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四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四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有些楞了。strong.la/strong,最新章節訪問:.。昨天剛和白玲見過面,她雖然說了,這幾天讓我開機,說有事找我。可我沒想到這麼快。拈『花』見我拿著電話發獃。他就在一旁催促著,

「卓越,你快點埃這麼多書,你不能讓我一個人搬吧。別偷懶……」

我不滿的瞪了拈『花』一眼。這傢伙,居然真把我當成免費的勞力了。

和拈『花』把書都搬完后,已經快兩點了。拈『花』本要帶我去附近吃碗面,但我怕耽誤時間,就拒絕了他。直接打車去了江心樓。

江心樓是我們當地一個極其有名的茶樓。就在江邊附近。它是仿古建築,加上所在地勢較高。大家就都喜歡在這裡喝茶望江。一來二去,這裡到成了江邊的一景。

因為給拈『花』搬書,我身上沾了不少灰塵。但又怕耽誤了時間。我也沒回家換衣服,就這麼灰鏘鏘的來了。按照白玲說的單間號碼,我上樓敲『門』。直到裡面傳來一聲「請進」后,我才推『門』進去。

古『色』古香的房間中,香氣繚繞。牆壁上的音響中,傳來陣陣古琴的聲音。在如此雅緻的環境中,兩個美『女』坐在茶桌旁,正安靜的看著剛剛進『門』的我。

看著她們兩人,我一下呆住了。我忽然明白,昨天白玲說的那句,這事她會想辦法解決的。我只是沒想到,她想的辦法,居然是把安然和我約出來。mianhuatang.la

安然顯然也沒想到我居然回來,她獃獃的看著我,竟也愣住了。我和安然就這樣對視著,萬千感觸,一時間全都湧上了心頭。

白玲見我站在原地沒動,她立刻打破沉寂,沖我招手說,

「卓越,過來坐……」

我這才反應過來。慢慢的走了過去,坐到一把仿古椅子上。

白玲起身給我倒了杯茶,她邊倒邊微笑著說,

「古人都說,偷得浮生半日閑。今天我們三個也忙裡偷閒一次,在這裡喝茶望江,隨意聊聊。唯一可惜的是,今天沒下雪。這要是再來點雪景,那就更有情趣了……」

白玲隨意的說著。她想打破我和安然之間的尷尬。可惜的是,我和安然誰都沒接話。氣氛一如我剛進來時般壓抑。

白玲似乎也不著急,她指了指茶杯,笑著說道,

「卓越,嘗嘗他這兒的茶怎麼樣。這是老闆特意推薦的今年的新茶。據說這沏茶的水,都是半月山上的山泉水。不過我不懂茶,也沒喝出有什麼特別……」

拿起茶杯,我放到鼻子下聞了聞,一股淡雅的香氣立刻撲面而來。喝了一小口,果然有著沁人心脾的清香。只是內心苦澀,這香氣似乎也被這苦澀沖淡了不少。

白玲又看了看我身上的塵灰,她皺著眉頭說,

「卓越,你這身上是怎麼搞的?」

我苦笑了下,也沒回答白玲的問題。

我偷偷看了一眼安然。安然從我進『門』后,她就一直一動未動。連眼前的茶杯,她都不曾碰過一下。

白玲見我們兩個也不說話,她微微嘆息一聲,看著安然,慢悠悠的說,

「兩位,你們都是老相識了,就不用我介紹了吧?」

安然這才沖著白玲微微一笑,但她笑的很苦澀。接著,又輕輕搖了搖頭。

我強壓制著內心的『波』瀾,看著安然,故作輕鬆的微笑著問她說,

「安然,最近還好嗎?」

安然似乎沒想到我會忽然說話。她顯得有些緊張,但還是點頭說,

「『挺』好的,你呢?」

我苦澀一笑,掏出一支煙,點著后,話裡有話的說,

「不太好!被派出所找了一次,不過幸虧有好心人幫忙,把我撈出來了。不然估計現在還在裡面呆著呢……」

安然面無表情的「哦」了一聲,她沒再多說。

而我的心裡更加疼痛。我曾經幻想過,我和安然再次見面的場景。只是沒想到,會是這樣一番景象。我們現在近在咫尺,可卻又有一種遠在天涯之感。

白玲見我們兩個都不說話了。她才看著安然,慢悠悠的說著,

「安然,今天就不見你安總了。就叫你的名字吧……」

安然淡然一笑,微微點了點頭。

白玲繼續說著,

「安然,實際我們兩個也『挺』有緣的。之前不知道,我媽媽居然和孔阿姨是多年的老牌友了,兩個感情還特別不錯。這麼算起來,我們兩個也稱得上是世『交』了……」

白玲伶牙俐齒,一番話說的安然頻頻點頭。

接著,白玲又看向我,她微笑著說,

「我和卓越呢,倒也有幾分緣分。我們是同屆校友。當年在大學時,卓越就算是風雲人物。可惜,我那時候只是個無名小卒。一直也沒機會認識卓越。倒是工作之後,在新聞發布會上看到了卓越。一番『交』鋒,卓越倒是風采依舊……」

白玲又誇讚著我。實際她也是自謙,當初她在大學時曾經是校辯論隊的隊長。又曾獲得過全國大學生辯論賽的最佳辯手,連林宥這種眼高於頂的人,都曾注意到她。怎麼可能像她說的那樣,是個籍籍無名的普通學生呢?

白玲說完,又把目光再次投向安然。她繼續說道,

「安然,我不瞞你。我很欣賞卓越的才華,也願意和他成為很好的朋友。但我和卓越,也僅限於朋友而已……」

白玲說著,她端起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小口。

安然終於開口了,她看著白玲,淡然的說道,

「白玲,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白玲笑下,又繼續說道,

「其實我想說的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卓越是個值得信賴的朋友,所以上次我才讓他假作我的意中人,陪我去見了我的媽媽。其實這裡還是有個前奏的,當時卓越是拒絕我的。而我也覺得自尊受到了傷害,賭氣要走。可以說,卓越是看到我生氣之後,才決定陪我去見我媽媽的……」

白玲的一番話,說的安然的表情略微有些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