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愛與痛的邊緣_第二百七十五章

小說:那些年,我愛過的女人| 作者:馬小虎|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百七十五章

為了掩飾這份尷尬。mianhuatang.la網.訪問:.。安然端著茶杯,很不自然的喝了一口。

而白玲則繼續說著,

「安然,我之所以選擇讓卓越陪我去見我媽媽,是有原因的。第一,他是單身。我白玲雖然不是出自什麼名『門』望族,更不是什麼大家閨秀。但作為『女』人的羞恥心我還是有的。我不可能找一個有『女』朋友的人,去假冒我的意中人。而我當時所知道的,他是單身,和安然你雖然有些曖昧。但你們並沒在一起……」

白玲的這番話雖然是為我在解釋。但我聽著,卻有些不太自然。我『抽』著煙,轉頭看著樓外的江水。已經是深冬了,滔滔的江水不再流動,如同我和安然的感情一樣,陷入了冰封。只是江面有一天還會解凍,我卻不知道我和安然的感情,是否也會有這一天呢?

安然依舊沉默。白玲的這番話,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接。

白玲卻依舊說著,

「第二,我拿卓越當我的好朋友,並且是一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基於這兩點,我猜帶他去見了我的母親。如果因為這些,而使得你們之間鬧出什麼誤會。我絕對我很愧疚,所以今天把你們兩人約了出來。就是想當面把話講清……」

白玲說到這裡,停頓了下。她看著安然,想等待安然的反應。可安然依舊是一副淡然的臉上,從她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白玲微微皺了下眉頭,她又說道,

「安然,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我不想因為我,給卓越帶來任何的麻煩。退一萬步說,就算是我真的喜歡卓越,想追求他。也會大大方方的告訴他追求他,而不是採用某些小伎倆,去破壞你們的感情。這是我做人的底線,也是我作為『女』人的尊嚴。更何況,我到現在為止,根本沒有追求他的打算。我這麼說,安然你能明白嗎?」

安然終於是點了點頭。她看著白玲,微微笑了下,感嘆著說,

「白玲,謝謝你和我說這麼多。但事情已經過去了,就讓它徹底的過去吧。糾纏於過去,我們永遠也看不到未來的模樣……」

安然的一番話,讓我的心再次沉入谷底。我不知道她是否相信白玲的話,但很明顯的是,她已經不想再提我們曾經的過往了。

想到這裡,我心裡又是一陣扎針一樣的疼痛。我端著茶杯,低頭喝著茶。不想讓她們兩人見到我此番的痛苦。

白玲呵呵笑了,她看著安然,歪頭說道,

「安然,這件事你想怎麼處理,不是我能左右了的。我今天約你們出來,就是想把真實的情況告訴你。至於糾纏於過去也好,還是著眼於未來也罷。那都是你和卓越之間的事情了,這些和我再無關係。好了,我已經解釋完了……」

說著,白玲站了起來。她微笑的沖我們兩人說,

「該說的也都說了,我還了卓越清白,也還了我自己的清白。現在,我也該走了!你們兩個聊一會兒吧,就算做不成戀人,最起碼也能做個朋友吧……」

說著,白玲沖我倆招了招手,轉身朝『門』口走去。到了『門』口,她忽然又轉過頭,看著我們兩人說,

「這老闆是我朋友,你們不用買單。想喝什麼自己點,記在我賬上就好……」

說著,白玲推『門』出去了。

看著白玲的背影。我心裡又生感慨。說實話,我有些佩服白玲。她做事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連買單這種小事,她都能提前處理好。可能在她的腦海中,她不想欠安然什麼,哪怕只是一次茶錢。

茶室內,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我和安然誰也不說話,就這麼獃獃的坐著。我幾次想開口,但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才低聲說道,

「安然,派出所的事,我還得謝謝你1

安然苦澀一笑。她嘆了口氣,微微搖頭說,

「沒什麼的,這種事發生在奧藍任何一個員工的身上,我都會這麼做的……」

安然的話,讓我心裡再次陷入了悲涼之中。在她的心裡,我不過是個普通的離職員工而已。

我拿著茶杯,苦笑的喝了一口。茶水已經涼了,如同我的心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安然才忽然感嘆的說了一句,

「白玲是個不錯的『女』孩兒……」

我不知道安然說這話的目的是什麼。但我還是解釋說,

「安然,我不知道她今天約了你的……」

我之所以解釋,就是怕安然誤會,這是我和白玲之間提前安排好的。

安然微微一笑,她慢慢的搖了搖頭,

「其實她今天說的這些,我已經知道了……」

我一愣!怪不得剛才白玲說這些時,安然的表情『波』瀾不驚。原來她竟然早就知道了這件事的真相。只是我有些奇怪,她是怎麼知道的呢?

安然或許也猜到了我的想法,她又淡淡的說著,

「前段時間,媽媽知道你離職了。她和我聊了一番。你和白玲的事,是她告訴我的……」

我苦笑了下。沒想到孔姨居然會為我解釋這些。

見安然這麼說,我又問她說,

「安然,那高樂的事情,你相信我嗎?」

安然苦笑了一下。她轉頭看著我,美麗的面容上,帶著一絲絲的憂鬱,

「卓越,我承認我那天說了很多過『激』的話。只是你沒明白,我當天生氣的不是高樂說什麼你打著我的旗號去找他。我最生氣的是,你明明知道我和集團的一些人水火不容。你卻背著我,去找了高樂。這件事,你讓我很被動。甚至把我之前的努力全都破壞了。這才是我生氣的根本。所以,我才會在失控的情況下,說了一些過分的話……」

安然說到這裡,她就不再多說了。而我嘆息一聲,略微值得安慰的是,安然承認了她那天的許多話很過分。可是,這又能怎麼樣呢?