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章

遲東方很傲慢。mianhuatang.la而一向玩世不恭的林宥,此時居然也顯得有些傲慢。他看著遲東方,冷笑一聲,再次反問,

「那咱們就一言為定?」

遲東方面不改『色』,立刻點頭,

「一言為定1

林宥掏出手機,他並沒直接撥號。而是把手機放到桌面上。解鎖之後,才點開撥號鍵。接著,他又開了免提。一手『插』在『褲』兜里,一邊歪頭看著遲東方。眼神中滿是嘲諷。

電話通了幾聲,就聽那面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您好,我是……」

『女』人話沒說完,林宥立刻打斷了她,

「我是林宥,叫喬巧接電話……」

我抬頭看了林宥一眼,沒想到他會給喬巧打電話。在我的印象中,喬巧是個不近人情的『女』強人。雖然她是林宥的表姐,但五百萬不是個小數目。他貿然張口,喬巧是不可能答應他的。況且林宥還用了免提,兩人的對話遲東方都會聽到。到時候被喬巧拒絕,難免又被遲東方羞辱一番。

沒過一會兒,就聽對面傳來了喬巧的聲音,

「林宥,我是喬巧。有話快說吧,我這面正忙著呢……」

喬巧對林宥的態度,似乎和當初對我並沒什麼分別。這在外人看來,根本看不出他們是親戚。看來,我剛剛的預想恐怕要實現了。這五百萬,喬巧是不會答應林宥的。

我擔憂的看了林宥一眼,而林宥依舊是一副蠻不在乎的樣子。.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他對著電話,不緊不慢的說道,

「喬巧,我需要五百萬。你現在安排人給我打過來,還是之前給你發過的賬號。你要快些,我著急用……」

林宥的口氣聽的我都有些不自在。他說的理直氣壯,好像喬巧欠他錢一樣。

這麼一大筆錢,我以為喬巧會很驚訝。誰知道,喬巧竟然輕描淡寫的問道,

「你用這麼多錢幹什麼?」

五百萬!用遲東方的話說,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這麼多錢。而喬巧和林宥的對話,就好像林宥要用的不過是五千塊一樣。她沒有絲毫的驚訝。

林宥也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他淡然的說道,

「我想收購一個廣告公司,很急1

喬巧的口氣依舊很平淡,她像是在和林宥談著一筆生意一樣。繼續問道,

「什麼廣告公司?不會是你那個叫卓越的同學,工作的那家廣告公司吧?」

沒想到喬巧還記得我是在廣告公司工作。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兩人就這麼輕鬆的對談著。而我注意到,遲東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情。的確,雖然只是打電話,並不是見面。但喬巧口氣中所帶出的強大氣場,還是讓遲東方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林宥隨意的回答說,

「不是他那家公司。是另外一個白痴的廣告公司……」

喬巧雖然口氣平淡,但她對這件事好事很好奇,繼續追問,

「你把話說清楚點,什麼『亂』七八糟的,怎麼又出了個白痴?」

林宥呵呵笑了下,他轉頭看了遲東方一眼。而遲東方的臉『色』更加難看。林宥冷哼一聲,

「是這家的老闆姓遲,外號叫白痴。一個小富二代,聽說是什麼集團老總的公子。好了,你別問了。把錢打過來,我把這廣告公司收購了之後,就立刻回北京1

我這才明白。林宥也是怕喬巧拒絕,所以他特意以回北京為條件。想讓喬巧把錢打過來。

「好1

喬巧痛快的回答,嚇了我一跳。五百萬!換來的只是林宥回北京!這代價是不是也太大了?

而遲東方的臉『色』更加難看。他咬著牙根,皺著眉頭,一副不敢相信這一切的模樣。

喬巧繼續說著,

「但是……」

喬巧話還沒等說完,忽然一隻手快速的伸了過來。他拿起桌上的手機,立刻掛斷了。這人正式遲東方。他居然搶先掛斷了林宥的電話。

林宥回頭瞪著遲東方,冷笑著說,

「遲東方,你他媽也太無恥了吧?為什麼掛我電話?」

遲東方之前的傲慢已經『盪』然無存。他臉『色』鐵青,看了林宥一眼,強裝鎮定的說道,

「林宥,我們都是成年人。你不會這麼幼稚吧?這只是一個玩笑而已,你居然當真?好了,你們繼續吃你們的面吧。我沒時間陪你閑扯了……」

遲東方說這些話時,他一臉的尷尬。一向驕橫的他,可能從來也不會想到,居然會在我們這樣的人手中吃癟。

說著,遲東方轉身就走。

林宥沖著遲東方的背影,呵呵冷笑著說,

「遲東方,我第一次見到你這麼厚顏無恥的人。沒錢不說,膽子也沒有。就你這德行,就別出來裝什麼富二代了,好嗎?」

林宥開始嘲『弄』著遲東方。但遲東方一言不發,他加快了腳步,急匆匆的朝樓梯處走去。遲東方沒想到,林宥居然有這麼大的能量。其實不但遲東方沒想到,連我都很意外。我只知道林宥的家境不錯,但到底好到什麼程度,我根本不清楚。

林宥似乎還沒過癮,他朝著遲東方的背影,繼續喊著,

「遲東方,你記得,我一定把剛才這件事告訴安然。讓她知道,你是個言而無信的小人1

說著,林宥哈哈大笑。而遲東方灰溜溜的下了樓。

其實我們幾個都知道,剛才遲東方所說的這個賭局。不過是羞辱我們的一種方式而已。可沒想到,沒羞辱成我們,他反倒自取其辱。他當然不可能這麼低價把界宇出售。所以,他能選擇的只有灰溜溜的滾蛋了。

遲東方一走。林宥才點了支煙,『抽』了一大口。自言自語的說道,

「媽的,最討厭這種有幾個糟錢,就到處耀武揚威的孫子了……」

而我一言不發的看著林宥。林宥也看著我,見我不說話,他才和我開著玩笑,

「怎麼了?被哥們剛才的氣勢嚇到了?怎麼樣?牛掰不?」

我依舊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