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拒絕了男警察的提議。。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他顯得有些無奈,搖了搖頭,又把我送回了羈押室。

這註定是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外面一片漆黑,只有走廊里的聲控燈,時而閃亮,時而熄滅。

雖然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但我知道,現在一定是後半夜了。但我卻沒有絲毫的困意。就這麼坐在地上,靠著牆,痴痴的發獃著。

我不知道,接下來要等待我的,到底是什麼?但我知道,這一次我恐怕在劫難逃了。

派出所內,腳步聲漸漸多了起來。又是一天的到來,而我的內心和昨晚一樣,依舊忐忑不安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羈押室的鐵『門』再一次打開。一個警察走了進來,他沖著我,冷冷的喊道,

「卓越,你出來一下……」

我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腿』有些麻,走了好一會兒,這『腿』才恢復了正常。

這一次,警察帶我去的並不是審訊室。而是一間普通的辦公室。一進『門』,就見昨天審訊我的警察,正拿著一份文件看著。

見我進來,他把手中的文件放下。從辦公桌上又拿出一張紙,接著遞給我一支筆說,

「來,在這簽一下字1

警察用手指著簽名的地方。而他的手遮住了上面的文字。strong.la/strong我也沒看清上面寫著什麼。

字一簽完,他又打開『抽』屜。在裡面一樣一樣的往出拿著東西。有手機、錢包、鑰匙,還有煙和火。這些都是我昨天進來后,警察讓我上『交』的物品。

警察指著這些物品,看著我說,

「這些都是你的吧?少沒少東西?」

我掃了一眼,慢慢的搖了搖頭。

警察見我獃獃的樣子,他呵呵笑了下,

「那還不拿起來,還等我給你拿個包裝著?」

我更加楞了,狐疑的看著他,小心翼翼的問,

「警官,你的意思是,我,我可以走了?」

「怎麼?不想走?」

「想,想1

我急忙把東西疵。警察在一旁解釋說,

「你小子運氣不錯。有人找到那個姓高的,姓高的答應和解。不再追究你的責任了。這人又給你『交』了罰款,給你做個擔保人。要麼你以為你能這麼輕易的出去?」

我獃獃的看著警察,還一會兒才說了聲「謝謝」。

轉身出『門』。但我心裡卻依舊忐忑不安。能讓高樂這麼痛苦的同意和解,除了安然,我想不出還有任何人能辦到了。可我被抓進派出所,連林宥都不知道,安然又是怎麼知道的?

出了派出所,外面『艷』陽高照。陽光照耀在雪地上,刺的我眼睛都有些睜不開。

走下台階,往前沒走兩步。忽然看見一輛酒紅『色』的雷克薩斯停在路邊。而車旁還站著兩個『女』人。她們都是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了。

安然和陸雪!

安然站在車旁,她看著我,而我也同樣看著她。我們就這麼對視著,誰也沒說一句話。半個多月沒見,安然似乎比從前消瘦一些。但美麗依然。高冷的氣質依舊給人一種只可遠觀的疏離感。

我沒猜錯,把我從派出所擔保出來的就是安然。我似乎應該和她說聲「謝謝」,可話到嘴邊,我卻開不了口。

我們兩個就這麼獃獃的對望著。也不知過了多久,安然打開車『門』。默默的上了車。

酒紅『色』的雷克薩斯開始緩緩前行。從我身邊過路時,我清楚的看到安然那張冷漠的臉上,有淚珠滴落。

一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再次湧起。我獃獃的看著車影漸行漸遠,直到消失不見。

「卓越1

忽然有人大喊我的名字。一回頭,就見林宥急匆匆的從一輛計程車上走了下來。他快步的跑到我身邊。上下打量著我,關心的問說,

「你丫也太不夠朋友了。讓我回家,你自己去找那姓高的報仇!怎麼不叫我一聲?」

我哭笑不得的看著林宥。他居然以為我是特意去報復高樂的。但我沒和他解釋,馬上問他說,

「林宥,你怎麼知道我在派出所的?」

林宥遞給我一支煙,他也同樣點了一支,『抽』了一大口,他才說道,

「陸雪告訴我的。她給你打電話,好像要問你什麼事。結果是個警察接的,警察把這事情告訴她了。她先告訴安然,又告訴了我。不然我哪兒知道你居然在所里蹲了一宿……」

我苦笑了下。這才明白,原來是陸雪無意間的一個電話,讓我免了牢獄之災。

林宥見我發獃,他推了我下,又說道,

「卓越,我聽陸雪說。安然知道這件事後,可急的夠嗆。她帶著陸雪,親自去找了那個姓高的。聽說剛開始姓高的還不同意調解。不過安然告訴他,雖然她現在不在集團任職。但照樣可以把他清除集團。這樣姓高的才答應了……」

林宥的話讓我心裡一陣陣痛。同時我又有些感動和愧疚。

見我不說話,就站在原地發獃,林宥才拍了拍我的肩膀說,

「走吧,先去我店裡吧,我給你煮碗面。估計你都餓壞了吧……」

林宥不說,我還沒察覺到。他一說完,我肚子立刻咕咕的叫了起來。

我和林宥打車去了『花』店。已經快中午了。但『花』店裡一個客人都沒有,只有兩個服務員在無聊的玩著手機。

林宥似乎對這些也不在意,我們兩個上了樓。他讓服務員給我沖了杯咖啡。他跑到廚房給我煮麵。喝著咖啡『抽』著煙,我的眼前還都是安然的影子。尤其是她路過我時,眼角滑落的淚珠,更是一陣陣的敲擊著我的內心。

沒多久,林宥端著一大碗面,小心頁隼礎K邊走邊說,

「卓越,也就是你吧,能讓本少爺親自下廚,別人誰行?你以後一定要對我感恩戴德,沒事的時候多想想我的這碗面……」

林宥和我隨意的開著玩笑。我也故作輕鬆的回了他一句,

「憑什麼?你不是也給艾嘉做過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