習以為常了,但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充滿著恐懼的未知。strong.la/strong這是我第一次有這種失去自由的感覺。我將變得不了解外面的一切,甚至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成了奢侈。

想到這些,我竟有些後悔了。這就是我為了衝動,所付出的代價。

兩人見我也不愛說話,他們也就不再理我。我就一個人獃獃的胡思『亂』想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警察打開鐵『門』。看著我,冷冷的說道,

「你,出來……」

我立刻跟在警察的後面,出了羈押室。上了樓,警察帶我進了一個房間,看著『門』牌,我知道這裡就是審訊室了。

莊嚴的國徽下,坐著一男一『女』兩個警察。在我的想象中,或許等待我的將是手銬腳鐐。但這些都沒有,一個巨大的鐵椅子也沒讓我坐。就讓我坐到一邊的塑料凳子上。

兩個警察同時看著我。眼神犀利,態度冷漠。

「姓名?」

「卓越1

「『性』別?」

這是一個一眼便知的問題。但對方問了,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著,

「男1

「年齡?」

……………………

在這一問一答中,時間悄悄的流逝著。

警察盤問的很細緻,而我也一五一十的回答著。包括從我和高樂認識,以及今天偶遇,我們兩人都說了什麼。我都清清楚楚的講了一遍。

一切都說完后,一個警察拿著筆錄一頁一頁給我翻看著。在我確認無誤后,他又讓我簽了字,摁了手印,並寫上以上情況屬實的字樣。

審訊結束后。年輕的男警察看著我,慢慢的說道,

「卓越,你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看你呢,也不像是街頭的挾混』『混』。你怎麼能做出這麼衝動的事?」

可能和我剛才的表現還算不錯,這警察對我的態度也好了許多。

我苦澀的笑了下,嘆息著說,

「我被他害慘了!他給我挖了個大坑,讓我丟了工作不說。還……」

說到這裡,我沒繼續說下去。而腦子裡,又浮現出安然的影子。

旁邊的『女』警察態度也還不錯,她看著我說,

「不管怎麼樣,這些也不能成為你暴力襲擊他的理由埃我和你說實話吧,現在怎麼處理你。很大程度上要取決去他的態度。他現在要求法醫鑒定,一旦鑒定成輕傷,你可就要負刑事責任了。像你這種情況,基本上是一到三年吧……」

『女』警察的話嚇了我一跳。我驚訝的抬頭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反問,

「有那麼嚴重嗎?」

『女』警察呵呵冷笑下,

「根據《人體輕傷鑒定標準》第六條,頭皮銳器創口累計長度達8厘米,兒童達6厘米;鈍器創口累計長度達6厘米,兒童達4厘米。這都屬於輕傷害的範疇,我看他那傷口就懸。不過這一切,都還得等法醫鑒定結果出來后再定……」

『女』警察的一番話,說的我心驚『肉』跳。我看著她,喃喃的問道,

「那如果不是輕傷呢?」

『女』警察呵呵笑了下,她看了一眼身邊的男警察,才又說道,

「罰款,並拘役五到十天。還要賠償對方的醫『葯』費以及各種損失……」

我徹底沉默了!我將為我這一次的衝動付出昂貴的代價。可能,這就是成長所必須的經歷吧!

我發著呆,腦海中浮現著我穿著囚衣,帶著手銬的場面。

男警察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了我的身邊,他輕輕碰了下我的胳膊。一抬頭,他竟遞給我一支煙。我的火機和手機全都被他們收去了。男警察又幫我點著。我立刻『抽』了一大口,緊張的情緒似乎舒緩了不少。

男警察一手『插』著兜,一邊『抽』著煙,看著我說,

「卓越,看你這人還算老實,又是初犯。我倒是可以幫你出個主意……」

我一聽,立刻抬頭看著他,眼神中滿是期望。

男警察繼續說著,

「你最好找個中間人,去找那個姓高的當事人談談。只要他同意調解,我們派出所就可以給你們調解一下。到時候你『交』點罰款,再找個人給你做個擔保,這事也就算完了,你看怎麼樣?」

我看著男警察。我知道,他的主意完全是為我考慮。可能和高樂說上話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卡琳,上次在辦公室,卡琳已經和高樂翻臉了。她去找高樂,肯定不會有什麼結果。

而另外一個人就是安然!一想到安然曾經對我說的那番話,我心裡又是一痛。我知道,我寧可失去自由,我也不會找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