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三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三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三章

白玲很準時。mianhuatang.la.訪問:.。剛到九點,她就推『門』進來了。多日不見,白玲美麗依舊。她坐到我的對面,脫下大衣。絲絲哈哈的問我說,

「是不是等著急了?」

我搖頭。見她似乎很冷,我好奇的問她說,

「你沒開車嗎?」

白玲搖頭,

「叫你出來就是喝酒聊天的,開車了,還怎麼喝?」

我笑下。沒想到白玲想的還這麼周到。

打開一瓶啤酒,給白玲倒上。我們兩個碰了下杯,喝了一口后,我問白玲說,

「你見到王洛了?」

誰知白玲根本沒回答我。她盯著我,反問道,

「我們現在不談王洛。還是說說你離職的事情吧,這件事對我的吸引力,要比王洛大的多……」

這個話題,讓我本還算輕鬆的心裡,再次沉淪下去。端著酒杯,我故作輕鬆的笑說,

「這有什麼好說的?你隨便去那些寫字樓看看,每天都有離職的故事發生……」

我隨意的態度讓白玲有些不滿。她馬上反駁說,

「別人的事情我沒興趣。我想知道你離職的原因。據我所知,你和安總的感情正突飛猛進,怎麼可能這個時候離職呢?」

白玲作為記者,似乎有著超出平常人的敏感。一句話,就把問題的核心挑了出來。

我喝了一口啤酒,沉默著不說話。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除了已經知道這件事的那幾個人之外,我不想任何人談這件事。『摸』出一支煙,點著后,『抽』了一大口。我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見我不說話,白玲端著酒杯,她喝了一口酒後,盯著我說,

「卓越,如果你還拿我當你的朋友。就請你把原因告訴我……」

白玲的口氣很嚴肅,嚴肅的讓我有些不適應。

我轉過頭來,看著白玲。她既然這麼說了,我只好實話說,

「兩個原因,第一,是被人設局陷害了。第二,是被安然誤會了……」

話音一落,白玲立刻催促,

「具體點,到底怎麼回事1

這回我沒再隱瞞。開始把高樂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這件事講完后,白玲馬上又問,

「那還有什麼事讓安然誤會了你呢?」

我看著白玲,苦笑著說,

「因為你1

白玲一下楞了。但她反應極快,馬上說道,

「是因為那天我叫你和我媽媽一起吃飯?」

我微微點了點頭,解釋說,

「是的,這件事雖然孔姨知道。但我們兩個誰也沒告訴安然。可沒想到的是,那天遇到的胖導演,居然給我們照了相。他把照片快遞給了安然……」

我一說完,白玲忽然笑了下。她端著酒杯,歪頭看著我。微微嘆息著說,

「卓越,你信嗎?其實剛剛你說你離職的時候,我就隱隱的感覺,可能和這件事有關。不過我以為的是,會是孔姨和安然說了什麼。我沒想到,居然是那個死胖子在中間搞事……」

我嘆息一聲,看著窗外。其實是誰告訴的安然,已經變得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安然不但不相信我,並且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肯給我。

白玲把杯中剩餘的酒,一口喝乾。她又抬頭看著我,問道,

「卓越,那你為什麼不和安然解釋清楚?」

我微微搖頭,苦笑了下,並沒回答白玲。白玲繼續追問,

「是她不聽你解釋?」

我依舊沒說話。

白玲把酒杯放下,她同樣看著窗外的夜『色』。好一會兒,才喃喃自語的說,

「這件事是因我而起,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白玲的話略帶內疚。這讓我心裡有些過意不去。我馬上搖頭說道,

「還是算了吧,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白玲笑下,也沒再多說。

我們兩人喝著啤酒,閑聊了幾句。她也同樣,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但我並沒告訴她,我想創業。我只說我想安靜一段時間后再說。

這個晚上,我和白玲並沒喝太多的酒。她似乎也有心事,喝了一會兒,就提議回家。我打車送她到樓下,白玲忽然對我說,

「卓越,這幾天電話開機。我有事情要找你1

我「嗯」了一聲,點頭答應著。我不知道白玲要找我做什麼,但看她嚴肅的表情,我就猜到一定是有事。

其實白玲不說,我電話也是要開機的。畢竟我答應汪濤,幫他做青姿的策劃案。許多細節,我還要隨時和他溝通。

第二天正給青姿做策劃案。電話忽然響了,是出版社打來的。他們告訴我拈『花』的詩集已經印刷完畢,讓我們自己去人取回去。我給拈『花』打了電話,本打算讓他自己去。可他不認識那個編輯。我只好和他約好,一起去了出版社。

拈『花』倒是不把我當外人,上千本詩集。他居然讓我和他一起裝車。我雖然無奈,但既然來了,直接就走也不好。只好和他一起把詩集裝上車。

這一個中午,我就被拈『花』抓了苦力。裝好車不算,又被他生拉硬拽的去了他的出租屋卸車。拈『花』租的是一間單身公寓。剛一下車,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女』人就過來喊著他說,

「喂,你的房租可馬上到期了。你要不續租,我可就要貼廣告,租別人啦?」

拈『花』有些不耐煩的告訴老『女』人,

「誰說我不租了?明天就給你送錢。你不要催嘛……」

兩人本是十分普通的對話。但聽的我卻是一愣。我猛然想起,我現在住的房子,還是安然付的租金。當時說好的是以我工資抵租。而我現在從奧藍離職了,也就不應該繼續住這裡了。

想到這裡,我心裡一陣茫然。看來我應該出來找房子了,把這間我住了三年多的房子,歸還給安然。

一想到安然,我心裡又是一陣失落。搬書的時候,也有些無『精』打采。剛搬了幾趟,手機忽然響了。拿出一看,是白玲給我發來一條信息。一點開,就見上面寫著:

「卓越,下午三點。江心樓茶館見!務必準時,切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