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二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二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二章

汪濤微微嘆了口氣。mianhuatang.la,最新章節訪問:.。他的臉上『露』出疲倦的神情,看著我,繼續說道,

「你應該知道,最近公司的人力物力基本全都投到cb的單子上了。而青姿那面又有個新品要做營銷。我讓幾個策劃部的同事做了兩份。結果青姿那面特別不滿意。青姿的黃總也發話了,如果奧藍再用這種策劃案敷衍他們。他們將要考慮,提前終止和奧藍的合同。你也知道,我始終跟著cb的單子,現在一點時間都沒有。想了半天,我只好求你來幫忙……」

我楞了,苦笑的看著汪濤,

「汪濤,你讓我幫你做青姿新品的策劃案?」

汪濤微微點了點頭,慢條斯理的說,

「對!怎麼,你不想做?」

汪濤盯著我,我也看著他。我倆都沒說話。好一會兒,我才苦笑著說道,

「汪濤,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過是想找個機會,讓我能重新接近安然,對嗎?」

汪濤依舊是面無表情。他不點頭,也不搖頭。用沉默來回答我的問題。

我微微嘆息一聲,

「好吧!我做!明天把資料給我傳過來吧……」

我之所以這麼痛快的答應汪濤。主要是兩個原因。第一,他的一番好意,我不好意思違背。第二,青姿在我的創業計劃中,佔有很重要的一環。我也想趁機再多了解下青姿的產品。

見我答應了,汪濤的臉上才『露』出一絲笑意。mianhuatang.la$棉、花『糖』挾說』

我本來不想問,可還是忍不住問他說,

「cb那面的墊付資金,安總都解決了嗎?」

汪濤點了點頭,

「應該差不多了吧!我也不太清楚,資金的事情也不是我們這些人應該過問的……」

我微微嘆息一聲。想著安然為了這些資金忙碌的樣子,我心裡又是一陣心疼。好半天,我才磕磕巴巴的又問汪濤,

「那,安總,她,最近還好嗎?」

看著我吞吞吐吐的樣子。汪濤笑了,他微微搖頭說,

「卓越,你說你這人。明明想人家想的不得了。結果就一個人在這兒硬撐著。我不會告訴你安總的近況的,想知道,自己去公司看她……」

我苦笑。我當然想去看她,可我根本就不敢面對她!

和汪濤又閑聊了幾句。汪濤起身要走,我送他到『門』口。汪濤忽然回頭對我說,

「對了,卓越。秦沫還在老友唱歌嗎?」

我前一陣子去老友,倒是能偶爾遇到她。我點了點頭說,

「應該在吧,但她現在不是每天都去。好像偶爾才去一次。怎麼,你去找過她?」

我能感覺到,汪濤對秦沫還是很上心的。每次和汪濤在一起,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問到秦沫。

汪濤也不否認,他點了點頭。剛要走,忽然又想到了什麼。他再次回頭看著我說,

「還有件事我『挺』好奇,秦沫和界宇的遲總他們早就認識嗎?」

汪濤的話讓我也楞了下。之前在廣告公司聯誼會上,秦沫忽然大鬧會場,我就懷疑她和遲東方認識。但她一直不承認。今天汪濤再次提起這個話題,我不免好奇的反問,

「我不太清楚,你怎麼忽然問這個?」

汪濤聳了下肩,他看著我說,

「有一次我看到遲東方去找秦沫,兩人聊的好像不太好。大吵了一架。之後秦沫就走了。至於去了哪兒,我也就不清楚了……」

汪濤的話讓我更加好奇。秦沫和遲東方到底是什麼關係呢?看來我得找時間好好問問秦沫了。

送走汪濤,我坐到沙發上。點了支煙,把手機開機。我本想給秦沫打個電話。還沒等撥號,微信就頻頻提示有新消息。

點開一看,除了新聞之外。就是白玲給我發過來的十多條信息。每條信息的內容都差不多,都是問我為什麼關機,讓我開機回話。她有事找我。後面還發了一大串的憤怒表情。

看著白玲的微信,我微微笑了下,給她回了一條,

「這兩天做個案子,所以沒開機。有事嗎?」

信息發過去沒多一會兒。電話就響了,拿起一看,是白玲打來的。一接起來,就聽白玲在電話那頭說道,

「卓越,連著給你打了兩天電話你都關機。我還以為你和你們那個美『女』總裁『私』奔了呢……」

白玲的一句玩笑,卻說的我心裡一陣酸楚。看來她還不知道我已經從奧藍離職。

我故作輕鬆的回她說,

「我倒是想『私』奔,可惜沒人陪我。說吧,找我什麼事?」

白玲「切」了一聲。但接著,她的聲音就變得嚴肅,低聲說道,

「王洛回來了……」

這個消息我早就知道。當初是拈『花』告訴我的。當時我本想告訴安然,可惜的是,那天我從奧藍離職了。這件事我也沒來得及和安然說。

我隨意的回答說,

「哦,什麼時候回來的?」

白玲感覺到我似乎不太感興趣。她奇怪的問我說,

「卓越,這事你一點不驚訝?」

我笑了聲,沒再背跽廡┤艘桓隹右桓隹擁耐2煌蹙褪竅氚鹽腋銑靄呂丁6現在,他們的目的達到了。

「卓越,你到底怎麼了?」

見我的態度不對,白玲再次追問。

我想了下,還是實話實說,

「我現在不在奧藍了1

「啊!怎麼可能?」

白玲非常的驚訝。她似乎有些不相信我的話。

「卓越,你不是開玩笑吧?你們那個美『女』總裁捨得你走?」

我苦笑著也沒多說。

而白玲立刻又說,

「卓越,現在八點十五,我九點能趕到老友。我們見面說……」

能感覺到,白玲對我離職的事情很驚訝。說著,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她便掛斷了電話。我微微搖了搖頭,但還是站了起來,簡單收拾下。穿好衣服下樓,打車去了老友。

我到時,白玲還沒等。我準備趁這時間問問秦沫,她到底和遲東方什麼關係。可惜的是,秦沫也沒在。我只好點些啤酒果盤,邊喝邊等白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