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一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一章

林宥有些奇怪的看著我。strong.la/strong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抬頭看著林宥,堅定的說,

「林宥,我想好了。我要創業1

我話音一落,林宥立刻笑了,他看了下空『盪』『盪』的咖啡廳,立刻說道,

「好啊,你那十萬我不用還了。這間店的股份送你一半……」

我立刻皺著眉頭,不滿的罵他一句,

「滾蛋!我和你說正經的呢,我要創業……」

從奧藍離職后。許多人都問過我下一步有什麼打算,但我一直『迷』茫著難以下定決心。而今天的遭遇,讓我痛下決心,我必須創業。只有自身強大了,我才能坦然面對遲東方,當然,還有安然!

林宥見我不是開玩笑。他也就認真起來。看著我問,

「那你想好做什麼了嗎?」

我微微點頭,

「初步有點想法,但還不太成熟……」

其實從黃飛告訴我,入職青姿已經不可能后,我就想過創業。尤其是在我越來越認識到我自身的缺點后,我想創業的念頭就更大了。因為我有信心能克服我之前的缺點。

林宥又追問,

「你快把你的想法說下啊,到底想乾的哪一行?」

我微笑著搖搖頭,

「現在還不能說,因為很多東西我都沒想清楚呢。等我想清楚再說吧……」

「切1

林宥不屑的白了我一眼。

我微微一笑,指了指桌上的手機,調轉話題,問林宥說,

「林宥,你剛才那麼冒失的給你表姐打電話。你就不怕她拒絕你,反倒讓遲東方看笑話?」

林宥笑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接著對我說,

「其實你不了解我和我表姐之間的感情。在外人來看,我們是鮑在我倆心裡,我倆就是親姐弟……」

我有些好奇的看著林宥。林宥嘿嘿一笑,故意逗我說,

「怎麼,沒了安然,現在對我比ち耍懇不我把她介紹給你?」

「滾蛋1

我罵了林宥一句。

林宥也不在意,他繼續說著,

「其實喬巧是在我家裡長大的。她三四歲時,父母離異。我姨姨遠嫁國外,而我姨夫嗜賭如命,經常在外面鬼『混』。也不管她。我爸媽看不下去,就把喬巧接到了我家……」

林宥說著,他抬頭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說道,

「卓越,不是我和你吹。我這個表姐絕對是個奇『女』子!她小時候,就喜歡和男孩子在一起玩。並且她好像是天生領袖一樣。我們小區那些淘氣的小子,一見到她都乖乖的。一大群淘小子,全都聽她指揮。我小時候一旦要被人欺負。我只要說一句,我姐是喬巧。對方立馬就慫了。那時候我沒少借著喬巧的名字,出去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的……」

我微微笑了下,故意逗林宥說,

「你倒是『挺』謙虛,承認自己是狗仗人勢……」

其實我之前對喬巧的印象一直不太好,關鍵我不喜歡她身上那股子冷漠的氣質。但林宥的話,還是讓我有些好奇。就聽林宥繼續說道,

「到了初中,她忽然對鋼琴感興趣。就回家告訴我媽,她想學鋼琴。結果人家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考到十級。『弄』得她的老師以為遇到了什麼曠世奇才,正要好好栽培她。她忽然又去學畫了。不和你吹,你別看喬巧整天一副商業『精』英,『女』強人的樣子。但她實際琴棋書畫洋洋『精』通。你要是去她家你就知道了,,她收藏的藝術品,開一個小型展覽是綽綽有餘……」

說著,林宥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道,

「到了高中后,別人學習都很費力。但她是邊學邊玩,沒事還和人家組個小樂隊。結果人家最後卻被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錄齲拿的是全額獎學金。你說氣人不氣人?」

林宥的一番話,說的我瞠目結舌。我沒想到那個半夜還在工作的喬巧,居然有這麼傳奇的經歷。看來人真是不可貌相埃

我正想著,林宥搖了搖頭,

「哎!不說她了。她對我的童年來說,那基本全都是痛苦的回憶。我爸媽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你看看喬巧,你學學喬巧。哎,你說我怎麼有個這麼優秀的姐姐呢……」

林宥看似埋怨,實際就是在顯擺。

其實我更好奇的是為什麼遲東方把電話掛斷了。喬巧居然沒打回來。只是一直和林宥閑扯,我也沒問他這件事。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悶在家裡。手機關機,開始查找各種資料。既然下定決心要創業,我必須要做好所有的準備。

這天傍晚,我一邊吃著面,一邊看著材料。看的正入神,忽然外面傳來了敲『門』聲。我一愣,想不到這個時間,誰還能跑到我家來找我。

放下面,我穿著拖鞋起身去開了『門』。就見汪濤一臉默然的站在『門』口。我沒想到汪濤會來找我,微微楞了下。忙把他讓進房內。

汪濤還是老樣子,表情平淡,一副寵辱不驚的樣子。進到房間,他摘下眼睛,擦著鏡片上的薄霧。邊擦邊指著桌面上的文件問我說,

「卓越,你這看什麼呢?」

我笑了下。遞給汪濤一支煙,敷衍著說,

「無聊,隨便看點東西。你怎麼知道我家?」

汪濤戴上眼鏡,略帶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想找你家還不容易?陸雪告訴我的……」

我知道,汪濤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跑來我家。他一定是有事。但他沒說,我也不問。

坐到沙發上,我和汪濤閑聊著。我們兩個誰也不提安然和奧藍,好像要故意避開一樣。

好一會兒,汪濤才『抽』了口煙,看著我,慢悠悠的說道,

「卓越,今天來找你,是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我好奇的看著汪濤,故意開著玩笑說,

「我還以為你是來找我要賬的呢。說吧,什麼事……」

為了給拈『花』出書,我朝汪濤借了兩萬塊錢。到現在我還不知道怎麼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