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六十九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六十九章

話一出口,林宥立刻笑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Щ.。不過他笑的有些尷尬。把面放到我面前,他一邊『抽』煙,一邊嘟囔著說,

「快趁人吃吧,吃完了,這一年的晦氣也就沒了……」

我笑了下。開始大口的吃著面。

林宥就坐在我旁邊看著。好一會兒,他才說道,

「卓越,我看安然對你的感情還『挺』深的,不然這次的事她也不會管你。我說要不你去找找她,好好解釋解釋。說不定你們就重歸於好了呢?」

林宥的話讓我心裡又是一疼。我低著頭,大口的吃著麵條,也不接他的話。

林宥有些不滿,他敲著桌子,不耐煩的說道,

「卓越,在局子里呆一個晚上,就給你呆啞巴了?我說話你聽不見啊?」

我依舊是沉默著。其實我也想見安然,想和她聊聊。可經歷過這件事後,我更加不敢面對她了。我怕看到她那失望的眼神。

見我還是不說話,林宥無奈的嘆了口氣。

一碗面還沒等吃完,就聽旁邊的樓梯處傳來的腳步聲。.la我依舊吃著麵條,也沒回頭看。

腳步聲越來越近,我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人站到我的身後了。我對面的林宥看著我的身後,他的眼神有些怪異。

「哎呦,胃口不錯嘛。這麼大一碗面也吃得下去?」

這聲音讓我心底一涼。一種極不舒服的感覺貫穿全身。不用回頭,我也知道背後站的人,就是我最為討厭的遲東方。

我端著碗,大口的喝著湯。而遲東方走到了我的面前,他敲了敲桌子,冷笑的說,

「卓越,你是我見過的,唯一一個沒心沒肺的男人。我要是你,根本就沒臉活著,早就投江自盡了……」

遲東方極盡挖苦的諷刺著我。而我依舊是無動於衷,大口的喝著麵湯。

但林宥卻不幹了,他歪頭瞪著遲東方,不滿的說道,

「你誰啊?怎麼跟個烏鴉似的,怎麼跟個烏鴉似的。在這沒完沒了的聒噪什麼?」

遲東方根本不看林宥。他一手『插』著兜,趾高氣揚的站在我面前。冷哼著說,

「一碗面夠嗎?我讓人再給你買一碗去?」

一碗面終於吃完了,我長出了一口氣。「鐺」的一下,把面碗重重的放在了桌上。遲東方被我這動作嚇了一跳,他急忙後退了一步。我拿起桌上的紙巾,慢慢的擦著嘴。

而林宥呵呵冷笑著,嘲諷的說道,

「瞧你那慫樣,放個碗就能給你嚇成這德行……」

遲東方知道我是故意嚇唬他。他有些慍怒,用手指著我,指指點點的說,

「卓越,你都被奧藍掃地出『門』了。現在被警察抓,還有臉去找安然?你知不知道安然現在有多忙?你幫不了她就算了。還竟是給安然添『亂』。幸虧安然明智,把你趕出了奧藍。這她要是真喜歡上你這個窩囊廢,這輩子就算毀了……」

遲東方的話讓我極其憤怒!但有了昨天的事情后,我變得冷靜許多。用拳頭解決一切,在這個現代社會明顯是行不通了。

我依舊沉默,點了一支煙,依舊是看也不看遲東方。

但林宥忍不住了,他站了起來,看著遲東方,略微狐疑的問,

「你就是那個遲東方?」

遲東方看著林宥,傲慢的點了點頭,

「對,我就是遲東方。看來這個窩囊廢沒少和你說我礙…」

林宥歪頭看著他,手指向樓梯口的方向,

「我不管你吃是東方,還是吃大便。這店是我的,你馬上給我滾……」

遲東方呵呵冷笑。他轉頭看著空空『盪』『盪』的大廳,接著回頭盯著林宥,傲慢的說道,

「你叫林,林什麼來著?是卓越的狐朋狗友吧?你這個小破店也沒少賠了吧?」

林宥沒說話,就直勾勾的盯著遲東方。

遲東方笑了下,看著林宥,又說道,

「你不用這麼惡狠狠的看著我。這樣吧,我們來談樁生意。你這店生意這麼差,我看也快經營不下去了。這樣吧,我給你三十萬。這店我收了。你拿著錢,帶著你的狐朋狗友離開本市。怎麼樣?」

遲東方的話然我微微一驚。看來我雖然離開了奧藍,可經過這次的派出所的事件之後,他還是拿我當潛在的情敵。不把我趕走,他這顆心就不踏實。

林宥依舊是一言不發,歪頭不忿的看著遲東方。遲東方眉『毛』一挑,繼續說道,

「嫌少?那我再給你加十萬!四十萬,怎麼樣?」

林宥依舊是一臉冷漠,一句話也不說。

「五十萬1

遲東方繼續喊著價碼。

以我對遲東方的了解,如果不是遲東方出的這個價,林宥或許還能考慮一下。可惜,出價的是遲東方。

林宥忽然笑了,他看著遲東方,同樣冷笑著說,

「遲東方,你有錢就很了不起嗎?『花』店我不賣!不過我聽說你有一間小廣告公司。要不我把你的廣告公司收購了,你滾出本市,你看怎麼樣?」

遲東方先是一愣,但接著臉上就『露』出了戲謔的表情。他看著林宥,哈哈大笑著說,

「當然好啊!界宇值多少錢我先不說。但我給可以你一天時間,只要你拿出五百萬的現金,界宇廣告就是你的。並且我馬上離開本市。怎麼樣?」

在遲東方的眼裡,我們都是一文不值的窮酸人。我也知道,林宥不可能拿出這麼多錢。不然,他開『花』店,也不會朝我借錢了。

林宥呵呵笑了,他把煙頭掐滅。又抬頭盯著遲東方,繼續追問,

「遲東方,你說話算話嗎?」

遲東方自信的笑下,他嘲諷的對林宥說,

「和別人打賭,我未必敢這麼說。但和你們這些人,呵呵。我現在懷疑的是,你長這麼大,見過五百萬嗎?知道五百萬放到一起有多高嗎?」

遲東方很驕傲。當然,他也有驕傲的資本。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富二代,他們的生活,又怎麼能是我們這些普通人能理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